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原乡: 安省高昂电费问题出在哪儿?

安大略省居高不坠的电费账单,直令省民嗷嗷叫;而有的居民几倍甚至几十倍于用电费的输电费,更令人匪夷所思。事情发生在韦恩自由党省府的任内,韦恩省长受人谴责是躲不过去的。但安省天价电费的奇异景象并非由韦恩一手造成,而是由历届的安省政府累积所成,自由党、保守党以及新民主党三党均有责任。
 
40多年前三党组成的省议会,通过保守党戴维斯( Bill Davis)政府建设Darlington核电厂的议案。该案后来由自由党彼得逊(Peterson)政府执行。10年后以超预算120亿的代价建厂,而安省政府因此承担债务30多年。1993年进入经济衰退,电费上涨,NDP走上执政,冻结电费停止投资电厂。后保守党哈里斯执政,承诺便宜电费,手段是通过能源市场化,分拆电力机构Ontario Hydro、创Hydro One 和安省发电,从而发动竞争(实际效果并不如人意)。哈里斯保守党未能抑制住电费便输了选举。自由党麦坚迪接手的,是个残破的电力系统。但他欲用掩盖问题的办法敷衍过去,期望以时髦前卫的绿色能源法提振安省的相关工业,从而寻求突破。问题是他低估了中国等工业体在光能制造的巨大潜能,而安省居然在风力透平机的制造上也要有求于南韩,如意算盘破碎了,加上密市电厂的政治化决策又浪费了十几亿,到了韦恩手里的安省电力系统已经是个千疮百孔的烂摊子。为补漏并维持运作,电费不涨才怪了,最后买单的当然还是安省民众。
 
高电费故事的教训,首先是建设投资决策的失误,以及建设超预算执行的管理失败。三党各挨几板子并不冤枉,但负责执行的彼得逊自由党政府该多挨几下。近半个世纪,安省NDP在电费和电力上的作为不大。而保守党的能源市场化竞争,是一种虚假市场化,人为地做几个机构/公司在政府的木偶式牵线下按剧本表演竞争,既与市场扯不上关系,又更浪费政府的资源,哪会有什么实效?倒霉的只能是百姓。而自麦坚迪开始的安省自由党政府的问题就更大了,首先是未能认识以及不向省民告知安省电力的问题实质,虚头巴脑地用绿色能源来唬人骗己,结果越搞越糟。而韦恩对麦坚迪的遗产和问题无清醒认识,一味为本党护短,最后只能用高电费来维持了。
 
本文截稿时闻安省新民主党提出能将电费下降30%,保守党有的人士也认为可减若干,甚至自由党也打算作削减,但他们的文章都集中做在电费的HST税收部分的豁免,不达要点。有一位曾任职哈里斯政府电力部门的专家说“永远不要相信说能‘使电费再次便宜的’的政客”。因为电力的改善取决于基建投入,而基建是需花大钱的,所以在相当一段时期内,欲把电费降下来,大概没门。
 
安省电费及电力问题的故事大概可以写很大的篇幅。但从历史的脉络看,安省的政府以及政客集团很不专业,即便是保守党也执基本理念于不顾玩假市场竞争,政客们眼睛只盯着选票,与省民毫不同心,只在意利益集团及其成员是否喂饱,电力上还出现高买低卖以及与新能源私企订长期合约。从决策失误到越扯越滥,幸亏让省民痛肉还只是电费,要是多伦多的公交建设也入了相似的套路,要是目前安省自由党执政府的基建政纲和规划也走电力问题的老路、成了电力问题的放大版,即便以炭税当救命稻草,安省的未来大概离破产也不会很遥远。以这些政客的历史性惯性,以及欠专业的马虎劲,安省未来可能出现灾难性的不测之结局,绝非是耸人听闻。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