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过于疯狂的房价
Sizzling hot home market never affects my renting neighour

 
出去走路,看到沿途会有卖方的牌子挂在那里。走过的三条街,两三个月来,已有四、五处牌子上加上了Sold的字样。总的来看,多则两周,少则一周 ,就达成交易。最近,在我们住的地方不远就有一所五居室的普通楼房,叫价140万,像拍卖行一样,成交时竟达到191万。邻居们听了都唏嘘不已,无非是觉得出乎意料,非常惊讶而已。记得不到两年的时间,同一条街道、同一格式的房子,卖了120万,大家还都在议论纷纷认为不可思议呢。这才几天,就涨了那么多,这不成了见‘风’就涨吗。我和一位邻居开玩笑说:你的房子比他们好多了,宽敞明亮,有充足的活动余地,后院也大。照他们的价格比对。那样你可就成富翁了。可又说回来,我们是住房又不是炒房,卖了再照原样买回来就不可能了。到时,总不能拿着大把的钱往大街上去睡吧。

看看卖出去的房子,进进出出绝大多数都是中国人,不知人家们怎么能有那么多的钱能够买得起那么贵的房子。反正在我周围的亲朋好友中,没有一个人具备那种买房的条件。如果靠工薪买房,那他得有多高的年薪,才敢有此奢望。即便有的人有条件啃老,但啃老也得有个限度,老人不是还得为自己养老留有余地呢,如此发展下去,工薪阶层买房就无法问津了。

倒是我有一位洋人邻居,花2000多元租个小楼房住,一个人养两条非常聪明的狗狗,作为他的好友。门口还停一辆锃光油亮的黑色轿车,据说也是租的。最近来了一位女友,和他同租。两个人整天乐乐呵呵,有时开车出去逛逛,有时一起蹓狗,好不自在。此人豁达开朗,待人热情。从他搬到这里 的举动和作为,令人敬仰。他不像有些人那样打算,对于租住的房子,不肯花费力气和钱财整治,认为那是徒劳,终究还是便宜了房主。而他住进来后,认为住一天就要享受一天,不考虑个人得失,大兴土木,油漆了房门和车库门,换了澡盆,买木料亲手改装了栅栏门并围着门口的草地安上若干个地灯。到了晚上,星罗棋布,既璀璨夺目又显得十分幽静。屋檐下还挂上了几盆应节花卉,增加了门口的喜气。走廊上还布置了茶座,可以小休,给人一种小花园的感觉,也给人一种生机勃勃的感觉。在后院他也下了不少功夫,不但添砖加瓦,铺路筑道,还给狗狗搭起了游乐场。每当我出去走路时,有时他带着两只狗狗,走在我的后面,一直说着哈喽、哈喽在追赶我。当我停下来后,他要将一只狗狗的羁绳交给我,要我领它前进,可惜我不了解它的性格,不敢接手。于是他叫狗狗坐下,两腿做跪下状,主动表示要和我亲近,我才开始敢抚摸它,它会用嘴巴贴着我的脸,并用抓子伸向我,表示友好。我觉得很开心。感谢这位洋人邻居,心地善良,对老人的耐心与热情。

他曾和女儿说过,买房子对他来说是望尘莫及的事,从未有过打算。可人家活的开心、自在、乐观与人为善,真令人钦佩。我倒是觉得,那些只靠工薪买不起房的人们,面对房子热潮发展的态势,再努力,也是买不起。与其忧心忡忡,苦熬苦累,还不如向那位洋人学习,丢掉幻想,来个潇洒走一回呢。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