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虎妈”新书:文化特征令华裔更优越

虎妈蔡美儿和她的犹太族裔丈夫合著新书,称某些少数族裔所具有的三重文化特征令他们比其他文化群体更优越。但是,这本新书却招致了广泛的批评,其中包括种族裔偏见以及经不起推敲。

The Triple Package, three cultural traits possessed by certain minority groups have made them superior to other cultural groups, according to a new book authored by “tiger mom” Amy Chua and her Jewish husband.  However, the book has received wide range of criticisms – from racial stereotyping to not holding up under scrutiny.

2011年凭《虎妈的战歌》(Battle Hymn of the Tiger Mother)一书成名的美国耶鲁大学法学院华裔教授蔡美儿(Amy Chua),近日又发布与其犹太丈夫、同为耶鲁大学法学院教授的Jed Rubenfeld合著的新书《《三重因素的组合: 三种看似不相干的特质怎样决定了美国文化群体的上升与衰落》(The Triple Package: How Three Unlikely Traits Explain the Rise and Fall of Cultural Groups in America),书中抛出的另一种可能有悖政治正确的关于集体认同的理论触动种族问题的敏感神经,再度引发争议,因为这对夫妇称,美国的一些文化群体势必会比其他一些群体更成功。

在对美国的少数族裔,如伊朗人、印度人、摩门教徒、犹太人和华人的成功轨迹进行追踪后,虎妈夫妇确定了促使这些人进入常春藤盟校、华尔街或福布斯名人榜的三种文化特质。这些人都拥有被作者称之为“优越感”的文化或历史使命感。他们还有“不安全感”,这意味着他们总是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好,因此总能自我激励不断奋发图强。他们还有很强的“冲动克制能力”,这种能力令他们立足长远,抛弃及时行乐的念头。

但是这本书并不是奇思怪想的组合,研究人员承认的确有一小部分少数族裔可以支持书中理论。在这本近300页的书中,有近一半包括脚注和尾注,以支持其富有争议的论点:来自优越感的特权感是导致盎格鲁-撒克逊白人(WASP)衰退的首要原因,而阿巴拉契亚人(Appalachians)则相反,他们的自卑感阻碍了他们的成功。作者称,美籍犹太人的冲动控制减弱令他们担忧,他们还指出,摩门教徒是三重因素完美结合的典范。

《环球邮报》专栏记者CRAIG OFFMAN就此对蔡美儿和Rubenfeld进行了采访,以下就是经过编辑的采访内容。

为什么你们认为现在写这本书很重要?

蔡:实际上我一直对少数族裔获得不成比例的成功的话题感兴趣。我在2002年写过一本《燃烧的世界》(World on Fire),其中就是描写这个世界上的少数族裔。Jed和我也有文化差异,他是犹太人,我是美籍华裔,我们都注意到巨大的差异和相似之处。我常常会说“中国人只落后犹太人两代人。”

虎妈不如犹太母亲

蔡:我知道!但人们已经忘记了,尤其是如果你回想19世纪和20世纪初的犹太母亲的伟大教子法则时,会发现与今天的亚裔美国人如出一辙。比如,你必须弹钢琴或拉小提琴,你必须成绩全优,你必须成为一个医生。

你们如何分工?

蔡:我喜欢所有文化素材。我对亚米希人和阿巴拉契亚人非常感兴趣,我就像研究助理的组织者,只是我是翻看越来越多的书籍并挖掘所需要的资料,Jed更趋向于抽象思维,把握全局。

Rubenfeld: 她负责将其具体化,她每天早上6点起床,而我那个时候会去睡觉,因此我们实际上能够将每天的工作时间翻倍。

蔡:我们从来无须彼此见面。

Rubenfeld: 我们每天实际碰面的时间是15分钟。

加拿大的人们对于这本书是什么反应,他们说了什么?我们可以由此判断你来自何方。

加拿大人什么都没说。

蔡:该书引发了很大争议,就像昔日噩梦重现。

为何如此?

蔡:有些报刊文章中称所谓引自我的理论其根本非我所言,令我不知如何是好。这怎么会再次发生呢?但我已经慢慢变得乐观,这要归功于我此前写《虎妈的战歌》的经历。在这个问题上还有许多引人入胜的方面我们尚未进一步探讨,我很想进行更多的思考。天主教徒情况如何?印度教徒是否适用?性别是否有影响?这是一本非常公正的书。

 

Amy,你在最近的参访中称你只希望被大家喜欢,美国读者不理解《虎妈的战歌》的讽刺意味。那么此后的这本书有什么不同么?

