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加国大学让儿子更加成熟 (中文)

去年9月,我那还有几个月就正式步入成年人行列的儿子离开了家,去安省伦敦的大学读书。在他离家之前的那天晚上,我看着他紧张地将枕头、毛毯、牙膏和衣服等收拾进行李包,并听到他和朋友谈论起日后的独立生活的前景。尽管这并不是他第一次离开家,此前他已经参加过不少次学校旅行,但我仍觉得不知所措,对他即将面临的新生活,以及这种生活所带来的各种挑战和未知感到恐惧和担心。

儿子步入大学新生活之际,也让我回忆起当年自己在中国刚上大学时的情景。与我目前状况相比,当时我的父母更少些担心而更多些兴奋。毕竟,从学费、伙食、选课到工作分配,我的大学生活完全是由学校和老师安排和控制,学生没有任何的经济独立的压力。

但是我18岁的儿子却不得不面对经济上的挑战,他要保证他的大学教育可以帮他赚回他的学费和生活费。

在他的四年大学生活中,他必须在非常有限的家庭支持下独立生活,同时还要应对学业挑战。在家时他从来没有自己做过饭或洗过衣服,更不用说将挣钱养活自己了.他是否能够适应全新的生活环境呢?没有父母的关照下,生活压力是否会将他击垮,从而导致他学会吸食毒品或酗酒,或是变成一个瘾君子?

但事实证明我的担心完全是多余。在一年后,他已经完全接受了新生活,建立了新的朋友圈,更重要的是,他已经拥有独立生活的能力。

在暑假期间,他在布雷顿角一个美丽的海滩度假村找到一份暑期工作。我们一家也被邀请前往那个度假村住了几晚。我在那里看着他为度假村的客人提供热情周到的服务,从为他们安排房间,做侍应生和洗衣服。到了晚上,他睡在位于黑暗潮湿的地下室里的员工住所,上个洗手间都要跑很远的路。

但是最大的挑战似乎还是远离朋友,亲人。在大部分时间里,他的身边既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他在短信里说:“我真的很孤单,妈妈……我的周围是一片海洋,没有朋友也没有家人……我真的很想回家。”

但是我坚持让他完成原定的工作期限,而他也做到了。但是我们都没有意识到这几周的暑期工作再加上一年的大学生活,已经让他锻炼成人,成为一名比当年18岁的我要成熟得多的年青人。

转眼之间一年已经过去,今年9月新学期又开始了。今年,他搬离了学校的宿舍,和几个好友一起住进了一套住宅。虽然生活环境看似有所改善,因为他的私人房间比原来两人同住的宿舍要大得多,这亦为其更加独立的生活技能和经济独立能力提出了更高的挑战。

他要自己设家具,包括他的床、厨具和其他生活用品。最终,他独自安装了一张宜家的桌子,并将床和一些简单的家具都搬到了新家里。

他还要自己做饭,并设法将自己的生活费控制在他做暑期工赚来的有限的预算内。

“不能到校园买饭了,妈妈,校园的饭太贵了……我打算将每周的伙食费控制在$30元。”

哇塞!这绝对是一个紧缩的预算!我无法想象像他这样曾经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甚至从未到超市购过物的年轻小伙子能够在如此紧缩的预算下满足其饮食之需。

他自豪的告诉我:“妈妈,我每周都会骑了40分钟的车去超市买菜,然后把菜放入书包中将它们背回来。”

不知怎么的,听到这个信息我的心隐隐作痛。我仿佛看到在那个遥远的城市里,他正背着各种副食品,冒着寒风在街道上骑车前行。但是我理智思维告诉我,看到他长大并且能够独立打理自己的生活,我应该感到高兴。

在我去他的学生之家看望他时,曾经和他一起去超市买菜。我看到他将一袋葡萄放下,拿起了一袋橘子。

“葡萄太贵了……我买了葡萄就会超出这周的副食预算了。”

我的眼泪止不住地落下,不知道究竟是出于安慰还是源于心疼。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