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原乡:M-103,多此一举及无事生非

最近,国人对联邦国会自由党后排议员卡莉的私人提案M-103产生广泛争议。3月第一周的周末在蒙特利尔的街头,支持和反对M-103的群众甚至爆发暴力冲突。M-103乃提案的编号,提案本身并无标题,从内容看中媒将之称为制止“伊斯兰恐惧症”。然M-103并未对伊斯兰恐惧症作出定义,仅要求政府:1)认可制止社会上恐惧和仇恨言论及行为的必要性2)谴责穆斯林恐惧,注意其他一切种族歧视和宗教歧视3)调查研究和数据分析,提交报告,减少系统性的歧视言行,包括针对穆斯林的。议案要求对伊斯兰恐惧症予以“特殊的关注”。
 
何为伊斯兰恐惧Islamophobia?有定义为:对伊斯兰教的仇恨或恐惧,因此对所有的穆斯林恐惧和厌恶。是一种宗教不容忍和仇外心理。注意,现实中所谓的伊斯兰恐惧基本还处在心理及思想层面,并未形成社会思潮和运动。在加拿大任何的心理及思想如果反映到行动上冒犯了他人,自有现成的法律管制。M-103 理所当然地得到自由党党团的支持,联邦政府的文化遗产部长美拉尼诺里表态支持。但保守党议员安德森反对议案,并建议去除伊斯兰恐惧这个词,代之以“对穆斯林、犹太教徒、基督教徒、锡克教徒、印度教徒和其他宗教团体的宗教排斥和歧视”。如此将使得议题具广泛的意义。其实加拿大的人权宪章及多元文化国策的原则和实践,早已保证了任何宗教如何人的不受侵犯,安德森的修正即与此同义。而原始M-103在国会的提出,实际上显得有点多余。
 
2月8日,本国74个穆斯林社区的领袖联名发公开信,促政府打击伊斯兰恐惧症,支持M-103,要求政府宣布1月29日为“反伊斯兰恐惧症国家纪年日及行动日”。大有仿LGBTQ之推动方式。但这种举动极具政治意味,将之看作伊斯兰运动在西方社会的欲占先机亦不为过。可惜西方的政治正确与伊斯兰恐惧不太粘得起来。而各色恐怖分子及其行为打着伊斯兰的旗号所犯之事,其产生的恶劣影响短期内是难以消除的,伊斯兰教徒和该宗教本身该作检讨,并努力去消除负面影响,以使世人对之有所改观。虽然私人提案即便通过也不具法律效应,但通过法案形式并力图让政府认可表态,是一种政治推进。此外,本国针对穆斯林的非理性个别言行的存在,并未达泛滥及失控的地步。穆斯林对此有担心也可以理解,但预防举动过度,尤其是在现有法律的广泛保护下,单挑穆斯林加以强调显然是过当了,容易引发不必要的纷争。
 
事实上,9.11后与伊斯兰有关的一系列事件的发生,世人感受的恐惧是客观存在的。人们有恐惧的由头和自然的反应,人们更有思想和表达的权力。在自由社会,连上帝都是可以质疑的,怎会不能有对某些事物感到恐惧并予以表达?!试想,要是中世纪宗教黑暗再临,或是十字军东征发生第十一次,有人在基督教Christ 加个后缀phobia,大概连基督徒都不会有异议。M-103 有涉嫌变相抵触思想和言论自由之基本人权的底线。在加拿大,到处有清真寺,随处可见包头遮面者,本国有不少的穆斯林的议员和政府部长。加拿大人很有容忍心和同情心,他们只是愿意享受平和安宁的生活,反对恐怖主义及厌恶各类冒犯。M-103 在国会的命运,将是执政的联邦自由党向国人亮相其真面貌的时刻了。
 
2017-3-11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