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碧海: 治安队伍费用必须与社会犯罪率高低挂钩
Police costs should go down when crime rate drops

在正常的情况下,维持一个国家军队和社会治安保安队伍费用的高低,必然与国家人口多寡和土地面积的大小有关,更与国际局势和社会治安状况是否严峻有直接关联。它是两者之间最基本的相互关系。以维持一个社会秩序和保章社会治安的警察队伍人数多少和经费多寡的关系而言,也并非一门深奥的理论。简言之,当社会犯罪率上升之时,警察 队伍的力量也必须加强,相反,当一个社会处于“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平安状态之下,人们只需要最起码的治安警察维持秩序。这个道理实在简单得不必解释。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情况就并非如此清晰明了和简单易行。以加拿大各大城市的警察 队伍而言,就面临着社会犯罪率持续下降,但维持警察 队伍的经费却不断上升的怪现状。

以全加拿大第一大城市多伦多为例,市民就面临着社会犯罪率逐年下降,但维持警察 队伍的经费却不减反增的现象。有关大多伦多地区(或全加各地)社会犯罪率升降的统计数字显示,在过去40年间,各种形式的社会犯罪率,特别是像杀人和暴力犯罪那样的重犯罪率连续大幅下降,年年都打破历史最低记录。可是令人啧啧称奇的是,我们警察 队伍,无论在人数上和机构扩大规模上却不断扩大,与此相连的维持警察 队伍的费用当然是年年上升;而且更超过通胀率的上升幅度。去年,多伦多的警察预算,有史以来第一次到达10亿元的惊人数字。警察预算占居了政府整个年度预算的一大部分。这种情况是任何民选政府都无法承担下去的。可以想见,社会和民众对警察费用预算必须相应削减之声,也开始普遍提升。任何负责任的政府,都必须解决这个问题,必须及时相应裁减维持警察 队伍的费用。从整体而言,就是相应减少警察 队伍的人数,和不必要的警务工作。不管是从哪一个角度着眼,这都是一个必须进行的改革步骤。要不然,政府的整个财政计划是无法维持下去的。

据已经在案的裁减警察经费的方案和计划,政府的初步目标是,从现在开始,把目前每年10亿的警察年度预算经费,在三年之内下降到9亿元,或减少1/10。要达到这个目标的具体作法之一是,把目前5650名警察人数逐步减少,在三年之后的2019年,减少到4800名。这850名裁减的警员,不是以解雇的方式,而是通过停止招聘新人和不再填补退休警员的途径达到目标。它显然是一个削减经费的最佳途径。而且,由于社会犯罪率的继续下降,减少警员人数的结果,显然不会增加警察工作的负担和强度。这显然是一个非常符合“人道主义”的裁减警员的途径和方法。但是,它却没有得到警察工会的同意和合作。警察工会继续强调,他们不会放弃其继续保持原有警察人数的计划和原则。这个削减警察经费的计划必须执行的重大原因之一是,绝大多数警察的年薪都列在自由党政府的平均年薪“万元户”的“阳光名册”上。他们当然不会轻易接受削减经费的决定。特别是势力强大和政治影响力深远广大的警察工会,更不会轻易接受这个裁减经费的现实。但是,警察工会能够用什么样的理由,来反对政府逐步削减警察预算的计划呢?人们所知道的一个最直接的方法是,他们将利用各种途径,推翻或掩盖几十年来“社会犯罪率逐年下降”的事实。那么警察工会又如何能够改变过去40年来,犯罪率持续下降的实际状况和社会共识呢?

警察工会用所采取的方法之一,是收集“民众反对削减警察经费”的民意调查记录。工会将组织20000到30000民众,鼓励他们以个别的,特殊情况下发生的犯罪率为例,通过9次电话访谈的“市镇会议”(Tele–Townhalls)形式,表达“社会犯罪率不是下降而在上升”的意见,来达到“民众反对削减警察 队伍经费”的“民意”根据。工会还鼓励参与这些“电话会议”的民众,向他们当地的民意代表表达反对裁减警察经费的意见。为此,警察工会还特别雇佣了有高超政治组织技巧的策略专家麦考米克McCormack,进行指导和组织这些“电话会议”。以进行公关斗争,达到收集“民众反对裁减警察经费”的最佳效果。但是,这种意图掩盖事实真相的民意调查,显然无法欲盖弥彰。并因此引起知道事实真相的受访民众的反感,并加以揭露。其中有一位参与这个电话会议的多伦多东区的,名为唐颇根(Jeremy Tompkins)的市民,就用愤怒的E-mail,向麦考米克以及多伦多市长庄德利(John Tory)表示反对和抗议。这种愤怒,显然是一种反对以“掩盖真相”的方法所取得“民意”,来达到反对裁减警察预算的方法和途径。它必然会受到正义市民的愤怒揭露和反对。

固然,多伦多的警察 队伍,都是具有最高水准的保护社会治安的成员,是保护市民生活安全和社会安定的不可或缺的力量。但是,市民对此所付出的费用和代价,也应该是合理和必要的,能够负担得起的金钱代价。在社会犯罪率在过去近半个世纪持续下降的情况下,按照常理,维持治安的警察力量也必然应该相应减少,而不是继续增长。而且警察费用不是一般的财政支出,而是大部分年薪都在十万元以上的巨大开支。这是一笔无比庞大的费用,在犯罪率不断下降的情况之下,是一个民选政府所不应该和无法承担的额外费用。因此,高达10亿的年度警察经费,也必须随着社会犯罪率的不断下降和持续下降,做出合理相应和必须的削减。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