tencan300x78

内容

$50元一件万圣服,太过奢侈?

随着秋季的到来,孩子们盼来了他们最喜爱的万圣节。每年10月的最后一天,孩子们穿上他们挑选的万圣服,扮成妖怪,魔鬼和巫婆,游离于大街小巷。小鬼们敲门要糖,闹得那些鬼屋的男女老少们忙不迭的送上他们喜爱的糖果和零食。

Autumn has arrived and Halloween is just around the corner. Halloween is a holiday loved by children. On the night of the last day in October, they put on their costumes of choice, turning themselves into vampires, monsters, devils and witches. They wander up and down the street, knocking on the door of “haunted houses” to trick-or-treat for their desired candies. 

 

但万圣夜的快乐也非没有代价,而最大的代价对家长来说就是在万圣服上的消费了。你是否认为花上$49.99元为孩子购买一件万圣服过于奢侈?南茜在她的“让孩子们过上一个快乐的万圣节”一文中,表示她愿意花这笔钱让孩子过一个开心的万圣夜晚。一名读者向《大中报》表明其不同观点,认为一味满足孩子们的物质欲望不是良好的教育方法,并只能导致日后更多的争吵和不良后果。(两文都曾在《大中报》上发表)。

But that Halloween excitements do not come without expenses, and the biggest expenses, for parents, are the costumes. Do you think we should spend $49.99 for a Halloween costume?   After Nancy Jin article “Let our children enjoy Halloween night” wrote that she is willing to spend the money to exchange for the holiday joy, a reader expressed his different views, indicating that surrendering to children’s material demand is a bad parenting, which would only lead to more arguments and headaches down the road. (Both articles were published before).

 

让孩子们过一个快乐的万圣节

 

按:本文曾在20091030日的《大中报》上发表。今年的万圣节是下个周三(1031日)。

 

虽说万圣节是我女儿最喜爱的节日,但我却对此兴趣索然。万圣服和化妆品什么的也对我来说并非生活必需品。6年前,当女儿有了些万圣意识,为了省钱,我在一个大南瓜袋的底部挖了两个大洞,将袋子套在她的身上然后送她出去trick-or-treat。没想到,这个南瓜袋子还真激起了她的热情。

 

南瓜,南瓜!我喜欢南瓜!她兴奋地喊着,大南瓜袋上承出她的一张甜甜的笑脸。我暗自窃喜,天真地以为这一自我制造的万圣服可以抵挡上几年。

 

但女儿当晚回来时,身上的化妆服已经破成碎片。看着她眼里的泪水,不用问,本来一个快乐的万圣夜被那只大南瓜袋子给毁了,我后悔自己怎么想出如此穷酸的馊主意。

 

从那以后,我开始为她购买万圣服。在那后来的每一个万圣节夜晚,她都拒绝曾经穿过万圣服,每年都要一件新的。

 

10月以来,今年的万圣节计划,特别是她的万圣节化妆服便成为我们饭桌上讨论的最主要话题。

 

妈妈,装成飞马已经没意思了,再说,Jessica今年是飞马啊!破南瓜多没劲,装巫婆也不吓人!

 

再装成去年装的公主有什么不好,宝贝?那件化妆服还能穿呢!

 

可我的朋友们今年想要我装成天使啊,而不是什么公主!

 

我于是陪着她造访于各种万圣服店,挑选她喜爱的万圣服。千条万选之后,她终于宣布了她的最佳选择,一件有双袖,头圈,手杖和腰带的的天使下凡的化妆服。

 

 我看了一下标价—49.99元。

 

妈妈,这件万圣服多独特啊!穿上它,我的朋友们都会羡慕我呢!

 

坦白说,虽然这件万圣服虽说价格并不便宜,但也并没有贵到买不起。可是我仍然犹豫是不是要买下它。我会不会惯坏她?要知道,这件衣服她在一年中只会穿2个小时。每年都买一件新万圣服对我来说还是有点难以接受。

 

作为一名移民,我的童年从未有过万圣节的记忆。因为我是家里的第二个孩子,因此我的学生时代总是穿我姐姐的旧衣服。即使过生日,也很少能得到一件新衣礼物。而化妆服则为闻所未闻。

 

可我是否应该让孩子们生活在我的穷困的童年生活阴影之中?至少来说,目前的经济状况和我童年时期不能同日而语。如果我负担得起,为什么不给她买下她最中意的化妆服而让她快乐,让她去尽情享受她喜爱的节日呢?难道说,我们不希望我们的孩子们能够拥有一份比我们的童年更加快乐的生活吗?

