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环邮》调查: 1/4的加国年轻一代面临就业困境
Globe survey: a quarter of Gen Y struggle in Canadian job market

 
 
编者按:当今年轻一代和他们的前辈一样,亦期望能在拿到大学文凭后得到就业保障和事业发展机会。但是《环球邮报》的调查显示,尽管加国人士在教育上不惜投入大量金钱和时间,但仍有很多年轻人深陷就业困境,面临失业、从事不稳定工作、对工作不满和健保福利不足等挑战。
Editor’s Note: Similar as their previous generation, millenniums today expect job security and career opportunities after earning a college degree. However, despite investing money and time into Canadian education, a significant portion of youth face work woes in Canadian job market, struggling with unemployment, precarious work, job dissatisfaction and minimum healthcare coverage, according to a Globe survey. 
 
 
《环球邮报》的在线调查发现,加国有许多年轻人都面临就业困境。调查结果显示,在1981年至2000年出生的加国年轻一代中有近四分之一在从事临时工或合同工,该比例几乎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一倍。调查还发现,加国有近三分之一年轻人在从事专业对口的工作,有21%年轻人在同时做多份工作,有近半年轻人正在寻找新工作。
 
此次年轻一代就业情况调查共吸引了2,636名回应者,在他们当中既有就业者也有失业者。总体而言,调查结果显示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有大量年轻人并未实现成功就业。
 
卑诗大学教授,年轻人维权组织“压榨世代”(Generation Squeeze) 的创建人克肖(Paul Kershaw)将这种趋势比喻成年轻人追赶不上的电动扶梯,无论年轻人如何进行适应调整,包括进行更多深造,工作更长时间和推迟成家,他们仍无法赶上电动扶梯下降的速度。
 
对于年轻一代来说,更重要的问题是工作品质而不是数量。目前,加国年轻人的失业率比6.6%的全国平均水平高出近一倍,与前几代人不相上下,许多毕业后加入劳动大军的年轻人一直都深陷就业困境。
 
《环邮》的调查结果还显示加国年轻一代面临其他许多挑战,其中包括职业生涯的起步时间延迟带来诸多不利影响。在回答《环邮》问题的受访者中,有45.6%的人在今年已年满30岁或是已经过了30岁。
 
联邦政府的青年就业专家小组负责人贝德纳(Vasiliki Bednar)称,当今的年轻一代可能要到31岁才能体验婴儿潮一代在21岁时所经历的事情,虽然许多人都会认同20多岁仍是人生的混乱时期,但许多30多岁的人正在经历延迟成年仍然是个问题。
 
职业生涯起步较晚可能会影响一个人未来几十年的生活,包括推迟生育,推迟购买房屋等大宗商品,以及推迟退休储蓄等。对于政府来说,当今的年轻一代是否能够成为胜任的纳税人以分担照顾加国老化人口的成本也是个问题。
 
以下是《环邮》的年轻一代就业调查报告的主要看点,以及三位专家——克肖、贝德纳和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副首席经济学家泰尔(Benjamin Tal)所做的分析。
 
就业状况
《环邮》的调查显示有66.6%的受访者在从事固定工作,有23.4%的人在从事临时工或合同工,有3.3%的人在从事自雇职业。
 
在这其中从事临时工或合同工,也就是不稳定工作的年轻人比例尤为引人注目。在泰尔看来,这个比例已经非常高,因为在加国的劳动力总人口中并没有多达四分之一的人在从事不稳定工作。实际上,泰尔自己的调查数据显示,在加国的就业总人口中只有13%在从事临时工或合同工。
 
泰尔称,导致这种情况的部分原因是因为加国人口持续老化,虽然仍然留在职场的婴儿潮一代会遭遇就业瓶颈,但实际上年轻一代才是真正受苦的人。导致大量年轻人从事不稳定工作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企业界的环境已经发生改变,公司将削减成本作为优先事务阻碍了全职职位的创造,并且不断发展的科技正在取代许多人类工作。泰尔称,并不是年轻人想要从事合同工,而是现在只有合同工可做。
 
此外,从事自雇职业的年轻人比例相当低也令泰尔和克肖印象深刻,因为在加国的就业总人口中约有10%的人是在从事自雇职业。贝德纳称,这是因为年轻创业者往往会将自己的项目作为“副业”或额外工作。
 
