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加国病人平均寻诊时间长于其他国家
Canada lags behind other countries on time access to healthcare

尽管加拿大的人均医疗保健开支高于经合组织成员国的平均水平,但加国病人的平均寻诊时间仍长于其他国家。据一项针对11个国家进行的具有影响力的调查显示,只有43%加国受访者能够确保在当天或第二天约见到自己的家庭医生,从而使得加拿大与挪威在相关排名中双双垫底。
Despite Canada’s healthcare expenditure per capita is higher than OECD average, the country is falling behind other nations on timely access to care. With only 43 per cent of surveyed Canadians being able to secure a same-day or next-day appointment with their family doctor, Canada was tied with Norway for last place in the ranking, according to an influential survey of 11 countries.
 
 
 
(大中报泊然报道)纽约私募基金会联邦基金(Commonwealth Fund)的最新调查报告显示,加国病人平均寻诊时间长于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11个富裕国家。
 
调查显示,除了挪威,加国病人比其他受访国家的患者更难在当天或第二天约见自己的家庭医生。此外,加国在夜间及周末就诊便利性方面亦排名倒数第二,这也使得加国病人比其他受访国家的患者更常前往急诊室就诊,并很可能需要等上四个小时或更长时间才能获得急诊治疗。
 
调查还发现,加国病人看专科医生的等候时间,以及所有选择性外科手术的轮候时间都要长于其他所有受访国家。
 
但是,该调查报告同时亦显示,在加国病人就诊后,他们对医疗服务质量的满意度也是受访国家中最高的。
 
联邦基金进行的广泛调查访问了11个国家的成年人,加国的政客和决策者常常会借鉴该基金会的调查报告了解加国的健保系统与欧洲国家、澳大利亚和美国健保系统的对比情况。
 
虽然联邦基金2016年的调查报告已于去年11月在《健康事务》杂志(Health Affairs)上发表,但加拿大健康资讯学会(CIHI)在2月16日公布了更详细的加国调查结果,其中包括按省份细分的调查信息。
 
CIHI负责监督联邦基金调查的加拿大部分,此次调查在去年3月至6月间访问了4,547名加国人士,向他们询问了有关候医时间,医疗费负担和医护质量的问题,与此同时,联邦基金也在德国、法国、挪威、新西兰、瑞典、澳大利亚、荷兰、瑞士、美国和英国进行了同样的调查。
 
联邦基金健康政策和实践创新国际项目副总裁奥斯本(Robin Osborn)表示,总体而言,加国受访者最有可能将自己所接受的医疗服务评级为优秀,但加国病人的平均寻诊时间显然长于其他国家。
 
此次调查发现,只有43%加国病人能够确保在当天或第二天约见自己的初级保健医生,相关比例在受访国家中垫底。但是,这个数字与Commonwealth Fund的2013年调查结果相比仍有改进,在当年的调查中只有38%的加国病人表示能够及时就医。
 
相比之下,在排名居榜首的荷兰有77%的受访者表示在最近一次生病时能够在当天或第二天约见医生,其次是新西兰相关比例为76%,澳大利亚相关比例为67%。
 
在调查中,只有34%加国受访者表示在夜间或周末就诊时,除了急诊室还能很容易或比较容易获得其他医疗服务,相关比例在所有受访国家中,仅次于瑞典。
 
渥太华大学健康法律、政策和伦理中心主任弗洛德(Colleen Flood)表示,导致加国病人寻诊时间较长的部分原因是因为加国人均医生数量少于除美国以外的其他受访国家。
 
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报告称,每1000名加拿大人只有2.6名医生提供服务,美国的人均医生数量则与加拿大相同。相比之下,每1000名挪威人有4.4名医生,每1000名德国人有4.1名医生,每1000名英国人有2.8名医生。
 
弗洛德同时称,导致加国人士难以获得初级医疗服务的更深层次原因是加国各省府并未像其他受访国家那样对医生的工作时间及方式加以控制。
 
弗洛德表示,加国的医生相对自主,他们基本上仍是由自己决定如何工作和何时工作,他们可以决定自己的工作时间以及每周想要工作几天。
 
目前,加国一些省份正在设法鼓励家庭医生加入团队工作以便他们可以分担夜间和周末的轮班,希望藉此改变现状。在安省和阿尔伯塔省,省府的努力显然已经起到效果,因为与其他省份相比,这两个省份的受访者更容易获得夜间和周末门诊服务。
 
联邦基金在调查中还向受访者询问了有关医药费负担的问题。调查结果显示,对于《加拿大保健法》覆盖的医疗服务,加拿大所获的评分高于11个国家的平均评分。
 
在调查中,只有6%的加国受访者表示因为负担不起费用而放弃就医或是跳过医疗检测或治疗。而在美国,有22%的受访者表示因为付不起医药费而放弃就医。
 
但是在涉及不属于《加拿大保健法》 覆盖范围的处方药和牙医服务时,加拿大所获的评分就落到了倒数第二,仅次于美国。
 
调查结果显示,有10%加国受访者表示因为自己负担不起自费药而放弃购买处方药或是减少处方药剂量。
 
调查同时显示,加国以患者为中心的服务表现最出色。在调查中,有74%的受访者对自己在过去一年里接受的医疗服务给予非常好或优秀的评级,相关比例在受访国家中排名第二,仅次于新西兰。
 
据受访的加国病人称,与其他国家的医生相比,他们的医生更有可能充分了解他们的病史,花足够多的时间问诊,和他们共同作出医疗决定 ,并以他们可以理解的方式向他们解释一些医学问题。
 
但是,这并没有导致加国受访者对本国健保系统的总体表现打出高分。在调查中,只有45%的加国受访者对本国的总体医疗质量给予非常好或优秀的评级,相关比例在受访国家中排名第三。
 
在2014年,加拿大的人均医疗保健开支为$5,543元,远远高于经合组织成员国$4,463元的平均水平。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