 

人生短暂而应过得快乐。虽说很多白人会超前消费,而中国人往往精打细算并且有爱存钱的传统。虽说我们都应该做好准备以应对不时之需,但从某种意义来说,那种过分节俭的生活方式也让我们失去了很多乐趣。

 

穿着这件万圣服,被那双黑翅膀笼罩着的她是那么美丽。我痴迷的想象着她在万圣节的夜晚穿上它,便成下凡的天使。

 

我终于决定为她买下这件万圣服。

 
谢谢你,妈妈!我太喜欢它了!我真的非常高兴!说着,兴奋中的她摆出一个准备驱赶所有恶魔的天使姿势。 

 

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看到女儿的兴奋神情更为宝贵的了,我怎能忍心错过这么快乐的时光!

 

 

读者来信:花$49.99买一套万圣服?甭想……  

读《大中报》1031日《让移民的孩子们尽情享受万圣夜》有感

屈服于感情勒索只会继续助长这种行为,最终将导致更多的麻烦和争论。

今天是一件49.99元的万圣服,往后会因为圣诞节,生日,优异的成绩单,毕业典礼等各种理由或没有理由的情况下也会去要求其他东西。父母将会因此增添更多的负罪感:你不是真的爱我。我的朋友都有,为什么我没有?求你了,求你了。这类话语将持续不断地出现。

为了不惹事,这只是从银行卡里多提取点现金或刷信用卡去满足那些并不需要的东西的感受。但问题是:这不会有尽头。小家伙们得到心意的东西后所产生的瞬间满足感会很快消失,并且又会盯上其他最想得到手的东西。

这是资本主义的胜利——让人感觉拥有一件将会让你快乐和受欢迎的物品很有必要。你值得拥有!却从来不去想父母在随时可能失业的经济衰退时期必须更加辛苦地工作更长时间。大部分孩子都没有真正认识到父母的辛苦和操劳。

特别的孩子会认识到钱不是从天上掉下来,而其肯定也会学习控制个人欲望。但即使钱是天上掉下来的,我们就可以随心所欲地花么?

持续驱动购物欲望的两个罪魁祸首分别是电视广告和同龄人的压力。

电视广告是针对意志薄弱的人士、年轻人等,所推销的商品从快餐到最流行产品无所不包。看电视时间越长就意味着进行建设性学习,创造性游戏和家庭互动的时间越少。更重要的是,青少年正缓慢而切实地成为欲望强烈和盲目的消费者。父母必须限制(或彻底消除)电视造成的破坏性影响。这可以做到,我们家里 16年未看电视。我们想看电视么?一点都不。

看电视会上瘾,和吸烟没有不同,因此父母必须拥有开始和持续打破习惯的毅力。我们家从1993年开始戒电视,当时我们的女儿分别是4岁和2 岁。现在她们都是成绩优异的大学生,拥有很多朋友并知道如何管理她们的财政。在她们的同学看着浪费时间的电视节目时,她们都在努力学习去争取好成绩和赢取奖学金。

其次,如果你发现你孩子的朋友是自私,势利,被宠坏的小家伙,那么你的孩子需要的就是更好的朋友!去寻找那些善良,孝顺,有礼貌,好学,勤勉和自律的孩子,和那些更喜欢读书而不是去逛街购物的孩子做朋友。

雷锋和白求恩之所以能成为一个国家的榜样,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是优秀的共产党员,还因为他们是好人。我们的自私自利的社会可以从榜样身上学习很多东西。

同样,父母也必需成为好榜样,努力去做好人。孩子对父母的伪善非常敏感,并且可以利用这一点作为他们的优势。父母必须认真省视自己。我们在做艰难的决定时常常会选择利己的做法,或者在我们做错时假装看不见。长期以往,以省事的做法来回避困难将会导致事与愿违和有害的结果,当我们认识到这一点时,可能已经为时晚矣。

总之,如果我的孩子坚持要买一件无关紧要的万圣服,我会让她观看www.worldvision.ca网站。我会说:你可以用这些钱购买万圣服,或者把钱捐给那些无法上学并饿着肚子睡觉的埃塞俄比亚小女孩。如果她仍然选择万圣服,那么父母还有许多工作需要做!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