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安省审计报告显示安省专科医生超额收费现象
Audit report reveals overbilling practices of Ontario specialists

安省卫生厅的审计报告揭露了安省专科医生的超额收费现象,其中包括报销不必要的医疗服务,及申报过高数额的诊断性检验等。但是,省府提议的旨在削减高薪医生收入以补贴家庭医生的新经费计划却遭到安省医学会的拒绝。
A Health Ministry audit report sheds light on the over-billing practices of Ontario specialists, which include charging for medically unnecessary services and billing for extremely number of diagnostic tests. However, a new billing plan proposed by the government, in a bid to redistribute savings from higher-paid physicians to GPs, is rejected by the OMA.
 
(大中报泊然报道)《多伦多星报》获得的文件显示,安省12名收费最高的医生在一年之内向省府报销的金额就高达$200万至$700万元,远远高于安省健康保险计划(OHIP)规定的收费标准。
 
安省部分医生报账水分高
安省卫生厅在对省内医生的报账单进行审计后发现,有六名医生“未提供服务”但却虚报账目,有五名医生使用收费更高昂的程序的收费代码向OHIP报账,还有三名医生通过“不必要的医疗服务”报账。
 
分析结果显示这些专科医生在2014年4月至2015年3月间平均报销了$400万医疗费。虽然安省卫生厅长霍金斯在在去年4月曾称省内报账最高的一名眼科医生从省府报销了$660万元,但实际上该名医生从省府拿到了$700万元。(保障金额不等于医生的收入,因为其中包括办公室租金、员工工资和日常物资等开支。)
 
《星报》通过《知情法》获得的文件显示,安省其余收费最高的医生还包括两名眼科医生,三名产科医生/妇科医生,两名诊断放射科医生,两名心脏病庄家,一名麻醉师和一名内科医生,但审计报告并未透露这些专科医生的名字。
 
审计报告称,安省卫生厅从2015年底开始实施一项旨在通过提高健保经费的价值更好地为患者服务的计划,而对省内12名收费最高的医生的报账单进行审计就是该计划的一部分。
 
据审计报告称,包括三名医学顾问和五名省外医学专家在内的审计小组花费了3,000多个小时对6,000多份医疗记录、影像资料以及有关“独特而又高度复杂”的疗法的报告进行了分析。
 
审计报告同时显示:
*有三名专科医生不适当地将本该自己履行的职责授权给不合资格的个人承担;
 
*有六名医生声称自己每年工作356天至364天;
 
*有八名医生明显过高申报了就诊次数和/或患者数量。其中一名放射科医生称自己工作了332天,患者数量达到10万人,相当于平均每天都有300多名患者前来拍片。
 
*有11名医生向OHIP进行不恰当地报账。
 
*还有一名产科/妇科医生声称自己为男性患者看病并开具了账单。
 
安省卫生厅长霍金斯并未就该报告发表评论。
 
代表省内3.02万名医生的安省医学会(Ontario Medical Association)会长沃利(Virginia Walley)则在一份电邮声明中称,在正式调查完成前假设任何医生有过错行为非但有害还有失公平。让所有医生接受公平调查至关重要。
 
沃利还称,在过去三年里安省政府与省内医生一直关系紧张,安省医学会迄今未能与省府达成新的医生服务合约。
 
审计总长报告披露医生超额收费问题
安省审计总长利诗(Bonnie Lysyk)在去年11月公布的年度报告中也曾提及有关医生超额收费的问题。
 
利诗在其报告中称,由于安省卫生厅管理混乱,对医生乱报账的行为睁只眼闭只眼,从而导致省府每年支付给医生的补偿高达$116亿。其中有一名眼科医生和一名心脏病专家声称的诊断性测试的数量高得惊人。
 
利诗敦促省府对医疗费报账加强监督,并对异常现象和异常数值加以特别关注。她还建议安省卫生厅重新恢复“监察员职能”以监督收费。
 
自从安省政府于2005年解散医学检讨委员会后,省府便丧失了监察员职能。省府之所以决定解散医学检讨委员会,是因为最高法院退休法官克里(Peter Cory)在安省一名儿科医生自杀后对该委员会的审计程序进行了检讨,并发现其会对医生造成削弱性和毁灭性的打击,于是向省府提出了相关建议。
 
利诗在报告中指出,安省卫生厅在管理和控制按照服务收费制度报账的医疗服务方面面临很大挑战。目前安省是根据信誉制度向医生支付服务费,医生可以基于他们所提供的每项服务的标准费用,通过使用OHIP收费标准的收费代码从省府获得补偿。
 
利诗同时称,OHIP的收费标准促使一些医生刻意安排患者的就诊时间和提供医疗服务,以便能够最大限度地提高他们的收费。此外,从事诊断性测试和手术等流程的“程序化”专科医生,以及可以形成高服务量的专科医生可以从服务收费制度中获益更多。
 
利诗在其报告中援引的加拿大临床评估科学研究所(Institute for Clinical Evaluative Sciences) 2014-15年的数据显示,OHIP报账单金额最高的医生是眼科医生、核医学专家、放射科医生和心脏病专家。
 
据政府消息来源称,安省卫生厅非常重视审计总长的报告,并且正在考虑应对措施。
 
OMA拒绝新经费计划
在去年12月初,霍金斯向安省医学会(OMA)提出新的经费计划,按照该计划,安省近500名向OHIP报账超过$100万元的医生报销账单将会直接砍去10%;34名向OHIP报账超过$200万元的医生的报销账单将会砍去20%。
 
霍金斯还提议将由此节省下的部分资金用于增加低收入医生的补贴拨款,其中包括家庭医生,以及儿科医生、老年病科医生和精神病科医生等专科医生。
 
除此之外,霍金斯还提议将医生的诊断测试费和程序费削减10%,这主要是因为新科技的发展使得诊断测试变得更加快速便捷。比如数字成像技术已经大大提高X光检查、CT扫描和核磁共振成像扫描的速度。此外,白内障手术和眼激光手术的时长也有所缩短。
 
但是安省医学会拒绝了霍金斯提出的新经费计划,称该计划与去年夏天被安省医生压倒性投票否决的临时协议“大同小异”。
 
在过去几个月里,安省医学会一直坚称除非省府先同意给予医生在未能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寻求约束性仲裁的权力,否则其不会重回谈判桌。但省府却表示其仍然愿意将约束性仲裁作为谈判的一部分,但前提是安省医学会必须重回谈判桌。
 
安省医学会并不排除采取罢工行动。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