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加国大学文凭不再是就业保障

University grads face unstable jobs



大学文凭虽然可为前几代人带来就业机会,但对于当今大学毕业生来说却不再是就业保障。CBC一文揭示了完成四年学业的大学毕业生所面临的新困境,失业或就业不稳定。
A post-secondary education could bring up career opportunities for previous generations, but it is no longer a job guarantee for current college grads. The CBC article sheds light on a new reality university students are facing after completing a four-year degree – unemployment or precarious jobs.
 
[大中报林晓报道] 大学文凭虽然可为前几代人带来就业机会,但对于当今的加国大学毕业生来说却不再是就业保障。
 
毕业即失业
21岁的克拉夫(Christian McCrave)就深刻体会到了这一点。克拉夫在以优异的成绩从高中毕业后,又在安省西南部的贵湖大学完成了四年学业。他之所以选择在大学就读机械工程专业,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觉得这个专业好找工作,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克拉夫称,他之前一直相信只要自己努力完成学业,在毕业后就可以找到一份稳定且待遇优厚的工作,他原本以为自己在毕业后会成为抢手的人才,但结果却事与愿违。
 
据克拉夫称,他在毕业后就陷入了失业状况,这让他深感挫败。自去年毕业后,克拉夫已经申请了250个工程职位,但他却只得到四次面试机会,并且没有一家公司愿意录用他。
 
实际上,在加国还有许多年轻人也像克拉夫一样面临就业困境。统计数据显示,在加国15至24岁的年轻人中有逾12%处于失业状态,还有逾四分之一的人未充分就业,这意味着他们虽然拥有大学文凭但却在从事无需学历的工作。
 
近统计局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加国15至24岁年轻人的失业率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近一倍。
 
目前,克拉夫已经扩大了寻工范围,他在最近申请了位于其父母在安省伦敦市的居所附近的Sobeys连锁超市的职位,因为他毕业后一直居住在那里。克拉夫称,每份工作都可实现自我价值,无论是当工程师还是在超市切肉。
 
工作经验至关重要
克拉夫在寻工过程中遭遇的最大挑战就是没有任何工作经验。在他的简历中唯一的工作经验就是在Winners超市做销售助理。
 
安省专业工程师协会(OSPE)首席执行官佩鲁扎(Sandro Perruzza)对像克拉夫这样的毕业生并不陌生。
 
佩鲁扎称,克拉夫在上学时就应该申请实习或见习,即便这会导致他延迟毕业,该协会强烈建议学生选择实习,因为现在求职者很多,只有拥有工作经验的人才会脱颖而出。
 
即便克拉夫在Sobeys连锁超市求职成功,他也会沦为未充分就业一族。据OSPE估计,在安省工程专业毕业生中有33%的人未充分就业。
 
加拿大教师联盟2014年发表的一份报告称,加国有近四分之一年轻人处于失业,或在从事并不想做的工作,或是彻底放弃寻找工作。
 
但是据克拉夫称,他经常听到有人说他找不到工作完全是他自己的问题。克拉夫表示,在许多人眼里千禧一代很懒散,不愿意努力工作并且喜欢坐享其成,但实际上他们这些年轻人并不愿意被贴上这些标签,他们也想参与竞争,他们也想获得成功。
 
工作不稳定
26岁的帕克(Clair Parker)虽然拥有渥太华卡尔顿大学(Carleton University)的政治学学士学位以及多伦多汉博学院(Humber Colleg)的公共关系专业文凭,但她在过去几年也一直未能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
 
帕克称,她和三个室友共同居住在一套公寓里,并且没有任何福利。如果她的就业经历只是例外,她会因为自己的失败而感到不安,但事实是她并不是例外,还有许多年轻人也都像她一样面临就业困境。
 
由于调酒工作收入太过微薄,帕克不得不同时在一个瑜伽馆打工并帮别人照看房子,以便能够多赚点钱在多伦多维持生活。
 
帕克称,千禧一代整天忙于赚钱一直是她和朋友们的玩笑话题之一,他们每个人都在想方设法赚钱,因此有许多曾在公司里工作的人现在都成了自由职业者。
 
但是,“零工经济”(gig economy)的兴起也意味着千禧一代没有稳定的工作,也没有安全保障。
 
帕克称,如果你现在是24岁并且患了牙疼,那你会陷入崩溃,因为在你第一次去看牙医后就会发现自己有多缺钱。
 
帕克目前在多伦多的Halo啤酒厂工作,她主要负责调酒以及维持小企业运作的其他所有工作。帕克称,从表面上看她是个调酒师,但所有和小企业合作过的人都知道其中还涉及其他许多工作,因此她也有机会学到很多不同的东西。
 
此外,帕克也很反感有人说她未充分就业。帕克称,她并不认为自己是未充分就业,也很反感有人这样说她,因为这意味着外人比她自己还要了解她的状况,这非常可笑。
 
虽然帕克可能无需大学文凭就可以从事现在的工作,但她仍认为自己所接受的高等教育使得她可以和企业一起成长发展,她相信她自己和公司都有巨大的发展潜力。
 
高校就读人数猛增
近年来,加国高校的就读人数一直持续猛增。统计数据显示,在2015年加国有逾200万学生在大学和专上学院就读,数量远远高于1980年的近80万人。
 
在安省大劳瑞尔大学(Wilfrid Laurier University)教授社会学以及其他课程的讲师艾利斯-黑尔(Kimberly Ellis-Hale)表示,对于前几代人来说,接受良好的教育可能意味着会有光明的未来,也意味着会找到一份好工作,但是对于未来的年轻人来说大学文凭不再是就业保障。
 
尽管追踪就业的经济指标显示越来越多年轻人从事不稳定的工作,但艾利斯-黑尔表示她的绝大多数学生都不认为他们的未来会如此糟糕。实际上,艾利斯-黑尔也曾相信自己的未来会是一片光明,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虽然艾利斯-黑尔自1998年以来一直在劳瑞尔大学工作,但由于她是合同讲师,因此仍然需要每四个月就重新申请一次工作。
 
艾利斯-黑尔称,她根本没有就业保障,一直都在从事不稳定的工作。虽然艾利斯-黑尔的两个孩子现在都已长大成人,但她仍然清楚地记得当初站在药房里纠结应该先给哪个孩子服用抗生素。
 
艾利斯-黑尔称,因为她当时根本负担不起两个孩子的药费,虽然她在大学里教学,而大学教育一直被视为是通往更美好和更有保障的生活的有效途径,但她自己却并没有过上这样的生活。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