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onvilleexo600x78
tencan300x78

内容

高居房价推出多伦多归巢族
Toronto affordability crisis forces millennials to return home, pushing home prices higher

高企不下的房价令多伦多房屋市场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房屋负担能力危机造成千禧一族被迫回归他们儿时居所,填补父母的“空巢”。但是由于这些父母不再卖房,使城市房屋短缺进一步加剧,令购房危机雪上加霜。
Skyrocketing home prices has put Toronto real estate market under the global spotlights. As the Times article reports, the affordability crisis in the city has forced millennials to live at their childhood’ home, refilling their parents’ empty nests. But with fewer parents selling their houses, it has fueled the shortage of housing supply, accelerating the affordability crisis. 
 
[大中报侯东南综合报道] 据《环球邮报》报道,今年2月,大多伦多区的独立屋均价再创新高,与此同时,有关谁是多伦多房市繁荣的幕后推手的辩论亦进一步加剧。
 
多伦多地产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2月大多伦多区的独立屋平均售价升至$121万元,打破了今年1月创下的$107万元的新高记录,较去年同期飙涨了32.5%。
 
多伦多市内的独立屋均价已升至$157万元,轻松打破了去年11月创下的$135万元的新高记录,较去年同期上涨了29.8%。
 
数据同时显示,多伦多郊区地区(905地区)今年2月的独立屋均价升至$111万元,较去年同期飙涨35.4%,亦创下新高记录。这也是多伦多郊区地区的独立屋单月均价首次突破$100万元大关。
 
父母为孩子买房
另据《环球邮报》报道,汇丰银行的一项最新全球调查显示,虽然有逾三分之一加拿大千禧一代已经拥有自己的住房,但在他们当中有近五分之二的人是在父母的帮助下才得圆了购房梦。
 
随着加国房市持续蓬勃发展,尤其是大多伦多地区的房价一路上扬。有64%尚未有房的千禧一代需要更高的工资才能买得起房,但工资增长缓慢和房价飞涨导致的双重压力却使得所有人都难以实现自己的目标。
 
调查显示许多年轻人正在涉足房市之际,父母的资助亦日益成为帮助年轻人实现住房梦的关键之举。在调查中,有七成加拿大千禧一代表示自己既没有攒够购房首付款,也没有制定严格的预算。而在那些已经购房的千禧一代中,则有42%的人表示自己的开支超出了预算。
 
加拿大汇丰银行客户价值管理负责人马林斯(Paul Mullins)建议称,父母不应该牺牲自己的财务福祉去帮子女支付购房首付款。父母为孩子不惜自己背债,这显然有点可怕。
 
被迫逃离多伦多
极尽疯狂的多伦多房地产市场,让刚步入社会和刚组成家庭的年轻人压力重重。由于房价和房租太高,财力不济,想在大城市生活的加拿大年轻一代人的生活水平在直线下降、已经到了危机程度;会造成年轻一代人的集体逃亡、离开大城市。可能造成多伦多市居民中年轻一代断层的问题。

27岁的加兰特Arthur Gallant为了能够找到可以负担的房租,不得不离开多伦多,前往西面上百公里外的哈密尔顿Hamilton市寻找能承受的公寓居住。
 
房价高企 儿女无奈重归老巢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把多伦多房地产市场火爆归咎于房源短缺,一些房主不卖房是由于长大的孩子们无力购买高昂的住宅,他们积攒钱的速度远远落后于房价上涨的速度,不得已返回儿时的家中与父母同住。
 
住在安省奥克维尔的珍妮特•巴伯(Janet Barber)看着自己居住街区的很多老邻居,都把价格飙涨的房产变了现。那些朴素的木头房子原先伫立的地方,现在已被建筑设计师打造,用石头、钢筋和玻璃建造的更大的房子所占据。
 
但不论巴伯和她丈夫能把自家的三卧室的平房卖到多高的价钱,他们都不会加入这股卖房大潮。

虽然他们二人已经老到足以成为空巢老人的程度,但他们的“巢”并不是空的。由于负担不起单独的住处,他们的女儿萨拉(Sarah)自从在2013年读完研究生学位以后,便和他们住在一起。出于同样的原因,萨拉的姐姐珍妮弗(Jennifer)和他们同住过六年。
房价涨得越多,萨拉便需要越多时间攒够搬出去住的钱。但她和成千上万像她这样的人待在父母身边越久,挂牌出售的房产就越少——而这种稀缺性又是房价飙升的一大原因。
 
巴伯住在奥克维尔,多伦多地区的房地产热潮让这个富庶的通勤镇发生了改变。今年2月,奥克维尔的房屋均价达到每套140万加元,比去年高出30%。当地的房价正攀升至七位数,与此同时房屋租赁价格高企,而且很难租到。
 
这些骇人的数字迫使成千上万年轻人重返童年时代的卧室。在多伦多地区,有56.5%的二十多岁的年青人与父母同住,相较于全国范围内的42%,这个数字高得不同寻常。像萨拉•巴伯一样,他们中的很多人似乎正以部分独立性换取把原本该付的租金变成储蓄,增加支付首付款的机会。

他们的做法在财务上是说得通的;但这也让负担能力问题变得更加严重。按照基本的经济学原理,高房价会诱使更多房主卖房,让供给增加,有助于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价格上涨的压力。但多伦多的情况并非如此,在这里,尽管需求颇为旺盛,但新增房源所占比例几年来一直停滞不前,上个月甚至下降了12%。

多伦多地区的房主没像经济学教科书所预言的那样行事,原因可能多种多样。有分析人士认为,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一些家长本来可能会把房子卖掉,但却按兵不动,为了给成年子女提供住处。

“这是我们能送给她们的唯一礼物,”珍妮特•巴伯说这话的时候,她的女儿们正说服家里那只金毛犬幼崽,不要把客厅内每个人的脸都舔一遍。“我们无法给她们买房所需的20万首付款。那我们还能做些什么?我们可以给她们提供住处。”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