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王义桅:行走的外交学者

     
15年来,奔走于世界各地的王义桅,非常享受这样的日子。「我出生在内地普通农村,很庆幸有机会去了不少国家。站在西方回头看,让我认识了一个真实的中国。」


王义桅,内地著名「70后」一代外交学者,著有《被神话的美国》《海殇?--欧洲文明启示录》《世界是椭圆的:未来国际秩序展望》《世界是通的:「一带一路」的逻辑》等,现为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谈到自己半路入行从事外交研究的经历,王义桅表示,人生苦短,希望能解决一些问题。
 
行走的外交学者
王义桅对外事研究的兴趣要追溯到孩童时代。当时同学间流行看小说的时候,他却喜欢看《参考消息》和《新闻联播》后半段国际新闻。不过,在上世纪80年代,他还是选了理科。毕业后拿着环境工程的本科文凭,在中国天津联合化学有限公司成为一名工程师。可是,工作了两年,王义桅还是大胆遵循兴趣,投考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研究生。终被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录取,完成了硕士和博士学业。

王义桅的外交行走之路要从读博期间的最后一个学年说起。

2001年,王义桅有幸被选为「复旦大学-耶鲁大学福克斯国际学者项目」交换学生赴美国耶鲁大学学习。这不仅是他第一次出国,还是人生中第一次坐飞机。回忆起当初的感受,王义桅说:「坐在飞机上有腾云驾雾的感觉,心里异常激动。」

抵达美国之后,王义桅在观念上受到极大冲击。他说,放在耶鲁大学宿舍里的报纸,提供每天的海量讲座信息。而旁听美国汉学家史景迁的中国史课的经历令其兴奋又不爽,「他提出不少针对中国的观点,碍於当时英语不流利,无法当堂与之辩驳」。

之后,赴法、韩等国的所见所闻迅速令王义桅转变对美国的判断。王义桅特别谈到2005年赴韩作访问学者期间的见闻。站在韩国土地上看美国,这一年的体悟颠覆了他对美国的看法,认清美国全球霸权的本质。韩美虽是联盟国家,但本质上就是一种不平等。「俨然一副殖民地的景象。」

2008年至2011年,经推荐,王义桅被选中借调到中国驻欧盟使团,随外交部大使宋哲出使布鲁塞尔,以外交官身份深入北约总部、欧盟总部及西方各大智库等,再一次认识到西方世界并非独立看中国的情形。

「看中国的事情,欧洲国家并不独立,受到美国相当巨大的影响。如2008年债务危机之后,美国提出G2概念,立即引起欧盟各国的重视。这是美国主动要给中国冠诸此头衔,西方人不禁跟进动作,外交上突然出现不少向中国示好之人。」

王义桅说,外交是个综合性的学问,不仅要掌握理论分析,「还要做人的工作」。外交无小事,可以说,「连同一些机构的看门人都要搞好关系,有些信息这些人能灵活掌握。」实际上,广结友人是为了在遇到问题时,「找得到人,说得上话,办得成事」,王义桅坦言。

「一带一路」绕开911后的美国
「西方国家的一贯优势在於开放、包容的一面。911以前美国还是真实的、开放的国度,但是在那之后,美国及西方国家收敛了自己的优越感,逐渐紧张、保守、狭隘起来。」王义桅说。

不仅如此,近年来,美国试图逆全球化之道而行,且提出TPP、TTIP,为新的国际贸易、投资规则布局,进而影响整个全球化规则的制订。如此一来,将大大提升中国参与全球化的成本。对此,西方学者甚至公开宣称:TPP+TTIP=EBC(Everyone But China,唯独不包括中国。)

王义桅分析,两方面原因令美国有意反全球化以防范中国:「其一,美国认为自己制造了对手,让中国坐大,其二,美国国内问题内化、极化。」美国认为,全球化的红利在减少,负面作用在提升。这也是川普(Trump) 打着反全球化的旗号,深得民心的原因。

有鉴於此,中国高层意识到当前形势下,寄希望於参与欧美国家游戏规则的思路已不可持续。

王义桅透露,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任副主席期间就对此事有所思。之后北京方面召开多次会议,进行深入研究,继而逐渐形成「一带一路」方案(「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

「『一带一路』是我最近以来主攻研究方向。期间,参加过多次相关会议。」王义桅表示。谈及「一带一路」,不得不提「五通」。「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五个方面是『一带一路』的精髓。」王义桅指出。

他回忆道,「五通」之说起初是现驻哈萨克大使张汉晖提出的。不过,当时提出的是道路互通、货币互通,经过几轮研讨修改后,才变成设施联通、资金融通,其中之意涵盖更广。他透露,今年是「一带一路」发布的第三个年头。三周年前后,中央高层将设论坛专门就「一带一路」进行重要阐述,值得关注。
 
中国周边外交破美阻碍 
对于中国而言,美国就像是一个高段位的陪练,在不断过招中,中国的综合能力得到迅速精进和提升。美国智库专家就指出,美国对中国的崛起太过于紧张,处处针对,反而推动了中国的影响迅速扩大。   

事实上,美国越来越成为全球化阻碍力量的同时,在美国重返亚太,频频在中国周边出招的形势下,中国反制美国南海构陷的表现也越来越强。 

从已公开的报道来看,习近平与奥巴马在谈到南海问题时,都各说各话重申各自立场,同时要求对方遵守承诺。反映出双方在南海事务上分歧明显,基本上没有交集。 

单就美国宣称将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一事来看,王义桅指出,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可谓一箭多雕。然而,「多行不义必自毙。美国人善於制造危机,但是解决问题的能力在不断下降。美国一贯是宁愿牺牲一些代价,但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鉴于对韩美盟友关系的认识,韩国其实有难言之隐。王义桅认为,「美国以朝鲜来袭予以保护为由头,提出部署『萨德』来要胁韩国。这压根儿不是韩国人能做的选择题。他们最多只能选择把『萨德』部署在这儿还是那儿。」

美国试图不让中国施展周边外交「亲、诚、惠、容」之举,王义桅强调,中国有耐心,也有大量反制手段来接招。
 
编注:本文由香港《镜报》供稿。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