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中国债务危机再引国际关注
Moody’s recent downgrade on China puts its debt woes under global spotlight

 
编者按: 去年年初,欧洲和美国的政治争端掩盖了全球对疲软的中国经济之关注。但穆迪近期把中国债务评级下调,使这个国家的债务危机再次置于全球镁光灯之下。多年来,中国政府采取的刺激中国经济增长的一系列措施导致国家信用泛滥,政府债台高筑,令中国经济深陷泥潭。
Editor's Note: Politics in Europe and US took the limelight away from China’s economic slowdown at the beginning of last year, but Moody’s recent downgrade on China again has put the country’s debt woes under the global spotlight. Years of government -led stimulus, a major driver of China’s economy, has led to a runaway credit growth and a mountain of government debt, leaving the country grappling with growing financial risks.  

5月24日上周三,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把中国信用评级下调了一级,由Aa3下降一级至A1,并将前景展望从“稳定”调为“负面”。 穆迪官方给出的原因是中国经济疲软,债务上升,金融体系混乱。信用评级下降带来的后果可能会提高国家企业、国家银行等国有机构的借款成本。近年来,由于中国经济几十年来惊人的经济表现难以维持,国家开始利用债务来推动经济增长。

去年年初,欧洲面临一系列问题,包括移民危机,国家安全,以及英国脱欧的安排等等。而美国则正处在总统侯选人的激战之中。所有这些都受到世人关注,而忽略了中国经济迟缓的势态。

中国必须越来越多地靠借钱来维持政府希望的经济增长水平。

穆迪调低中国评级
穆迪表示债务的稳步累积会在未来几年里侵蚀中国的金融系统。这是自1989年11月以来的再次降级。

随着经济走向成熟,中国不得不通过借更多的债来保持增长活力,但事实可能会证明此举不可持续。另外,这些钱正越来越多地通过银行系统外不受监管的不透明渠道流动,隐藏的风险一旦爆发,中国很容易遭受冲击。

中国迅速积累了庞大的债务。去年,高盛(Goldman Sachs)调查了55个国家自1960年以来的债务增长速度相对于经济规模的比例,发现到2015年底,在所有的信贷扩张中,中国排到了前2%。

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方是,高盛承认这个测算可能还低估了中国债务问题的严重程度。

这是因为高盛的测算没有涵盖通常说的“影子银行”,这是一个缺乏监管的、缺乏透明的财务领域,不在传统银行业渠道之内,中国在这个领域的排名也是全球领先。

去年,中国的银行贷款跳升了10%。但在同一时期,不在银行资产负债表上的投资则增长了30%,这些投资中包括理财产品,这是一种投机性的贷款。

降级后,中国信用评级与日本、捷克、爱沙尼亚、沙特等同级,比台湾、澳门等低一档。

调低评级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事实上,在去年3月,穆迪已经将中国的评级展望从“稳定”下调至“负面”,一般而言,在评级展望被调整后的6-12个月,该国的主权评级将会出现调整。而本次穆迪下调中国主权评级,却超出了一年,这多少有些让人吃惊。

对于金融市场来说,中国评级被下调,带来的最大负面影响将来自于海外市场的长期债务融资,尤其对于需要在海外市场发债融资的中资机构。在过去的数年中,中资金融机构以及企业已经开始试水国际债务市场。

中资机构如果希望在海外发行美元债券,首先要获得国际评级机构的评级,而一旦中国的评级被下调,中资机构的债券发行人评级也很可能出现下调。这也意味着很多中资机构将可能失去投资级的评级。

对于很多国际投资者来说,投资级评级是其购买债券的最低门槛,而一旦中资机构失去投资级评级,将会变成“垃圾债券”,其可以针对的发行对象也将大大减少。对于这些发行人来说,其融资能力将出现下滑,融资成本也将水涨船高。

借债成为经济增长的驱动力
中国的债务成瘾可以追溯至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在全球经济步履蹒跚之际,中国掀起了一轮支出热潮,建设高速路和机场,进行房地产开发——所有这些都为经济增长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

为了筹集建设资金,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大举借债。即便在金融危机的最糟糕阶段已经过去之后,中国仍然继续靠举债获取维持增长所需资金。

但对中国来说,信贷不能再产生同样的功效。老龄化的劳动人口、不大的生产率提高幅度以及关于收益递减的简单算数,意味着中国必须更多地借债,才能维持还不如以前高的增长率。

近年来,中国每年的债务增长幅度都相当于经济总量的15%,从而让经济增速维持在6.5%至7%之间。以同样的尺度衡量,当中国经济在2001至2008年间实现两位数的飞速增长时,其债务水平几乎没变。

借债投机风险的隐患
为最近的借贷热潮推波助澜的,还有不透明且携带巨大潜在风险的投资产品。举个例子,前海人寿推出的一些经改造后变得更加吸引人的保单,看上去更像激进的投资产品,而非保守的人寿保险。

其产品承诺支付比传统银行帐户高一倍多的利息,吸引到了大量普通投资者。为了把这些收益赚出来,前海人寿涉足了投机色彩越来愈浓的业务,投资于房地产、企业并购交易以及中国动荡的债券市场。

中国最近正加紧行动,对充斥着这类产品的金融系统展开清理。

监管机构禁止前海人寿销售它最新推出的保单,并禁止其董事长进入保险业。另一家具有政治背景、因竞购一系列美国大公司而引发争议的大保险商安邦,同样有两款投资产品被叫停。

中国当局眼下面对着一个复杂的经济难题:如何在既不扼杀增长,也不会引得不满的投资者走上街头的前提下,清除以债务驱动的投机。

中国政府最新采取的旨在降低风险的举措,在某种程度上造成了市场的动荡。更高的借贷成本以及不同寻常的信贷扭曲意味着投资者对增长心怀疑虑。中国经济今年有一个强劲的开头,但目前正显示出趋冷的迹象。

北京面临的挑战正在于此。中国不愿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去控制信贷的过度增长,担心信贷增长的全面放缓会导致中国领导层的经济增长目标无法达成。但如果不果断采取行动,债务水平就会以很可能不可持续的方式不断提高。

“中国近年来的经济增长轨迹一直伴随着不平衡与脆弱性的累积,这种累积给其经济和金融系统的稳定带来了风险,”惠誉(Fitch Ratings)亚洲主权评级总监费安德(Andrew Fennell)说。

前海人寿是困扰着整个系统的那种狂热投机的极端例证。

这家创办于五年前的保险公司第一年只收到4000万美元保费。而其去年的保费收入达到了146亿美元。

保险商、信托机构、非银行金融公司、小型地方性银行以及其他未被严格监管或根本不受监管的企业,全都试图利用中国不断扩张的信贷市场赚快钱。它们的信贷活动已经占到中国总体信贷活动的一半以上。

前海人寿从去年底开始遇到麻烦。它的创始人和控股股东姚振华对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之一万科发起了恶意收购,按照其计划,此项交易所需资金会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保费。

这种高杠杆交易正受到更多审视。中国当局已经开始就所受监管颇为宽松的投机性信贷公开发出警告。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