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FIFA秘书长被控转移大额公款
FIFA top aide linked to money transfer key to indictment

国际足联被贿赂丑闻笼罩之际,美国联邦当局又揭示了另一个令人震惊的贿赂阴谋。目前,国际足联秘书长被控为上周起诉书中核心交易的1000万美元付。同时,这一信息也进一步缩短了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与本案中贿赂行为的距离。

US federal authorities have made another shocking revelation as the bribery scandal engulfs FIFA. The secretary general of the international soccer association is accused of having made the $10 million payment – which is a key element of last week’s indictment. The revelation has put the money trail closer to Mr. Blatter, the top brass of FIFA.

 

[大中报冯惠蓉报道]  国际足联(FIFA)主席赛普·布拉特(Sepp Blatter)62表示,他将辞去这一世界足球领导机构主席的职位。而在此之前,《纽约时报》披露美国已对14名现任和前任国际足联官员以及营销高管发起刑事指控。

据《纽约时报》的报道称,美国官员和其他知情人士61日透露,联邦当局相信布拉特在国际足联的一名高级副手进行的1000万美元银行交易,是目前笼罩国际足坛的贿赂丑闻的核心。上述信息再次拉近了FIFA主席布拉特与本案中贿赂行为的关系。

检方称有人在2008年将1000万美元从FIFA转到另一名足球官员杰克·沃纳 (Jack Warner)控制的多个账户,而这些官员透露,此处所指的“FIFA高级官员就是FIFA秘书长杰罗姆·瓦尔克(Jérôme Valcke)。这笔支付交易是上周指控沃纳的起诉书中的核心内容,沃纳被指控受贿并帮助南非获得了2010年的世界杯主办权。

起诉书中没有说这名高级官员知道这些钱被用作贿赂,此外,与其他许多FIFA官员和营销高管不同,瓦尔克在本案的材料中没有被列为本案同谋。南非世界杯组委会首席执行官丹尼·乔达安(Danny Jordaan)表示,这笔钱不是贿赂,而是给加勒比地区一个足球发展基金的合法付款。

瓦尔克在一封简短的电子邮件中称,他并未批准这笔款项,而且也无权这么做。他尚未受到行为失当的指控或指责。

据《纽约时报》称,瓦尔克和布拉特是FIFA级别最高的两名官员。该组织拥有逾10亿美元银行存款,此外每年还能产生数十亿美元。瓦尔克的参与,必定会让人们对布拉特是否知晓前述资金转移产生更多疑问。由于无权讨论相关调查,指明瓦尔克身份的官员和其他人在匿名条件下发表了言论。

瓦尔克称自己没有授权电汇,但声明中并未直接表明自己是否曾参与此事。起诉书称,身份不明的官员促成了这笔款项的支付。FIFA女发言人德利娅·费希尔(Delia Fischer)称,批准这笔款项的是当时的财务委员会主席、已于去年过世的胡利奥·格龙多纳(Julio Grondona)。费希尔称,这笔钱是在符合组织规程的情况下支付的

根据这些规程,打理FIFA账户是秘书长的职责,而且秘书长还有进行交易的权力。

《纽约时报》的报道称,布鲁克林的联邦检察官在上周对14名足球官员和营销高管提出指控,这些人涉嫌腐化国际足球运动的管理机构FIFA。美国官员曾表示还会有更多指控出现,并承诺要根除这个组织的腐败。

这笔1000万美元的款项,是在20081月到3月间通过三次电汇完成的。起诉书的第192描述了此事,并使人们对哪位FIFA高管应对此事负责产生了疑问。但布拉特在上周重新当选FIFA主席之后,被记者问到他是否是那位身份不明的官员时表示绝对不是我,我没有1000万美元。

527日上午,布鲁克林联邦地区法院(Federal District Court)公布了相关指控,还有几名FIFA高层官员于黎明时分在苏黎世的一家豪华酒店被捕。即便以国际足球的标准衡量,这些指控都令人震惊;数年来, 国际足球一直深受腐败指控困扰。FIFA挑选2018年和2022年世界杯主办国的过程也被另案调查,瑞士当局为此突查FIFA总部。

法国的瓦尔克此前也曾因为财务问题陷入纠纷。2003年,他加入FIFA担任市场总监,但是于200612月被解雇。原因是一名纽约法官做出裁决,包括他在内的一些人在与万事达卡(MasterCard)Visa卡就一项赞助协议进行谈判时曾反复撒谎。

“FIFA的谈判违背了其商业原则,这个事实不容忽视,”FIFA在当时发布的新闻稿中说。“FIFA无法接受自己的工作人员存在这种行为。

次年5月,一个联邦上诉法庭推翻了此项裁决。接下来的一个月,在FIFA与万事达卡达成和解数日之后,布拉特选择瓦尔克作为秘书长——FIFA的二号职务。瓦尔克从未因为此案受到犯罪指控。

《纽约时报》的报道称,乔达安在接受南非《星期日独立报》(Sunday Independent)采访时表示,这笔付款的时间证明它不可能是行贿。他说,我们怎么会在赢得主办权四年之后再去为了拉票而行贿呢?

然而美国检方称,这场贿赂阴谋跨越了好几年。起诉书称,2004FIFA执行委员会考虑2010年世界杯举办地时,南非政府同意支付沃尔纳等人1000万美元,以换取他们的投票支持。

沃尔纳把票投给了南非,但在投票后的数年里,南非一直未能支付这笔钱。起诉书称,沃尔纳没有从南非直接得到这笔钱,而是FIFA本身把钱给他的。这笔钱本来是要提供给南非,以支持其举办世界杯。

起诉书称,实际上,这笔资金是在交易之后支付的,南非从FIFA获得的资金因此少了1000万美元。

据乔达安说,这笔款项被存入中北美和加勒比地区足联(Concacaf)的账户,作为 南非对当地足球事业的支持。中北美和加勒比地区足联是FIFA下属机构,管理着中北美洲足坛。沃尔纳当时是中北美和加勒比地区足联主席,管理着这些账户。 检方称,沃尔纳个人使用了这1000万美元的很大一部分钱。但沃尔纳坚称自己是无辜的,他说美国提出这些指控是因为其申办2022年世界杯以失败告终。

据《纽约时报》称,FIFA61日曾宣布,由于目前的状况,瓦尔克将不会参加下周在加拿大举行的女足世界杯开幕式。该组织在一份新闻通稿中说,他需要处理FIFA在苏黎世总部的事务。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