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别斯兰恐袭阴魂不散 索契安全再引担忧

Ever since the Russian president Putin came to power, attacks from Chechna Islamic militants have escalated. And the worst terrorist attack in modern history, where the hostage-taking at Beslan’s school resulted in the death of 334 hostages -- still haunts the local residents. As the Olympic Games starts, the security gaps and growing power of terrorists have sparked the anger of residents and prompted serious concerns over the safety of the Games.

自从俄罗斯总统普京上台后,车臣伊斯兰武装分子的袭击不断升级。在近代历史上最严重的恐怖袭击就是别斯兰人质劫持事件,导致了334名人质死亡。该恐怖事件仍令当地居民仍深深沉浸于痛苦之中。在索契冬奥会开幕之时,不可靠安保措施以及恐怖分子的日益猖獗令大地居民愤怒,并引发了对奥运会安全的严重担心。

(大中报梁楚仪报道)有些伤口永远不会愈合。更糟的是,在这个遭遇过现代史上最严重的恐怖事件之一小镇,居民所担心的是,有些人并没有吸取教训。

据《环球邮报》报道,十年来,Susana Dudieva一直与俄罗斯政府做斗争。200491日,车臣武装分子冲进别斯兰市第一中学, Dudieva要求俄政府承认他们一系列的错误导致334名人质死亡。

在持续了三天的恐怖事件结束后,Dudieva和别斯兰的其他母亲一起组成了一个游说团体。她们的调查努力到处碰壁,比如为什么几十个伊斯兰武装分子轻而易举可以进入学校,为什么克里姆林宫会下令用重型武器对内有数百名被绑架的儿童的红砖建筑进行攻击。超过一半的学生在交火中丧生,有的年仅五岁。

在一个从不查根问底,保护高官免遭指责的文化下,那意味着许多别斯兰居民相信这次事情的真相仍然被隐藏得很深。Dudieva女士认为,不管在别斯兰事件之前或者之后,俄罗斯之所以多次遭到恐怖袭击主要由俄罗斯的文化造成,这也是为什么她很担心索契奥运会的安保问题。

站在自己13岁儿子Zaur 九年前被炸死的体育馆前,Dudieva女士表示,她宁愿相信索契奥运将是安全的。但是,没有一个在别斯兰事件中做决定的人被指控,如今,还是那批人在主管索契奥运的保安。如果他们当初犯错,他们今天还是可能再错。

在长达二十年之久的罗斯的军队和车臣伊斯兰叛乱分子力量悬殊的战争中。别斯兰事件是仅有的著名恐怖事件。

这场战争在15年前因为总统普京上台而升级。他下令俄罗斯军队镇压在90年代中期存在的半独立的车臣,声称它已成为与基地组织(al-Qaeda)有关的“恐怖分子”的基地。对此,伊斯兰武装分子对俄罗斯的飞机,火车和公共汽车实施打击,并在莫斯科剧院和别斯兰学校上演了劫持大量人质的事件。

索契位于别斯兰市西部375公里处,本周五召开的冬奥会让安保部队对北高加索地区加强警备。你可以感受到奥运会前该地区紧张气氛:在别斯兰附近的弗拉季高加索机场的大门张贴着十几张被通缉的男男女女的黑白照片。一名驻守在机场的警察解释,这些人是恐怖分子,是自杀式炸弹袭击者。

但巨大的安全漏洞仍然存在。《环球邮报》记者本周开车经过车臣首府格罗兹尼和弗拉季高加索之间的五个检查站。虽然他们拥有车臣车牌,但也仅仅简短的停了一次,在挥手放行之前并没有检查护照和行李。

悲剧虽然过去十年,但当安保没有做到时,人们对别斯兰事件仍然记忆犹新。失去亲人的居民指责军队和内务部下的部队让超过30个手持炸弹,手榴弹和自动武器的车臣士兵通过同样的检查站,直闯别斯兰和该城的第一中学。

Dudieva女士气愤说,那些带兵的将军们的都在干什么?普京在干什么?为什么这些恐怖行为一再上演?为什么恐怖分子越来越壮大?当得知《环球邮报》记者轻而易举地通过五个检查站时,她怒不可遏地说:将你的故事告诉所有人,告诉加拿大人和美国人,他们不应该来参加此次冬奥会。

别斯兰母亲协会(The Beslan Mothers)也对下令使用武力而不是谈判来解决学生人质的问题非常气愤。

官方调查委员会的报告称,劫持者在200494日率先在体育馆内点燃自制炸药而导致双方交火。然而,由爆破专家撰写的独立报告则认为,交火是因为俄罗斯特种部队首先对体育馆发射火箭助推榴弹,但官方调查委员会对此份报告不屑一顾。

别斯兰是个拥有3.5万人口的拥挤小镇,这里的大多数居民相信独立报告对事件的描述更接近事实。曾经在事件中失去九岁女儿AllaRita Sidakova认为,普京只是想向恐怖分子表明,他可以打垮他们。Sidakova 女士还认为普京拒绝谈判,拒绝承认孩子们仍被扣在体育馆里。

别斯兰从未在悲痛中走出来。在师生被困52小时的第一中学的体育馆已经被一个巨大金属建筑笼罩起来,但基本上保留了20049月时的原状。

篮球场的地板仍然保留着十年前的被炸弹破坏的痕迹,墙壁上满是自动武器开火的弹痕。事件后加上去的东西有:事件中丧生的老师和学生的照片,他们都在笑,好像在照毕业照,周围由哀悼者留下的涂鸦,鲜花和毛绒玩具。

从人质绑架事件幸存的学生表示,他们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他们在聚会时闭口不谈那些丧失的老师和同学。当时还是九年级的Diana Murtazova被弹片击中脖子后落得部分瘫痪,她说,谈这件事很难,但我们需要牢记这一事件。

现在23岁的她在过去的十年在康复和学习中度过。她终于可以借助助行器的走动。尽管手指仍然反应迟钝(她的家人正试图筹集资金在俄罗斯境外治疗),但她学会了用电脑键盘。她正在攻读经济学文凭。

Murtazova是个勇敢的女人,她闯过了许多难关。但是她还没有回去看看保存完好的第一中学的体育馆。她说:“我坚信我有一天会去,但是我现在还没准备好”。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