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碧海:为什么退休年龄回到67是利国利民的事
Why is encouraging seniors to delay retirement good for everyone

随着医药和保健科学的进展和经济发展,世界人口的健康状况也普遍得到改进,人的寿命也相应延长,特别是在西方国家更是如此。与此相应的是,人们能够留在工作岗位上的时期,或退休年龄也应该和必须延长。要不然,就会导致劳工队伍的萎缩,因而影响到工农业生产。所以,西方国家已经普遍实施延长退休年龄的劳工政策。加拿大也不例外。
 
上一届保守党政府,已经立法把加拿大劳工的退休年龄,从传统的65岁提高到67岁。但是,在上一届的联邦大选中,自由党以把退休年龄恢复到65岁为竞选承诺之一。
 
自由党获胜以后,加拿大人的退休年龄自然又恢复到改革以前的65岁。但是,自由党政府的这项改变,对加拿大的工农业生产有重大的负面影响。其原因已如上述。更何况加拿大是一个疆土无比辽阔,但人口却非常稀少的工业国家。因此,人口老化现象对加拿大的负面影响特别严重。
 
为了维持加拿大经济的持续发展,我们需要增强劳工队伍和劳工人数。新上任才一年的自由党政府,其实也早就意识到维持67岁退休年龄对国家工农业生产的必要性。它之所以改变保守党政府的退休年龄立法,纯粹是一种政治上的“急功近利”举措。事实上自由党政府早就已经意识到,这个竞选承诺是一个错误的政策。因此已经决定在今年的新预算案中,把退休年龄重新从65岁提高到67岁。其原因非常简单和明显,那就是尽管加拿大不断以增加移民人数来增加劳动力,但是我们仍然缺乏有技术有经验的劳工。而克服这个困难的重要和即刻有效的步骤之一,是让正面临退休年龄的工人,继续留在劳工队伍里工作两年。它可以减缓有经验和有技术劳工队伍,因逐步退休而不断萎缩的趋势。实际上,这也正是全世界工业发达国家,几乎全部以提高工人退休年龄来疏解劳工队伍不断萎缩的举措。是的,提高退休年龄是疏解加拿大劳工队伍萎缩的重要步骤之一,但是它仍然无法彻底解除加拿大劳动力不断萎缩的问题。人们已经预知,即将来临的自由党政府的新年度预算,将会对加拿大所面临的劳工短缺问题,作出重大和全面的疏解方案。现在人们所知道的有关政策,有以下几个方面。
 
由联邦政府经济部长Bill Morneau为首所组成的14名经济学家“智囊团体”,已经向政府提出了疏解劳工短缺的五个具体步骤。它除了把劳工退休年龄恢复到原来的67岁以外,还包括促进和提高加拿大土著社区民众加入劳工队伍,加强低收入工人的就业机会,为在家照顾幼儿的妇女提供有政府津贴的托儿服务而解放她们的劳动力,还有就是提供已经退休的,有一定工作能力的年长者参与工农业生产的机会等。据这个经济智囊专家的估计,联邦政府光是把劳工的退休年龄从65岁提高到67岁这项政策,就能够提升加拿大的国民生产总值560亿的效果。还有就是提高现有劳工队伍的现代化工艺技术能力,以避免遭到越来越先进的工艺技巧(像最现代化的电子电脑技术)所取代和淘汰。在这方面的专家和经济学家,已经向联邦政府的有关部门,提出了一项在五年之内耗资一亿经费,来提高现有劳工现代化工艺技术水准的建议。特别是在传统上一直遭到忽略、但具有极大潜力的农业生产和食物加工工业两个方面,更是如此。
 
这个“智囊团体”的所有经贸专家一致认为,像新上任的美国总统川普所强调和呼喊的,“一切为了美国利益”的“闭关自守”式的经贸政策,绝对不是互惠互利的久远经贸政策和发展途径,只有继续实施与世界各国互惠互利的国际自由贸易,才是提高工农业生产和发展经济的最重要步骤之一。因此,加拿大除了继续加强与最大贸易伙伴美国的经贸交流以外,还必须与包括墨西哥,中国,日本和印度那样的世界大国,实施广泛的经贸合作和双向贸易政策,以保持加拿大经济发展持久和继续发展的必要步骤。加拿大的经济学家一致认为,只要加拿大继续实施这些经济贸易政策和提高劳工实力的举措,他们一致预见加拿大的未来经济将会蓬勃发展。他们乐观地预见,到了2030年,加拿大民主的家庭收入,将会从现在的年收入水准,平均增加15,000元的税前收入。预计特鲁多政府必将对这些建议,加以慎重的考量,或至少会采纳其中的部分建议和主张。
 
很多人对加拿大的经济发展前途,都持相当乐观的态度。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