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海军掌南部战区 军改为「打赢」

中国解放军的南部战区,与美军的太平洋司令部,必然是未来太平洋这个舞台上博弈的主角。军委主席习近平今次点将袁誉柏统领南部战区,虽只是用将一方,但是下的是军改全局的大棋。解放军军事变革成功,指日可待。任何外国势力,都别想打中国的主意。
 
2017年伊始,最大的不确定性就是美国由特朗普班子执政,从「疯狗」国防部长到国务卿,都狂妄兼无知的扬言,「不允中国进入南海」,甚至说「南海中美必有一战」。对此,中国政府和中国军队冷眼旁观。同时,也不失时机的调整解放军高层指挥班子,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南部战区司令员,由原北海舰队司令员兼北部战区海军司令员袁誉柏担任。内地称,袁誉柏成为首位担任战区司令员的海军将领,打破解放军五大战区清一色陆军作为主官的局面。海外媒体则称,南部战区或变身中国版的「太平洋司令部」。

军改目标就是为「打赢」
笔者认为,中国急剧的军事改革,就是一个目标--「打赢」,而袁誉柏主掌南部战区正是表明军委主席习近平全力推进军改不是「叶公好龙」,说着玩,做表面文章,而是实实在在为了最高目标「打赢」。而这,也正正是对美国鹰派的最有力回击。去年,南海风云多变,美军打着「自由航行」的旗号,进入我南海岛礁水域挑衅;而菲律宾前任总统阿基诺提交国际仲裁南海岛礁案也紧锣密鼓。到了7月份,也就是仲裁案即将宣判之际,中国海军三大舰队齐聚南海,首次进行三大舰队联合军事演习,这次演习中有四位上将亲自上阵督战:海军司令吴胜利、政委苗华,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王冠中和南部战区原司令员王教成。袁誉柏作为北海舰队司令员兼北部战区海军司令员时,他和其舰队也参加了这次对美军介入南海的回击行动。而这次演习是由海军主导。当时,中国官方媒体直言不讳,指南海军演「确实是一种军事准备,也是一种表态。」四位上将坐镇三大舰队军演,展现了强大的军事威慑力,表明中国已做好了军事准备,随时迎接仲裁案宣布后可能产生的军事挑衅和不测事件。

值得一提的是,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春节后发表文章:《坚定维护核心 坚决听党指挥》,文章指出,确立习近平同志为党的核心,是关系全党团结和集中统一的大事,是关系党和国家事业长远发展的大事,是党、国家和军队前途命运所系,全军要坚定不移维护习近平总书记核心,落实到推进军改和军事斗争准备中去。文章也指出,当前,我军正处在由大向强的历史关口,前进路上还会遇到许多新的「娄山关」「腊子口」,「世界新军事革命加速发展,国际军事竞争加剧,我军「两个能力不够」「两个差距还很大」问题尚未根本解决,如果不放眼世界全面谋划军队未来,就可能错过整整一个时代。因此,坚定维护习近平作为党的核心和军队最高统帅,才能汇聚强军兴军的强大正能量,建设世界一流军队。

解决双「两个」问题是关键
笔者认为,「两个能力不够」「两个差距还很大」的关键词,值得反复琢磨。古人云,知耻近乎勇。解放军坦承「不足」和「差距」,这正是解放军当前军改和发展的强大动力。到底「两个能力不够」「两个差距还很大」指的是什么?笔者查阅资料,找到2012年10月的《学习时报》刊发军方的文章《大兴研究作战问题之风》提到,「研究作战问题切中当前我军建设的薄弱环节。这些年,我军建设取得了很大成就。但建设中的问题依然存在。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我军的打赢能力不足。邓小平同志在二十世纪80年代指出的『两个不足』的问题至今还没有得到很好解决」。可以看到,解放军的不足和差距归根结底,就是打胜仗的能力还有不足。但是,文章也许出于保密,没有详谈邓小平所指的「两个不足」的具体内容。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曾发表题为《中国找寻并找到自身的军事缺陷》的文章,作者称赞解放军勇於面对自身不足。文章说:《解放军报》上一篇原本平淡无奇的文章因其结论而让读者着实震惊了一把:「(参加某军事管理创新研讨会的)与会代表认为,当前部队战斗力还存在『两个不相适应』:现代化水平与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的要求不相适应,军事能力与履行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的要求不相适应。」作者进而分析,自2006年年中以来,「两个不相适应」的观点已经在官方军事报刊、党和公众媒体上反复出现了大约20次。而且,观点的表述还常常加上了「在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这个定语。作者最后说,「两个不相适应」并不足以让中国的邻国都飘飘然起来,但我们对中国军事力量作综合分析时,必须把这一自我评价考虑在内。这一自我评价表明解放军并没有忘记孙子的教诲:知己知彼。

美国《国家利益》一篇分析中国军改的文章说,中国军队仍面临两个问题:一、从未打过现代化战争,复杂训练再多也不能保证实战成功。二、对信息化战争需要的有效联合作战,经验严重不足。最近的军改显然意在解决问题。最后,从习近平去年首次以「军委联指总指挥」身份视察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的报道看到,「我军打现代化战争能力不够,各级干部指挥现代化战争能力不够」, 「我军现代化水平与国家安全需求相比差距还很大,与世界先进军事水平相比差距还很大」,正是习近平所说。南海以及台海,无疑是未来中国周边最有可能发生军事冲突以至战争的地区,而其地理位置决定其必然以海洋作战为主。习近平史无前例的任用海军将领为南部战区指挥官,一统海陆空及火箭军,无疑是克服「不够」和「差距」的最为实际的行动,抢占了军改的制高点,也抢占了未来「打赢」的制高点。

