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加国母亲就业率低 突显加国托儿所危机
Fewer Canadian mothers work than those in rich countries

由于受到可负担托儿服务不足等因素的影响,加国黄金就业年龄女性的就业率低于大多数经合组织成员国。最新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再次凸显加国昂贵的托儿服务所造成的危机。
Canadian women at prime working age has lower employment rate than most OECD countries, due to several factors that include lack of affordability daycare. A newly released study has again put Canada’s daycare affordability crisis under spotlight. 
[大中报梁楚怡报道]  据《多伦多星报》报道,一份最新的内部联邦分析报告显示,加国母亲,尤其是有年幼子女的母亲的就业率明显低于其他富裕国家。
 
加国母亲就业率低下
多伦多母亲(TorontoMommies)团体的Alisa Fulshtinsky表示,在她看来这就是一个危机,因为许多母亲都在重返工作岗位和留在家里照顾子女之间做艰难抉择,而导致这一结果的主要原因是日托名额不足或费用令人难以承受。
 
Fulshtinsky称,这些母亲是人类历史上教育程度最高的女性群体,并且也是全世界最发达国家之一的母亲群体,她们因为托儿所问题而退出职场显然是非常荒谬的事情。
 
该份财政部简报是去年联邦大选结束后拟定,在竞选期间联邦自由党曾承诺会起草全国性早教和托儿服务计划的框架。此外,特鲁多政府在其首个春季财政预算案中亦承诺会在2017-18财年拨款$5亿元打造相关框架。
 
联邦自由党政府已承诺将会避免“一刀切”的全国性计划,而是会考虑在加国各地使用不同举措解决当地的托儿需求。
 
2013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加国介于25至54岁的“黄金就业年龄”并且有15岁以下子女的女性的就业率为75%,在经合组织成员国中仅排名第九。
 
加通社通过《知情法》获得的相关简报称,加国母亲的就业率低于其他许多经合组织成员国,尤其是有年幼子女(不到六岁的子女)的黄金就业年龄女性的就业率更是明显偏低。
 
该份简报显示,导致加国有年幼子女的母亲的就业率明显偏低的因素有很多,其中包括教育程度、配偶收入、劳工市场形势、税率、儿童福利和可负担托儿服务的可用性等。
 
Fulshtinsky 4岁的儿子在列治文山的一个全日制托儿所就读,每月费用$1,000元,在Fulshtinsky看来自己已经足够幸运,因为她的许多朋友所支付的托儿费都高达$1,300元。
 
Fulshtinsky一直坚持一个观点,那就是需要托儿服务的女性都会重返工作岗位,因为你必须赚到高于平均工资水平的收入才付得起托儿费。
 
Fulshtinsky称,加拿大应该借鉴欧洲国家的托儿服务黄金标准,这些国家的政府和企业会携手合作在工作单位设置托儿所。
 
工作和子女难以兼顾
联邦简报称,在大多数情况下,托儿费用较高的省份母亲就业率较低,并且已经有充分证据表明在魁省等托儿费用较低的省份母亲就业率相对较高。
 
育有五名子女的Shona Mills目前正在加拿大托儿支援协会(Child Care Advocacy Association of Canada)的托儿服务资源和研究部门做实习生,在她两个大女儿还小时,她一直在烹饪行业工作,但是因为晚间没有托儿服务可用,她越来越难以同时兼顾工作和子女。
 
Mills在接受《星报》采访时表示,她曾经找家人帮助她照顾孩子,为了抵消成本,她自己在前几年也曾开设过无牌托儿所。此外,她也曾将孩子送进一些托儿所,但是后来因为这些托儿所质量可疑,她又将孩子退了出来。
 
现在,Mills的两个大孩子已经上学,她20个月大的小儿子已经在轮候名单上登记,还有一对今年8月刚满一岁的双胞胎则将从今年秋天开始上全日制托儿所。
 
Mills称,托儿服务危机已经严重到她的工作和生活,她的生活因此陷入困境,她不得不更换工作,而女性离开职场多年通常都是为了照顾子女。
 
内部联邦分析报告则指出,由于存在补贴设置和托儿名额可获性等其他变量因素,当局很难量化低成本托儿服务和母亲就业率之间的联系。
 
该报告还称,是否能够通过扩展低成本托儿服务促进母亲就业率主要取决于运作时间、服务质量和地点便利性等因素。
 
Amanda Bassin即是一名职场妈妈,同时也是一个居家妈妈,她的工作是指导其他母亲重新进入职场。
 
Bassin在接受《星报》采访时表示,导致加国目前就业率偏低的主要因素有两个,分别是托儿费用高昂和托儿名额不足,而对于想要重返职场的母亲来说,其他一些挑战还包括在离开职场一段时间以后的自信心缺失,以及想要寻找收入足以负担生活开支与托儿费的就业机会并非易事。
 
Bassin称,这种情况非常糟糕,因为最终深受其害的还是孩子。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