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李炫秀:中国应保护脱北者



中国与朝鲜之间的边界很大一部分在鸭绿江上。图为鸭绿江上的一艘朝鲜船只。图片来自纽约时报


Hyeonseo Lee, a North Korea defector in China made a rare public speech in Beijing calling for Chinese government to offer protections to North Korean defectors, and to support the reform forces in North Korea.
 
在朝鲜时,生活在靠近中国边境的一个小镇上的李炫秀(Hyeonseo Lee)常常好奇,中国那一边的灯光为什么多那么多。1997年的一个冬夜,17岁的她穿过结了冰的鸭绿江,要亲自去看看。这场为满足好奇心而进行的远足,后来变成了在中国长达十年的东躲西藏。2008年,李炫秀抵达韩国,并在那里获得了庇护。

去年,李炫秀出版了回忆录《有七个名字的女孩》(The Girl with Seven Names)。最近,她在北京老书虫国际文学节上讲述了自己的故事。这是少有的脱北者在中国的公开演讲。中国认为脱北者是非法移民,会将他们遣送回朝鲜。回到朝鲜,那些人可能会面临牢狱之灾,甚至被处决。李炫秀与《纽约时报》谈论了她在中国的经历、脱北者的困境和中国与朝鲜的关系。以下为访谈摘要。


李炫秀,图片来自纽约时报


问:你为什么来北京?

答:老书虫国际文学节邀请的我,不过我用了六个月时间才决定下来。我有义务保护我的家人。但在那六个月时间里,我慢慢变了。
几个月前的一天,我在微博上收到了近百条的攻击。我不知道中国民众这么恨我们[脱北者]。很多中国人相信中国政府,认为我是叛徒。我想在中国发表这次演讲是合适的。

我不恨中国民众。我们是兄弟,我们领土相接。我只恨政府、政客和政策,不恨民众。这正是我来这里的原因。我希望至少能改变他们获得的部分信息。
中国的政策是:如果举报脱北者,会有钱拿。据我所知,举报脱北者拿到的钱是3000到5000元人民币。在边境城镇里,有些中国人就是为了钱而举报脱北者。真的很让人难过。

问:你曾经说过,韩国国家情报院(National Intelligence Service)建议你不要批评中国。

答:他们担心我来中国会导致中国与韩国之间的关系进一步恶化。但中国政府没为脱北者做过任何好事。所以说还能怎么更糟糕呢?从长远来看,如果我能改变至少一个中国人的看法,也是有积极意义的。

问:关于朝鲜脱北者,你有什么要对中国政府说的吗? 

答:至少要让他们安全地穿过这片土地。他们希望回到自己的祖国[韩国],并不想留在中国。当然,我希望中国能给予他们难民身份。也许我要求的太多,因为他们甚至不关心自己公民的权利。但他们能否至少假装没有看到火车上或者公共汽车上的脱北者?

去年,九名脱北者在越南被抓获。他们被送回中国。中国为什么总是要支持朝鲜,甚至在脱北者问题上也是如此?你为什么要做朝鲜的救世主?你为什么无视国际社会的要求?

关键仍在于中国。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求一些大国如美国,尽他们所能来改变中国政府的想法。

问:你觉得自己曾遇到过的中国人或警察中有人同情朝鲜脱北者吗?

答:许多中国人不仅在百度上,还在Facebook上指责我。有人说,你认为中国当局会傻到没有意识到你是朝鲜脱北者吗?

如果他们读过我的书,他们会理解的。我尽自己所能去逃脱。我认为这完全是一个奇迹。这不是因为中国警察会傻到相信我虚构的故事。我认为这是一个奇迹。这就是为什么有时候我觉得上帝是存在的。

问:你信教吗?

答:我[在朝鲜]被洗脑过。2008年当我 在韩国获得庇护时,我意识到在中国长达10年的东躲西藏中,我又一次被洗了脑。眼下,我很难相信上帝。如果我真的相信了,但后来发现这竟然是另一次洗脑, 那怎么办?但我时刻都在尽自己最大努力去相信上帝,因为我发现那些对朝鲜人民和脱北者给予很多支持的人都是非常善良的人。

问:你在中国是以什么方式被洗脑的?

答:当我抵达韩国后,我看到了一些在中国从未见过的中国新闻,像关于西藏和新疆的。我想,什么?这不是中国。中国没有这样的问题。韩国人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你在说什么?这就是中国。我很震惊。

而且不仅我自己这样。有一次我遇到了一个在韩国留学的中国学生。当她在韩国看到了自己国家的新闻时,她说:“这不是我的国家。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在那一刻,我意识到我们都被洗脑了。

生活在韩国,我可以访问任何网站。但是这一次当我来到北京时,我感到非常震惊,因为你无法使用谷歌(Google)、Facebook和Gmail。我听说过这件事,但亲身经历还是吓到了我。

问:你在中国的10年中,是否接触过普通中国人?

答:是的,但没有人知道我是朝鲜脱北者。我假装我是一名中国朝鲜族人。我只担心他们可能会发现我的记录。

有一天,我一个最好的朋友说,“你从来不谈论你的家庭,新年时你也从来不回老家。”她是来自延吉的中国朝鲜族人。我想告诉她真相,但我不能相信任何人。总是假装成别人,让我身心俱疲。不是我的生活,不是我的真名,什么都没有。

问:你有没有想过要告诉中国人你是朝鲜人?

答:没有。因为一旦我说了这些,我的处境将变得危险起来。那将成为一种可以用来对付我的武器。

问:在过去的几年中,脱北者逃避中国警方是变得容易了还是更难了?

答:更难了。过去,至少朝鲜脱北者可以制作假[中国]身份证,但现在这些假身份证已无法使用。因为他们会用机器来检查身份证,使得更多的人被抓获。
问:你认为朝鲜会发生政治变革吗?

答:没有独裁者能够永久掌权。历史表明,最终独裁者身边的人会推动变革。当然,很多高官不想变革,因为他们想保持权力。但也有其他优秀的人想要改变。我相信他们正在等待机会。

中国的作用举足轻重。无论朝鲜崩溃还是统一,或者一切都保持原样,都取决于中国。所以如果中国或其他国家支持这些高官,给他们推动变革的力量,就有可能会实现政权更替。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