:我通常并不会深感后悔,老实说,此书的确给我带来很大压力,我们现在就正在经历一个难熬的时刻。Jed会告诉你,我有多灰心丧气,我在任何地方都听不到一句好话。这些批评非常激烈,极其刺耳,其不仅仅只是“我不认同你的观点”,而是“你是一个可怕的种族主义者”,令人不寒而栗。但在另一方面,我听到了许多有趣的人发表的言论,也去了许多有趣的国家。因此总的来说,我觉得这是值得的。

这本书传递的信息可以解读为保守思想:在同化力量中失去你的传统,你也就失去了你的魔力。

蔡:是的,这很有趣,我曾和一个非裔美国人朋友谈起这本书,他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实际上是一本非常左派的书。我们想说的是,实际上现在美国最成功的群体是来自不同的种族和背景。这并不是老式的贫困文化,而是在两代人后,这些曾经获得成功的群体可能会衰退,随后新群体会出现。

在这些成功或失败中有多少是取决于个人或文化?你们如何进行区分?

Rubenfeld: 每个个案都因人而异。文化产生的任何影响都必须通过个人体现,我们在书中称,文化是人们与周围的社会产生的互动,就像移民必须适应美国。我们所谈的并不是在美国存在某种原始的中国或印度文化。

你们设定了一些非常传统的成功衡量标准:顶尖学校、诺贝尔奖、福布斯名人榜。但是在文化创新、创业技能和非直观思维来看情况会如何?

蔡:我们的观点几乎相反。我们关注的是在这条非常狭窄的道路上获得成功的群体,我们并没有说这就是更快乐的生活或是更美好的生活。我们的观点之一,是这种三重因素结合的坏处,就是会迫使人们进入这些非常传统和狭隘的专业,因为这正是你需要展示的东西。这就好像如果你是一个伊朗裔美国人,你会担心大家都认为你是一个恐怖分子,因此你会让你的孩子去当医生或律师,以便他们能够获得尊敬。我们已经多次阐明这种衡量标准会给子女造成很沉重的枷锁,几乎与监狱无异。

Rubenfeld: 全球创新和高科技突破的中心是硅谷。但在硅谷占主导地位的正是具备三重因素的群体成员。首先,硅谷半数以上的创业公司是由移民创建或共同创建;其次,如果你将由美国犹太人创建或共同创建的公司加上去,你会发现硅谷有四分之三或以上的创业公司是由三重因素群体的成员创建。因此我认为三重因素群体的价值观只是迫使人们从事常规但高薪的工作的说法并不正确。实际上,正如我们在书中所说,作为创新的基本要素,你必须拥有这些素质,因为在海滩上散步不会产生创造力。你必须有毅力、你必须经受得住失败和逆境。你必须能像Jeff Bezos一样,将亚马逊五年的盈利全部再投资,自己不拿分毫。

我想更多地了解性别的影响,其似乎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 一般来说,女性在更加传统的文化中是否会有更多的不安全感?

蔡:实际上,我曾经和许多学生谈过这个问题。我甚至和Sheryl SandbergFacebook高管和作者)谈过这个问题,因为我们认为或许可以找到一个《挺身而进》(Lean In)的角度。老实说,我们并没有对这个问题进行深入地探讨,但我对这个问题真的很感兴趣,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挺过去,因为我认为这会是一场很可怕的争论。

Rubenfeld:这是研究缺失的部分。在我们关注的部分群体中,例如摩门教徒,对女性在商界的表现预期就低于男性。一些摩门教徒的成功故事也凸显出性别差异,其中男性往往会外出打拼成企业领导者,而女性在某种程度上则是被鼓励做家庭主妇。

但我推测你们并不想让人们将这本书视为指导书?

蔡:因为其涉及到非常复杂的问题,我想这本书无论如何都会被人误解。这绝对不是一本指导书,其更像对三重因素群体的大庆祝。实际上这本书最初的目的是要对这种成功提出一种新的思维方式,这实际上是种种缺点。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注意到我们选择的三个术语,就会发现我们特意选择了很负面的术语。我们可以将它们称为“信心、勇气和意志力”,但我们却可以选择了“不安全感和优越感”,因为我认为我们实际上对于这些东西的看法很矛盾。

还会有续集么?

Rubenfeld:我们要看看这本书的反响再做决定。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