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bs600x78c

内容

评论: 天下为公:中国高层“五怕” 之正解

 纪念辛亥革命百年,中国高层表面上虽高调呐喊民族复兴,但骨子里却在竭力守成“维稳” 。显而易见,“五怕” 已成为高层的主流心态。
 
一怕民主政治。现代政治文明的潮流走向,简要来说,就是以天下为公为根本,以民主自由为核心,以少数服从多数为原则,由人民真正当家作主。不同于封建政治,现代政治文明把决定国家命运的权力放在人民手中,尊重每个人的价值和基本人权,由人民直接民主选举各级政府公仆人员。在法律范围内,每个公民的权利都是平等的。最公平的政治规则,就是通过民主方式,相互尊重和对话,解决或兼容政治思想分歧,解决或兼容党内和党派之间的分歧,通过直接民主选举,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依法和平地完成政权更替。只要当事人或政治群体不触犯国家法律,就不能用封建的暴力、血腥手段解决政治思想、宗教信仰矛盾,不能对不同政见者进行政治迫害和血腥镇压,不能强制剥夺他人的基本政治权利和基本人权。辛亥革命百年来,中华民族破冰启航,曲折前进,逐步由封建政治向天下为公的现代政治文明过渡。时至今日,天下为公,人民可以真正当家作主,享受民主自由的现代政治文明,中华民族不再为政治信仰而流血残杀,不再由于政见不同而遭受监禁迫害,不再无奈于执政集团世袭专制独裁而滋生的严重腐败,已是潮流所趋人心所向。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辛亥革命百年来,自袁世凯起,专制独裁的继承者不乏其人。对外卑躬屈膝,对内专制独裁的陈腐守旧势力一代接一代层出不穷。百年间,中华民族为摆脱封建政治的影响,付出了沉重代价。封建政治影响所制造的历史悲剧,吞噬了中华民族无数为追求民主自由而奉献的生命,同时也将一个又一个专制独裁者的名字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由于国内外的民主声浪日益波澜壮阔,封建独裁、一党专制、践踏人权等陈腐守旧势力,正在成为现代民主政治潮流的冲击目标。不难理解,守成“维稳”的高层领导,内心充满了对人民群众要求民主管理国家呼声的恐惧,担心一旦由人民民主选举,大批眼睛向上,只知道对上负责,不知道对选民负责的官僚蛀虫,将纷纷落马,失去执政地位。不仅如此,高层还划地为牢,特别恐惧五千万海外华人对双重国籍的呼吁,担心一旦承认双重国籍,海外华人会踊跃归国,带回民主文明大潮。高层更时刻担心港澳台现代民主政治文明影响大陆。因而,最近一个时期,中共纪念辛亥革命百年,对孙中山“天下为公”的民主共和理念和宪政改革;对国归民有,由人民当家作主,通过民主投票直接选举公仆管理国家;对国非党有,所有政党法律地位平等,互相监督公平竞争;对华侨是革命之母,承认双重国籍,海外华人归国自由等政治改革敏感问题,一概回避。甚至中央在纪念辛亥革命百年的讲话中,连“天下为公” 四个字都不敢提及,足可见心虚之至。
 
二怕官僚腐败。拥有八千万党员的执政集团,脱离群众,贪污腐败已经不能用百分比来衡量。执政党的躯体,上下内外已爬满成百上千万的蛀虫。官僚腐败,早已不是一个臭鸡蛋坏了一锅汤,而是一堆臭鸡蛋坏了一锅汤。执政集团自己的刀削不了自己的把,“维稳”实际上已然成了官商勾结、官黑勾结的定心丸和保护伞。当权既得利益阶层普遍脱离群众,严重贪污腐败,已经到了人民群众义愤填膺忍无可忍的程度。人心思改,人心思变。任何贪腐不公事件,都可能引发民众揭竿而起的抗议浪潮。因而,民间兴起怀念文化大革命的思潮。执政集团如同坐在火山口上,非提心吊胆所能形容。
 
民间怀念文革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文革中工农兵当家作主,重创了官僚腐败势力。但是,令人遗憾的是,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最大的失误,是在打翻了各级党委全面罢官后,没有建立起人民定期直接普选公仆的法律制度。受历史和阶级斗争观念的局限,毛泽东没有找到人民依法定期选举,行使当家作主权利的民主治国道路,也没有时间完成他的目标。文化大革命,这一史无前例的政治改革半截子工程,不但当时遗乱万千,而且文革后卷土重来的官僚腐败更为严重。毛泽东“过七、八年再来一次”文革,依靠人民民主反官僚、反腐败、反封建、反复辟的愿望,成为令后人为之扼腕叹息的“继续革命”空想。现代政治文明的经验已经证明,根治官僚腐败的最好办法,不仅要定期有文革初期的官僚全面下岗,打破当官的铁饭碗和终身制,彻底破除“资产阶级法权”,而且要形成法律制度,定期由人民依法直接选举各级公仆,重组执政权力代表机构,使谋私腐败官员见光就臭、逢选必败。
 
一个现代进步政党,首先应该是追求民主文明的政治集团,而不是牟取私利升官发财的利益集团。为了实现天下为公的政治理想,孙中山先生向来都从民族利益出发,而不是从党团利益出发思考革命方略,一生曾多次改组他所领导的革命团体和政党,最后甚至决定打破政党界限,实行国共合作,重组国民党。毛泽东晚年面对党内的官僚腐败,也是无所畏惧,做好了重上井冈山的思想准备,毅然决然地发动了文化大革命,直接依靠广大人民群众,冲击改造党。中华民族为曾有过这样胸怀伟大的革命家而自豪和骄傲。当今高层,如果有如此先天下之忧而忧的胸襟,不囿于一党之私,以民主政治根治严重官僚腐败有何难哉?
 
