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原乡: 小特鲁多圈钱

上周在多伦多美轮美奂的利兹卡尔敦,云集了一众资本大鳄的代表:有3600亿美元资产的香港金管局、拥全球最大独立财富基金的挪威瑙济斯银行、1000亿资产的沙特奥莱昂集团、也有近2千亿资产的新加坡谈马锡,还有卡塔尔投资局等。当然,本国的退休基金、安省教师福利计划以及魁北克储蓄投资银行等民间资本集团也受招前来。联邦自由党政府总理小特鲁多要成立基建银行,以推动他的主旨政纲赤字基建。

为何这次盛会要选在川普当选美国总统后,有资深自由党人认为“川普的当选惊骇了大量投资者”,故一定吸引环球投资者来这里。也许小特鲁多自认选了个好时机,而本国吸引投资者的基本原因不知是否如小特所说:政治、财政、经济和社会的长期稳定。理论上讲得过去,但资本是要讲回报率的,为什么未闻本国的顶级四大银行参与呢。看来疑惑也是不易排除的。

政经、社会的稳定是个良好条件,但赤字基建毕竟是赤字,是寅吃卯粮或借使他人的钱。自由党政府对基建银行设计了一个比重:社会/投资者每投4元,政府匹配投1元。设想规模是民间1400亿对政府350亿,银行大概近2千亿模样。

政府的投资来自税源。外国投资者这里不论。所谓的民间投资者如退休基金及福利基金等名义上属民有,实际的管理操作者由政府任命,相当程度上由政府掌控,资金的自由度和自主性并不完整。除了极少量的民间个人散户,所谓的民间资金难以排除受政府的裹挟。所有的投资者都有风险,而民有官控的资金风险更大。在前景不甚明朗的情况下,搏一把的意味较浓。

基建银行的效益,完全取决于投资项目的选择、评估和监控。当然合资商业银行搞基建的形式一定优于政府的直接指挥投资,因为内中里面有利益制约。但基建产生的效益很少有立竿见影的,基建投资的回报是相当长期的,这正中了自由党欲长期执政的企望。小特鲁多将国家基建与自由党长期执政捆绑在了一起,岂不自觉得意。

陈良宇在中国上海动社保基金,虽有效益但吃了官司。海外资金在加国投资风险由其自担。小特鲁多动员民有官管基金推行自由党的政纲,法理且不论,情理上是否该格外审慎?尤其是CPP(退休基金)乃民众的保命钱。一旦基建银行成立,其成功与否,除了银行的有效运作,最终取决于政府所认定提供的基建项目是否合理妥当。基建银行并无现成的国际模式和惯例,政府与民间及外资的合作银行谁为主导,政府的强势对银行运作及基建项目的影响,完全在不定因素的笼罩下。银行或成政府圈钱的工具,或政府无形中将国家外卖,各种可能性都存在。小特鲁多办基建银行筹钱推行其基建政纲是明显的,一旦博成当值得恭喜,反之纳税人必多出血无疑。问题最后就集中到,联邦自由党大规模赤字基建政纲是否切合国家形势的再审视,以及基建的正确选项、合理评估、和建设管理。

2016-11-19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