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多伦多丰富的文化令我瞠目

I enjoy Toronto’s fascinating vibrant cultures

20年前我刚一来多伦多,住在市中心皇帝街的一所比较不错的公寓,距电视塔、唐人街都很近。女儿上班,坐四、五站电车就到了办公大楼了是少有的方便。假日或夏天,常和女儿推着小车带两个孩子到湖边玩儿。码头上的繁华景观,休闲的老少情侣,丛丛鲜花,孩子们的嬉戏耍闹,映入眼帘,心情格外的舒畅。特别是每当夕阳西斜时,有一种夕阳无限好的惋惜感。那时我经常从家散步到唐人街,那里既有洋人店,也有印度店和中国店。我的好几件衣服都是在那里买的,快二十年了,依然舒适而透气,且价格当时都能承受。那天邻居看见我穿一件那时买的薄绒衣还问出在那里。说明还有人欣赏。我们那条街也有几家古老的商店、酒店,我常见电车司机,趁没有乘客,而将车停在酒店门口,也正好是车站,进去打尖。乘客找他,立刻启动开车。令我非常好奇。因为在中国是从未有过的现象,挤车都挤不进去,那里会有空车的情况。那时我还记得看过一篇文章,‘多伦多十八怪’,如今只记得‘多伦多十八怪,空姐都是老太太’,其他‘怪’,也就过目而忘了。后来乘坐加航,确实印证了这一说法。当然年轻的空姐也是有的。可在中国,空姐不但长的漂亮,而且年龄也占绝对优势。中国人多,只能吃青春饭,而加国不准许年龄歧视,这就是国情的不同。

   后来,因为孩子们要找好的学校,以及其他原因,搬到北约克住独立house了。虽然是好学区,环境幽雅,但寂寞了许多,也不方便了许多。要想逛逛商店就不那么轻而易举了。如今,孩子们均已长大,每当想起孩子的成长过程时,有时也会憧憬那时的居住环境。几月前,看完殷秀梅的演出,从剧场出来,耳边仍在回响‘我爱你,塞北的雪’。抬头一看,距我们原来住的地方不远,心想,如果时间允许,还真想让女婿往西走一走,领略一下旧地重游的感觉。人是有感情的,那时和公寓里的一位叫皮特尔的老者很熟,他非常喜欢外孙子,当我们见到他时,总在忙活收拾花草,那他也要放下手里的活儿,抱抱外孙子,甚至和他玩球。所以我整天带孩子们在后花园,一点也不寂寞。

   上个礼拜,天气晴朗,女儿突发奇想,要带全家去湖边和电视塔之间的那条街我不知什么名称,去散心,起初,我以为随便一说而已,到了下午五时,她说要出发了。外孙子开车,到了那里,我才明白了意思。敢情是一条步行街,要从大铁门进去。商店古香古色,石头铺地,有点像北京的前门大栅栏,只不过没有大栅栏的喧嚣。又像蒙特利尔的某些地方,只不过没有教堂,也有点欧洲的模样。看来,游客多为情侣。有的相拥而坐,有的拥抱拍照。亲密的程度,如胶似漆。

   我们转了好几圈,这儿看看,那儿看看,甚至还进商店看看,见模特儿穿着的衣物,多为高档名牌儿,只能欣赏而已。最后选一家餐馆,要求能够吹到海风的地方落坐。在等候上菜期间,大家一致认为没有了海风袭来予以抵挡的承受能力。只能搬到屋里。进得门来,见服务人员,女的个子高挑,皮肤白皙漂亮,男的英俊挺拔而且潇洒。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看了食欲大增,这也就是高档餐馆,挑选服务人员的优越性。其他人选什么菜我说不清楚,外孙子给我选了一盘汤和一块鱼加菜,就已‘酒足饭饱了’,只是那块鱼是香脆的外皮里包着白嫩而无刺的鲜肉,味道清淡而有独到之处,要比浓妆艳抹的红烧鱼爽口多了。也可以说是我吃过的最满意的西餐。虽价格不菲,但也物超所值。大家也对各自的选菜赞不绝口。此行可以说,乘兴而来,满意而回。过了一个愉快的休闲假日。

    临走时,还在想,来多伦多这么多年,离我们住的地方那么近,竟然不知有如此超凡脱俗的‘世外桃源’,岂不遗憾。好在这个空缺得到了弥补,也就心满意足了。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