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牛肉干大王」和他的兆瓦级潮流发电

无人海岛的开发难度之一是电力供应,由於电缆铺设、维护费用高昂,海岛用电通常是陆地的三至四倍。五年前国家公布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提出2015争取实现海洋能发电量5万千瓦时的目标,其中包括潮流发电。
 
「中国在南海填沙兴建的七连屿将兴建兆瓦级潮流发电机组」,这是一条虚拟的新闻标题,但却具有相当的可能性,根据是七连屿远离陆地,铺设海底电缆输电耗资巨大;潮流发电不像风能发电那样随机不可预知,也不必像太阳能那样看天吃饭,海潮几乎是永恒的,只要有海洋,只要宇宙的引力还在,海潮就永动,发动机就会转动。

「海归」林东团队的自主开发
「海归」林东和他的团队研究开发的「3.4兆瓦海洋潮流发电机组」,将于今年7月装机试运行,只要达到预先承诺的设计指标,一批订单将纷来沓至。到那时,距海南岛270公里的七连屿会不会采用这种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低成本、高效率的发电设备?

欧美诸国对潮流能发电的研发已有二十多年的历史,造型多为风力发电机式单机三叶片。2008年,世界航空发动机巨头GE、Rolls-Royce以及Alstorm公司联合研发,装机容量1.2兆瓦的海洋潮流能发电站。

LHD是林东、黄长征、丁兴者三位海归学者姓氏第一个字母的大写。2009年他们洛杉矶注册LHD美国联合动能科技有限公司,经过7年努力,成功研究设计LHD林东模块化大型海洋潮流能发电机组系统群,并申请了国内国际专利五十多项。

林东的潮流能发电机组系统群与欧美同类产品的差别在哪里?林东的解释是,欧美海洋潮流发电陷入两个误区,一是无法解决海底维修问题;二是海上安装成本高昂,难以获得商业应用价值。

林东表示,他们设计的潮流发电机组的核心特征,是用模块化的技术路径突破了设备大型化的技术瓶颈,同时模块化的自由取放解决了设备维修的难题。将於7月投入试运营的发电机组是将7台水轮机涡轮安装在一个总平台上,随着新材料的突破,未来固定总平台可以做得更大、更轻,单台总装有可能达到100兆瓦。

另一个与众不同的是,林东团队研发的水下涡轮机叶片多达70多个,国内外公司研发的一般是3片,文献上可以查到最多的是16片。

这项海洋潮流能发电机组系统群目前已投资2.4亿元人民币,这笔钱除了部分来自国家海洋可再生能源专项资金和地方专项资金外,其它大部分是不是来自风险投资,林东的回答是否定的。他拍拍自己的口袋说:自掏腰包。

另一个身份和另一个诧异
林东的另一个身份是杭州绿盛集团董事长,查阅这家公司网站,其主营业务是牛肉乾等休闲食品生产,是中国最大的牛肉乾生产商之一,现有总资产4亿人民币,用林东的话说:这笔钱是工人们一块一块,包牛肉乾赚来的。

2006年,在绿盛集团销售额达到3.2亿元时,他将互联网确定为新的发展方向,给予牛肉乾赋予一个新概念--网络食品,把名为「QQ能量枣」的产品嵌入到一个流行的网络游戏中,同时在市场上销售了6000万袋印有这个网络游戏人物形象的「QQ能量枣」,迅速被市场接纳。

绿盛创业取得成功后,林东开始寻找新的发展方向。一次在新加坡参加会议时他发现──地处热带的新加坡室外烈日炎炎,室内却凉风习习,这冷风后面隐藏了巨大的能源消耗。如果中国、印度进入经济发达社会行列,能源的需求将不断扩大,传统能源是否能够满足人类需要?即使能够,温室效应又如何解决这些疑问他带入对新兴能源的思考、探索……最终导致他把风力发电机放入水中,利用海洋潮流发电的尝试,没想到走出一条路径。

令人迷惑的是,这个几近成功、思路独特的海洋潮流发电机组却被中国能源界专家学者们质疑,他们的判断是不可能,这项判断的依据是时下国内外潮流发电的现状。

互联网显示,今年5月中国首台(该讯息称)利用海洋潮流发电的永磁直驱式发电装置在山东胶州问世。2013年中国海洋大学研制的中国首台100千瓦潮流能发电装置在黄岛斋堂投入发电,据称可以满足当地300户居民用电。不过,中国国内潮流发电最大功率只有0.3兆瓦;而装机容量1.2兆瓦的欧美公司产品至今没有取得商业应用价值。

林东潮流发电的第一步
据悉,中国海域内有万余个无人海岛,政府曾以公开招标方式征集无人岛开发者,但应者寥寥,其中开发难度之一是电力供应,由於电缆铺设、维护费用高昂,海岛用电通常是陆地的三至四倍。五年前国家公布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提出2015争取实现海洋能发电量5万千瓦时的目标,其中包括潮流发电,但最终结果如何是个问号。

今年7月如果顺利并网发电,只是林东潮流发电走出的第一步,一年发电600万千瓦,每度电卖1元人民币,一年也只能收入600万元。所以,3.4兆瓦是项目的第一期,单台设备总装机15兆瓦至20兆瓦规模才是他的最终梦想。

舟山群岛海域装机容量可达7000兆瓦,相当於三峡大坝的1/3,这可能就是林东选择舟山,而不是家乡温州的原因之一。但林东的视野不止舟山和浙江诸岛,他的野心很大,南海、甚至钓鱼岛都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

 
编注:本文由香港《镜报》供稿。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