工作满意度
《环邮》的调查显示,有38.4%的受访者对自己所从事的工作比较满意,有28.7%的受访者感到非常满意。调查同时发现,有15.3%的受访者对所从事的工作比较不满意,有9.9%的人感到很不满意。
 
泰尔称,《环邮》的调查结果反映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年轻人在寻找工作时并没有太多讨价还价的余地,因此不得不从事他们并不想做的工作。贝德纳则认为有如此多刚刚开启职业生涯的年轻人对所从事的工作感到不满意令人失望。
 
克肖将此归咎于25岁至34岁的年轻人的收入在过去40年里没有明显增长。克肖称,在记入通胀因素后,在1970年代中期从事固定工作的员工的平均工资要比他们近年来的平均工资高出约$4,020元。据克肖估计,在此期间从事不稳定工作的就业者的平均工资下降更多。
 
克肖称,年轻人一直被灌输一个理念,那就是书读得越多,工作就会越稳定,但事实并非如此,许多进行更多深造的年轻人不仅没有得到就业保障,还被要求多干活少拿钱。
 
就业和教育
《环邮》的调查显示,有68.1%的受访者在从事专业对口的工作,其余31.9%的人则在从事与所学专业无关的工作。
 
克肖称,调查显示有三分之二的年轻人在从事专业对口的工作令他感到鼓舞。在克肖看来,更大的问题是年轻一代是否有能力赚到足够的钱维持自己的生计,比如许多年轻人是否能赚到足够的钱购买住房。
 
泰尔认为这些调查结果充分证明有些年轻人在大学里所学的东西未能学以致用,因为如果所从事的工作和所学专业不对口,就意味着你并不具备工作所需的技能。贝德纳认为高校应该对此承担部分责任,因为人们一直将高等教育作为步入中产阶层的敲门砖,但高校却没有与时俱进。
 
寻找新工作
《环邮》的调查显示有43.6%的受访者正在寻找新工作,有56.4%的人并无此意。
 
克肖称,有近半受访者正在寻找新工作令他感到震惊,这也表明有许多年轻人的收入并不足以谋生,或是能和他们投入教育的时间和金钱成正比。
 
泰尔也对有如此之多的年轻人正在寻找新工作感到吃惊,因为这清楚表明有许多年轻人对他们所从事的工作感到不满意。
 
在贝德纳看来,许多年轻人正在寻找新工作表明他们已经厌倦了从事不稳定工作所产生的惶惶不安感。
 
同时做多份工
《环邮》的调查显示有21.2%的受访者在同时做多份工作,有78.8%的人只从事一份工作。
 
泰尔自己的调查数据显示,在加国的就业总人口中有6%的人在同时做两份工作,因此相比之下,同时做多份工的年轻人比例显得格外高。克肖认为相关调查结果突显出一些年轻人是如何试图通过做多份兼职或临时工作让自己过上从事全职工作才能有的生活。
 
贝德纳称,许多年轻人在同时做多份工作突显一个事实,那就是在正常工作外从事副业并非易事。但是贝德纳也很想知道人们同时做多份工究竟是出于自身选择还是必需为之。
 
健保福利
《环邮》的调查显示有68.1%的受访者享有雇主提供的牙医保健或药保等健保福利,但同时也有31.9%的人没有此类福利。
 
克肖认为这些数字支持了他的观点,即年轻一代的就业福利已经不如前几代人。泰尔则表示,这些数字反映出有许多年轻人都在从事没有福利的合同工作。
 
贝德纳称,没有健保福利对年轻女性尤为不利,因为对于女性来说,避孕的成本非常昂贵,而最好的避孕方式价格也是最昂贵的。
 
总结
贝德纳领导的青年就业专家小组已于3月31日向联邦就业、劳动力发展和劳工部长Patty Hajdu提交相关报告,但该报告尚未公开。
 
贝德纳称,不仅是20多岁的年轻人,现在还有许多已经30多岁的人也都面临就业困境。她担心如果这种趋势长期持续,将会对加国经济和政府财政造成很大影响。这也让人们越来越担心年轻一代会变成养不活自己的一代人。
 
贝德纳称,在年轻人刚步入职场时,从事不稳定工作也可以带来一些好处,因为你可以从中找到自己擅长的工作,并让雇主认可你的价值,但是,当不稳定工作变成一个人的终身职业时,警报就会拉响。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