中国军改习惊人「用兵」
习近平主导的这次解放军史无前例的军事变革,确定了「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总原则,在2016年初改七大军区为五大战区,新成立了陆军部、火箭军、战略支援军。战区为正大军区级,归中央军委建制领导。五大战区司令人选随即出台,全部来自陆军。原兰州军区司令员刘粤军出任东部战区首任司令员,原沈阳军区司令员王教成出任南部战区首任司令员,原济南军区司令员赵宗岐出任西部战区首任司令员,原北京军区司令员宋普选出任北部战区首任司令员,中部战区首任司令员则由原北京军区副司令员韩卫国担任。

当时,笔者想,大陆军的格局还是未破。从某种意义说,中国军改在指挥体制上,有「师从美军」的元素,而中国军方也对此不韪言,「师敌为了更好抗敌」。事实上,二战以来美军没有停止过一天打仗,而中国军队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对越作战后就没有打过大仗,只是1988年3月14日在南海赤瓜礁与越军短促冲突。美军已建立了在现代信息化条件下的快速有效精干的指挥体系。可以说,中国军改仅仅是起步,正如军委主席习近平指出「两个不够」和「两个差距」,解放军要到达美军和俄军的水平,还要付出很大的努力。美军格杀拉登时,奥巴马一众美国领袖可在万里之遥监看全过程。而解放军三大舰队主力舰及空军、导弹部队南海军演,中央军委领导是否可以坐镇北京八一大楼指挥,不得而知。说实话,这次南海军演从某种意义讲,有迫退美军两个航母战斗群的意味,但并没有用陆军一兵,用的是海军、空军和岸基战略火箭部队。当时也有军事评论指,大陆军主义依然旧套路不改,看五大战区的司令员依然是陆军挂帅也证明这点。

谁料到,五大战区成立不到一年,习近平就打破惯例,惊人「用兵」,可见之前的安排是为了军改顺利进行的策略性节奏性安排。除了任用袁誉柏为南部战区司令员,中部战区空军政工部主任徐西盛和原海军副参谋长董军二人均已调任南部战区。有广州地方媒体报道,徐西盛排名在南海舰队政委兼南部战区副政委刘明利和南部战区政治工作部副主任陈家静之间;董军则排名於南部战区副司令员常丁求和南海舰队司令员王海之间。根据目前中国的周边环境,南部战区和东部战区最为吃重。  

资料显示,1956年出生的海军中将袁誉柏,1976年入伍任潜艇兵,多次到青岛潜艇学院学习,1990年升任某潜艇艇长,2003年核动力潜艇基地参谋长,2007年基地司令员,2010年北海舰队参谋长,2014年7月,北海舰队第15任司令员兼任济南军区副司令员,履历完备。袁誉柏也曾作为水面舰艇编队指挥员,多次和外军展开联演联训,熟知外军。2015年参加英国伦敦国际防务展期间,袁誉柏在日大冢海夫海军中将发言后指出,「近年来,环太平洋区域海洋安全形势受到重大影响,海盗、海洋恐怖主义、海洋灾害等问题凸显,对海上交通运输、海上人员和海上生产活动的安全构成严重挑战。各位我想就刚才日本海军中将提到的问题,阐述自己的观点,其一,南海是沿岸国家共同协商,维护安全的;其二从唐朝开始,中国人就在这些岛礁上有活动。目前,南海对航行自由和航行安全是有保证的。」

南海风云凸显南部战区之重
近年来,南海地区局势在美国搅动下乌云密布,特朗普当局的不确定性,更使到南部战区站在风口刀尖上。南海舰队是中国海军三大舰队之中防御海域最大、实力最强的舰队。云集了目前中国最先进的战舰,包括4艘052D型驱逐舰、3艘071型船坞登陆舰、4艘094型战略导弹核潜艇等最新战舰,是解放军三大舰队中拥有驱逐舰最多舰队,也是唯一拥有两个海军陆战旅的舰队。同时其还拥有中国的第二个航母基地。最为现实的是,未来南部战区的作战任务必然是海战为主,其他空军和火箭军配属,而陆军的功能也首先由海军陆战队担任。南部战区陆军司令部现驻南宁,下辖3个集团军,分别是第41、第42及第14集团军,主要任务是本土防御作战。因此,海外的军事评论指,袁誉柏出掌的南部战区,将是中国版的「太平洋司令部」,并不出奇。

资料显示,驻扎夏威夷的美军太平洋司令部下设,太平洋陆军司令部、太平洋陆战队司令部、太平洋舰队司令部、太平洋空军司令部等4个军种司令部;驻日美军司令部、驻韩美军司令部、第8集团军司令部、阿拉斯加司令部、太平洋司令部特种作战司令部等5个下属联合司令部;另有两支常备联合特遣部队。

南部战区的首要国防任务是南海领土以及珠三角、港澳地区安全,战时可关闭中国南大门,封锁南海,并可驰援台海和西太平洋,加上广西云南陆军防御区域,南部战区疆土和海域防卫范围达数百万平方公里,联合作战规模并不亚於美军太平洋司令部。中国解放军的南部战区,与美军的太平洋司令部,必然是未来太平洋这个舞台上博弈的主角。胸有太平洋,眼观全球风云际会,便可知军委主席习近平今次点将袁誉柏统领南部战区,虽只是用将一方,但是下的是军改全局的大棋。解放军军事变革成功,指日可待。任何外国势力,都别想打中国的主意。

编注:本文由香港《镜报》供稿。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