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bs600x78c

内容

79号议案给安省带来什么?

省自由党议员黄素梅提出的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的79号议案在华人社区和社交媒体引起广泛争议及强烈观点冲突。评论员晓喻认为该议案重提历史旧账,煽动对加籍日裔的仇恨情绪,不利于加国多元文化的种族和谐。
Ontario MPP Soo Wong’s private member bill 79 to proclaim Nanjing Massacre has sparked heated controversy and fiery clashes in the Chinese community and social media. Columnist Xiao Yu writes that the bill may revive historical hatred, fuel hostility towards Japanese Canadians and hurt race relations in the multicultural Canada. 
 
 
 
由安省自由党议员黄素梅提出的将每年12月13日列为安省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的79号议案已进入了三读程序,通常只要议案通过了二读,三读基本上就是个形式,但就为了这个形式,黄素梅议员以及一众华裔社团人士还是别出心裁地搞了一场征求支持议案十万个签名的活动。一时间,在不少华人商场、餐馆、文艺演出、社区活动场所,义工们拿着签名表也不管对方在加国是什么身份,见人就塞、见人就劝签。在网站、在微信群内,征求签名的链接也隔三差五发个不停。于是,一份本来没有什么人注意的由安省自由党人提出的个人提案就被炒作成了华人社区中的“大事件”了,连万里之外的中国媒体,都作了大幅报道。
 
79号议案早已通过二读,在三读期间突然被炒得火热,这究竟什么原因?又会产生什么影响?据发起签名活动的人士表示:争取十万个签名的目的是为了显示民意,让议案在三读中顺利通过。这就有些奇怪了,因为作为一名省议员如果有心反映选民诉求在议会提案,在提出议案之前就应征求民意,而不是当程序已进入到了最后阶段时,才出来搞签名支持。黄议员在酝酿起草79号议案时,既没在自己选区作广泛咨询,又不在广大华人中征求意见,更没有在包括日裔在内的安省各族裔选民中做民调,现在却突然高调宣布要争取十万个签名,这种本末倒置的做法,实属政坛罕见。如此反常,只能解释为出于挽救黄议员所属政党的低迷民意支持率的需要了。试想,如果这样一份没有民意基础的议案被通过,安省一千多万省民要在没有经过民调或被征询意见的情况下,每年为一个外国历史事件做纪念,这不是很荒唐吗?
 
黄素梅的79号议案不仅提案之前不征询民意,而且进入三读阶段后的炒作“加热”活动也给华人社区带来了混乱。对于79号议案,虽然一批靠拢黄议员所属政党的社团人士非常支持,但整体华人中,意见却呈两极化。这边厢,支持议案的人士因为议案而群情激昂、义愤填膺,重新燃起了对八十年前日军侵华的仇恨,于是社交媒体上对日本政府和民族带有仇恨性质的恶言骂语不断出现。而在另一边厢,反对者又将提案和签名活动斥之为作秀,是借历史事件制造新的仇恨,撕裂族群。
 
由此,在我们的网上、微信群内,朋友间、家庭里,不同观点针锋相对、吵个不停,有几位支持议案的微信群主,更是因为容不得群内反对声音,索性将不同意见者统统驱逐出群。一份号称以史为鉴、担负教育社会“使命”的79号议案还未通过,就已经在华人社会中造成了那么大的撕裂,这不能不是一个极大的讽刺!
 
据79号议案的提案人和支持者所称:因为世界上很多人都了解德国人迫害犹太人,而不知南京大屠杀,所以要在安省设立纪念日,并推向加拿大各省乃至全世界。黄素梅议员要在安省搞历史纪念,其“责任心”也许可嘉。可是这个世界上的历史悲剧数不胜数,发生在中国的死亡者高达百万、千万的人道灾难也有很多,她为什么单单挑出南京屠杀这段历史?为什么单单以早年的日军侵略作为选项?不管黄议员及其支持者的潜在动机如何,这样选择性纪念的后果,就是给种族平等和谐的加拿大社会播下了对某一特定族群仇恨的种子,极有可能会令个别极端的民族主义者患上“日本恐惧症”,从而搅乱加拿大社会。
 
由日本军方发动的那场侵略战争已经过去近80年,战争不仅给中国和亚洲其它国家带来了灾难,也令日本自己陷入了深渊。在战时,除了日本国内大量平民死伤之外,在加拿大,也有大批日本侨民被关入了集中营。因此汲取教训、总结历史,不是去撕裂伤口、重燃仇恨,而是营造和谐、维护和平。从近期加拿大华人社交媒体出现的仇日言论以及中国媒体“兴高采烈”的反应来看,79号议案并没有给本国带来和平与和谐,反而引出了种族仇恨的情绪,这是任何加拿大价值观的捍卫者都要警惕的!
 
历史是面镜子,但这面镜子有时也会成为工具。一国政府为了维系自己的统治,往往会用被外国欺负的历史打悲情牌;与外国发生争端,也会拿出陈年八古的历史,表明你欠了我。至于在自由民主社会,政党运用民众的历史恐惧和仇恨情绪,为政党利益服务,就更是那些政绩不佳的政党常用的手段了。
 
79号议案以纪念历史为幌子,以特定的外国和种族为目标,这在华人社会中已令不少有识之士反感,也在日裔社区中引起不安。如果通过,很可能造成安大略省和加拿大对日本不再友好的错觉,从而影响日本客人的到访和日本企业在本地的投资。
 
纪念历史事件,首先要搞清楚历史,而搞清历史,应该是独立观点的历史学家的事情,不是政府。对于一万多公里以外的两个亚洲国家之间的历史,当事国双方都未必已有完全共识。那么作为与当事国家都保持友好关系的加拿大,又有什么必要掺乎到其中?79号议案的提案人试图利用安大略省议会的政治平台在两个外国的分歧中“拉偏架”,这种做法有驳安省居民的期望。如果真的像提案人自己所说:议案目的是为了教育社会。那么就不要只在华人圈中兜兜转,还应争取日裔加拿大人的支持、赢得共识,这样的“教育”才具有社会性。
 
从已经发生的事实来看,79号议案确实在部分偏激的华人中点燃了历史仇恨,而且也让曾经有过被关进加拿大集中营历史,现在早已融入本地社会的日裔族群感到不安,对那些在安省经济中有重要作用的日资企业,也将产生不良心理影响。这样的议案对我们的社会究竟有什么实际好处?这样一份作秀兼负面作用明显的议案,又有什么理由要去支持呢?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