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千山万水难断亲情——写在澳洲留学时

Miles can’t keep my family apart

在移民社区,因远渡重洋而与家人两地分居的现象并非罕见。鄢烈超在本文中写到,他以温暖和关爱精心维系着横跨大洋两岸的家庭纽带,纵使千山万水也无法割断他与家人的亲密情感。

Long distance relationships with family are more common among the immigrant communities. But as Yan writes, miles cannot keep his family apart. And with efforts, it has only strengthened his family bonds across the ocean. 

 

昨天,妻来电话,说儿子写作文,题为我爱妈妈。给我读了,之后又讲了一个故事,说,她看了儿子的作文后问儿子:你这么爱妈妈,那你怎么报答妈妈?儿子说:我给你请四个保姆,一个给你做家务,一个给你做按摩,一个给你讲故事,还有一个……她接着问儿子,怎么对你爸爸呢?儿子毫不犹豫,说他,一杯卡布基诺(咖啡)。我听了好开心,我知道在太平洋彼岸的母子一刻也没有忘记过我——她的丈夫、他的爸爸。

儿子十三岁了,这期间我绝大部分时间都在东奔西波,几乎没有陪过她们,我自己知道很对不起她们。在我这次上飞机的时候,她们到机场送行。儿子问:爸,你什么时间回家?我没有回答,妻说:爸会很快回来的。妻知道,我不愿对儿子撒谎。我很坚定的向她们点点头,亲了儿子,说:听妈妈的话,爸爱你!我真不知道我回家的时间。我永远忘不了儿子远远站着,看我离开时的眼神,他不明白我要去做什么,我去的地方有多远,他的唯一希望是爸爸尽快回来。妻抚着儿子的头,也不看我,轻声说:保重。

离家一晃五个年头了,每天都在网络上和她们交流,我把我的小花园的照片、录像发给她们,她们把家里的变化告诉我,我嘱咐她们仙人掌应该浇水了,外出记得锁门……其实都是废话。但是,说真的,我的门前红色的玫瑰、蓝色牵牛花和白色的雏菊都是为她们养的。每一次有客人来,我都想:要是她们来了,一定会狠狠夸我一番!我会听见她们说:这花真好看,真香!因为,在家里,我即使有一点小小的成绩,她们都会无限夸大,更何况我这300平米的花园实在值得一夸呢!我总是感到她们就在我的身边。

我坐在花园的白色的躺椅上,聆听着鸟语,品味着花香,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儿子说,下周学校开家长会,老师问你能不能参加?其实我很想你参加。妻说,别听他的,我去就可以了。两个人争着,我答应儿子,今年春节一定回家。

我每天读书、写作,分析社会、研究人心,近来,我时时感到我忽视了她们,也似乎忘记了自己。我不知道我回去儿子是否还认识我,去年开始,我的头发迅速变白,只是她们从视屏中看不出来,妻至今也还相信我是一个年轻人。当然,我知道,对于我的年轻与衰老,妻子都不会在乎,我永远是她的丈夫,永远是他的爸爸。我们用真诚培育的家庭,是心与心的接吻,情与情的拥抱,我坚信,水乳交融!

有时,我想,如果我们每天在一起又会如何呢?也许我会怀念我这一段刻骨铭心的思念,也会更加珍惜相聚的幸福。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