三怕经济崩盘。中国目前的经济基础,已经变为国家资本主义(官有)为主,民营资本主义(私有)为辅的“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既然没有公平富裕可言,共同富裕充其量也不过是画饼充饥。官商结合、官黑结合垄断市场牟取暴利,产生大批暴发户亿万富翁,平民百姓只剩下无奈叹息。商品市场经济的发展,有其自身的客观规律,远不是政府行政调控手段所能完全掌控的。以扩大投资,开发房地产和汽车产业,扩张出口贸易外向型经济作为主要动力,拉动经济增长的模式,已经受到国际金融危机和内外市场有限需求的挤压。在全球经济竞争和贸易战中,兵败如山倒,经济崩盘,通货膨胀、失业攀升、企业倒闭等引发社会动荡的局面,随时都可能出现。
 
四怕台湾独立。台湾一旦独立,高层无法向国人交代。然而,一国两制,是台湾方面很难接受的。已经享受到现代政治文明民主自由的台湾人民,绝不甘再受制于一党专制独裁的中央政府。两岸统一,除了战争军事手段之外,政治手段,比较行得通的,还是一国一制,即大陆加速政治改革,实行民主政治,拉近与台湾的政治距离,最终在天下为公民主政治的国体下实现和平统一。否则,台湾自立就会继续;一旦中美交恶,时机成熟,台湾独立将极可能变为法理存在。一旦台湾独立,战不利,不战不行,中华民族将大难临头。
 
五怕对外战争。对外战争,说到底,是国家利益之争,越怕越被动。在国际争端中,韬光养晦,委屈求全,常常适得其反。俗话说,老虎不发威,人家当你是病猫。南海周边诸国居然敢与虎谋皮,就是以为中国是病猫。未经民选的专制独裁官僚,通常对内压制民意,对外妥协退让。尽管国际冲突不断,愈演愈烈,自己已经随波逐流成了有中国特色的“三不像”另类国家,即封建主义不封建主义,社会主义不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不资本主义,中国还在竭力虚构“和谐世界”,对霸权扩张主义采取绥靖政策,一味妥协,回避冲突,似乎只要四面围堵的虎狼之国不瓜分我,哪管什么国际公理不公理,谁有力量“解放”全人类,就任由谁去“解放”好了。当今,在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中,最阿Q、最病猫、最能装“君子”或装孙子的,就是中国。
 
中国高层有“五怕”,民族复兴不过就是一句空话。克服“五怕”心态的唯一正解,就是大力推进民主政治改革,加速政治文明现代化。政治改革,天下未必乱;政治不改革,天下迟早乱。
 
共和国需要自强自信。中华民族是奋发向上凝聚力强大的民族。有十三亿善良公道的人民、八千万自誉先进的执政党员、五千万心向祖国的海外炎黄赤子、三千万港澳台同胞,中国何惧之有?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只要放手发动和依靠人民,依法民主选举优秀公仆治理国家,定期淘汰社会蛀虫,监督惩治官僚腐败,就不难实现政治文明,民富国强,长治久安。改革不适应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经济就不会由于行政不当干预和官商垄断而崩盘。国家实行民主政治,天下为全民公有而不为一党私有,两岸和平统一就有了新的契机,一国一制就会水到渠成。中国通过政治改革步入人类政治文明的现代潮流,虽不指望某些发达国家由此改变对中国的遏制、围堵政策,但至少可以使国际社会再不能纠缠批评中国封建独裁、一党专制、践踏人权。民主的国家形象和强国地位,将使中国外交摆脱另类的窘境,使周边的战争、遏制压力大大化解。
 
要大力推进民主政治改革,加速实现政治文明现代化,中国高层首先必须放下“五怕”包袱,勇敢担当起时代重任,与海内外中华民族优秀儿女一道,解放思想,跳出作茧自缚的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概念圈子,抛弃向后看沿袭祖制的思想文化传统,大胆向前看,向外看,向民看,向实看,看清政治文明现代化的潮流方向,坚定民主政治改革的信心和决心。其次,要从加速修改宪法、改革国家体制、全民参选参政入手,全面启动民主政治改革。只要放手解放全民族的思想,依靠万众一心,中国的民主政治改革和政治文明现代化建设,就会阔步前进,不出十年二十年,天下为公国家统一民族复兴一定大业可成。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