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原乡:《魅力中国》展示中国魅力

从《五洲同春》到《四海同春》至如今的《魅力中国》,祖国大陆的文艺演出团力图以民族艺术向海外贺春。笔者虽不敢称每场必看,但对演出状况的基本脉络有所感受,此次《魅力中国》的这台节目令人印象颇深。因为节目已走出单纯以内地艺术讨巧海外侨胞的套路,而是刻意从戏剧中挖掘、展示民族音乐,并以民乐队力图表现西洋曲目,寻求中西音乐及艺术家的互动,把观众面定向为整个国际社会而非仅仅是华人侨胞。12月初,中国广播艺术团在多伦多Sony 剧院的演出,显得大气、精美和亮丽。现场西人观众的反响之热烈,几近盖过华人。
 
除了江南丝竹广东音乐等少量地方音乐,其实大汉族的民族音乐并不丰沛,而少数民族的音乐却靓丽多彩。也许过去代表汉族的士大夫音乐基本失传,汉民族的音乐大量渗透在戏曲戏剧之中。本次演出的古筝与乐队<流水>,就是对古曲的某种复原,开场序曲<金蛇狂舞>也是对民间音乐的整理。<流水>的韵味甚浓,但LED 大屏背景的画面以及舞蹈的具象演示,到底是有助于对音乐的理解,还是反而限制了观众对音乐的充分想象和理解力,这大概值得商榷。国际上传统的音乐表演,大概并无这种做法。不过<阿细跳月>使人心醉的芦笙和二胡等演奏,少数民族活泼俊朗的趣味扑面而来,令人赏心悦目。
 
紧接着“国风”印画的是“民风”展示。西尔艾力的新疆民歌<亚鲁>和<掀起你的头盖来>,节奏和气息独到结合,很有味道。〈孔雀飞来〉,又是音乐与舞蹈的互表,委婉柔美,主次无所谓,这大概是内地艺术界的某种流行。中场压台的是以唱〈忐忑〉声名大噪的龚琳娜,到底何方神圣且听唱来。大概没人能听懂唱词,与其说是歌,不如说是人声作为一声部组合成乐曲。对忐忑的体味云里雾里,笔者听曲的感觉却象似女巫在跳神,西南山民的氛味。龚琳娜乃使小嗓的民歌唱法,但却有自己对民歌的独特追寻,不外是一种特色。
 
下半场以“戏彩”标名的戏剧/曲音乐开始。笔者以为,这应该是中国音乐家阐发民族音乐的重头戏。小提琴协奏曲〈梁祝〉源自绍兴戏,本地华人音乐家王燕樵曾写过中提琴曲〈百鸟朝凤〉,就取自河南梆子。姜克美的〈夜深沉〉取自京剧《霸王别姬》,那把京胡拉得人灵魂出窍,何谓炉火纯青?姜克美便是。其实凑着与国际接轨,把京胡和乐队〈夜深沉〉称作京胡协奏曲也不妨,哦或许是曲式上还略差一点。昆曲〈皂罗袍〉由男旦表演,乐队音乐很不错,印象中似有唱演欠突出之嫌。笔者很期待的秦腔出来了,李志翔唱〈长安辞〉,厚重大气。秦腔的嘶吼与强烈的音乐,有种逼迫亦或歇斯底里的气势,当然也有乡间秦腔的豪放与欢快。中国广播民族乐团这次带来的均为经典,遗憾的是观众未曾见识秦腔摇滚,与民族音乐鲜活的当代表现和与时俱进失之交臂。其实民族音乐的兴盛,专业音乐家及经典作品固然重要,而群众基础和草根群体的参与则是根本。
 
最后是标名“对话”的表演环节,摆明了是与西方音乐对话交融。板胡、大提琴与乐队〈花儿随想〉,请本地西人大琴手Belanger与姜克美协奏,虽达不到姜克美的层次,却是意味着海外西人的参与。男高音薛皓垠唱普契尼《图兰多》中的〈今夜无人入眠〉,演唱和乐队伴奏的效果甚佳,民乐队表现西洋音乐也真不俗。不明白为何老在节目单上打印“XX 与乐队”, 是谦虚呢或是特别强调民族乐队?其实仿西洋乐队阵式的民乐队有自己的特色,具相当广泛的表现力,抒情、欢快、深沉、优美等俱不在话下,当然气势与厚重上有别于西洋乐队。猜不透为何模仿北京奥运开幕式地来个〈我和你〉,这种中西交流不知有否概念化,不过与薛先生搭配的Eder-Warren女士音色漂亮,不输莎拉布莱曼。
 
《魅力中国》的演出,相当程度上透析出中国民族音乐的方向,这台节目主要以北方及云南为主,仅〈茉莉花〉属江南。其实中国南方的民乐甚丰富,越剧、苏州评弹、淮剧、黄梅戏等优美音乐是个宝藏,不妨期待来年吧。晚会主持西人女士漂亮端庄,英语自不在话下,搞点趣味也无可厚非,若或以夹咸带生的国语作噱头就没有必要了。渥太华巴赫合唱团在民乐队的伴奏下,唱加拿大民歌〈红河谷〉以及中国民歌〈茉莉花〉,显示中西音乐艺术的交融,美妙的气氛令人情绪升华,回味无穷。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