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碧海:为什么我们要庆祝共产主义阵营垮台25年?
Why are we celebrating the fall of communism, 25 years later?

苏联共产帝国和整个共产主义阵营在“一夜之间”垮台,大概是古今中外人类历史上最重大最戏剧化的政治巨变。它也是人类在错误危险的政治歧途上幡然回悟,寻找正确生活途径的,横跨欧亚两州,牵涉到的人数最多,规模最大,蜕变时间最为迅速短促的最重大的集体行动。它也是人类历史上最为巨大的,改变十几二十亿人类命运的最重大政治事件。
 
苏联共产主义帝国及其东欧七个卫星小国,以及在亚洲的毛共和北韩北越共产政权的疆域,横跨欧亚两州,总人口占世界人口1/4的共产阵营的最终“革命目的”,是要“埋葬”整个资本主义世界,“解放”人类免受资本主义制度“富裕阶层压迫剥削贫困工农大众”的“不平等”社会制度,创造出一种“人类社会制度最终形式”的,“没有剥削,没有压迫,没有阶级”的一律平等的“均富”社会。
 
为了打败和埋葬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制度,以苏联为首的整个共产主义阵营,实施穷兵黩武,以至于完全牺牲最基本民生的,大规模发展包括核子武器在内的军事力量,与富裕的美国和欧洲各国进行军备竞赛。其最终结果,却导致整个共产主义阵营经济彻底垮台,全体国民三餐不继,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令整个苏联共产极权主义阵营,几乎在一夜之间彻底垮台,接下来连几近“亡党亡国”危机的毛共政权,也跟着分崩离析。崩溃以后的苏联,和彻底垮台的毛共政权,又以实施了其曾经刻意要“埋葬”的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制度,才得以生存发展,并解救了十几亿人类免受饥饿的悲惨命运。
 
历史上任何一种政治制度的崩溃和消失都有其原因,苏联共产主义阵营的垮台,也不例外。总结历史,人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共产主义这个有史以来最强大,最违背人性和历史发展规律的暴虐政权之所以快速彻底被历史淘汰,在今天看来,是如此的明显清晰。历史学家和政治学家,已经总结出了好几项共产主义制度崩溃的主要原因和根源。
 
共产主义彻底失败的最主要原因是它对没有人不剥削人的乌托邦平等社会的空想。共产制度不准私人拥有生产资料,即不准许任何人以私人名义经营工农业生产,所有人都为“人民”或国家工作,这种政策,完全违背和扼杀了人类创造财富的“自利”本性。因此,所有的共产国家,都在经济上处于赤贫状态。
 
尽管如此,在苏联,国家所拥有的资产中,却有75%集中在大约1%的共党特殊阶层或党官手中。实际上,号称“人人平等”的苏联,不但在政治上,也是在财富上最不公平的国家。共产国家集中所有的财力物力,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埋葬资本主义”。因此,苏联和毛共政权,是一种名副其实的“又穷又凶”独裁专制国家。
 
据西方国家在1991年发表的有关统计显示,垮台以前的苏联,连一个亿万富豪也没有;可是在今天的俄国,却有77名亿万富豪,他们所拥有的总资产高达283万亿美金。苏联瓦解以后,其16个“加盟共和国”纷纷宣布独立,它们的命运也跟着彻底改变。波罗的海沿岸的三个小国,即刻加入欧盟,实施了西方形式的资本主义民主制度,现在已经在经济上蓬勃发展欣欣向荣。波兰脱离苏联以后加入了欧盟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它与同时脱离苏联的捷克,匈牙利等前苏联“卫星国”,成为欧洲中部的最大经济体。
 
不过,这些国家却在政治上和领土完整上受到了俄国的威胁。苏联虽然已经土崩瓦解,但俄罗斯的历史性侵略本性并没有改变。俄国总统普京,以武力霸占了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半岛,还威胁着其东部的领土和安全。其他的前苏联中亚卫星国,像乌兹别克等国,则由于当地的大量石油资源而享受着欣欣向荣的经济成果。只是这些国家在政治上都是贪污腐化,违法人权的情况也比比皆是。至于在穆斯林族裔为主体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Chechnya,则暗藏着令西方国家担忧的穆斯林恐怖主义威胁。另外,脱离苏联的白俄罗斯(Belarus),却仍然维持着极端独裁专制的政治制度模式。
 
共产帝国分崩离析以后,现在被称作俄国的旧苏联,也已经发生了令西方国家十分担忧的形势。由普京掌权的俄国,有越来越趋向于前苏联帝国旧有的霸道行为的迹象和残酷事实。普京是前苏联臭名昭著的KJB特务机构的头子。他人格阴险,作风大胆,抱有恢复扩展和恢复旧苏联帝国所失去疆域和国土的决心和意志。这已经在他掌政的几年时间里显现无遗。他先后霸占了波罗的海沿岸三国小国的部分领土,打通了俄国通往波罗的海的走廊,他霸占了通往地中海的海军基地的乌克兰克里米亚半岛。至于在国家政治舞台上,他最近又消灭了中东地区阿萨德独裁政权的反政府军,巩固了它在中东地区最大的傀儡政权,令俄国在与美国的军事和政治斗争中,扶持了一个忠心傀儡同盟。这犹如为普京对抗欧盟和美国,增添了军事经济和政治实力。普京甚至于还敢于插手美国的民主选举,并意图通过特务手段,用电脑黑客攻击和影响总统选举的过程。以在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总统候选人中,寻找“代言人”或“政治同盟”。这是美国与前苏联的军事政治和经济斗争过程中,所从来也没有碰到过的全新的挑战和手段。实际上,俄国攻击美国的政治手段,已经达到了一个从未有过的全新阶段。直到现在,人们才认识到普金这个前苏联特务头子的严峻和厉害。不过,苏联共产帝国解体以后的世界局势发展,也有一个新的局面,那就是共产中国的重大转变。
 
众所周知的,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一个残酷现实是,由毛泽东领导的共产中国,曾经是美国和世界民众制度的最大危险和威胁。但是苏联垮台以后,中国共产党人认清了世界大局,实施了改革开放政策,放弃和彻底改变了传统的共产主义国内外政策,并改采了共产制度所曾经要“埋葬”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自由市场经济政策。把几乎所有的力量,集中到建设国内经济,改善十几亿百姓基本生活方面,以及施展与此相关的所有国内外政策。换句话说,它已经完全改变了传统的“埋葬西方国家”的政策,而采取了埋头于国内建设的“和平外交”政策。目前,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所面临的中国问题,基本上只有商业上的而不是政治和军事上的棘手难题。
 
共产主义阵营垮台后的25年,也是世界维持一个相对和平繁荣的时期。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