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跆拳女王吴静钰:忍耐给我智慧

 
2016年,里约奥运会跆拳道女子49公斤级复活赛的最后时刻,也是29岁的吴静钰冲击一枚奥运铜牌的最后机会。此前,她是名满天下的两届跆拳道奥运冠军;出征里约前,「奥运三连冠」的呼声此起彼伏。然而,她却在1/4决赛中爆冷挫败,无缘晋级。时间容不得她喘息消化,又将她推上铜牌争夺战场。



命运似乎对这位拼尽全力的老将太残忍了些。终究在这最后关头,吴静钰遭遇绝杀,以3比4负於亚塞拜疆选手,告别里约赛场。她在赛后全然不顾地失声痛哭,不甘、懊恼、倔强都在这泪水中倾泻无遗。时隔半年,与笔者聊起里约之泪,她说:「哭是唯一的发泄方式呀,哭一点也不丢人。哭完明天再去努力。」

17年坎坷问鼎路
吴静钰出生在江西省著名「瓷都」景德镇。13岁那年暑假,吴静钰被当地一位教练选中,进入一支临时组建的集训队,练习跆拳道。仅仅2个月后,她一鸣惊人,拿到省冠军,并被挑入省队。对于这段旁人眼中无异於天才的经历,吴静钰却冷静地用了「积累多」三个字解释。「一开始很苦,早中晚都要练习,每天最少三堂课,还要出早操。」接着,她的记忆又迅速闪回苦中之乐。「现在想想,那时挺温馨。各个年龄的孩子都有,我们住在教练家里,自己做饭,有时候教练买饭给我们吃。」她的表情在这两种回忆中自如切换,沉静与欢笑,坚决与温情。

省队的生活一度令吴静钰无从归属。彼时,她的身高只有1米4左右,全然一副孩子模样。最初的兴奋感和新鲜感很快被压韧带的痛苦驱逐得烟消云散。她想回家,但受到家人和教练的一致阻拦,特别是家人的几番苦劝。这可能让她意识到,自己背负着家人的期望,也是一种必须扛起的责任。

「我要拿全国冠军。」吴静钰为此付诸苛刻而疯狂的训练。她练到无暇与队友交流;而训练中的较真、犀利和气焰咄咄,彻底令队友疏远了她。她承认当时的自己是孤独的。可多年后遍历赛场输赢的她,却感念那份孤独,因为这样才能安下心来训练,才能让欲望一点点地被洗涮冲蚀,将她塑成一个真正拥有跆拳道「克己忍耐」之精魂的人。这一切,对十来岁的年纪终归太严苛,但那是吴静钰在无选择之中的主动选择。「我没有资本跟她们玩,我是队里条件最差的。她们一进来就能参加全国比赛,而我要每天刻苦训练、好好表现、恳求教练,才有比赛的机会。」

吴静钰就这样一路孤勇地向奥运会进击。期间,她克服了许多诸如「个子矮,不合适练跆拳道」的声音,也辗转捱过三年因转队造成的国内禁赛。一路艰辛,令她如今回视时,都不敢保证重走一遍还会坚持下来。

吴静钰在北京和伦敦的奥运赛场呈现出了天才般的「下劈腿」。迅疾、凌厉,出其不意地攻向对手头部,几近无人招架。吴静钰却仅把天赋视作这其中1%的部分。「许多有天赋的运动员因为各种原因中途放弃。努力在成功中是占99%,当然,没有那1%肯定也不行。」

技术上的登峰造极仍不能使吴静钰稍稍放松,新的问题又继之涌现。2008年后,最令吴静钰头疼的便是降体重。每次赛前称体重的压力令她焦虑不堪。直到2012年左右,她才渐渐能够控制自己的体重。而在2012年后,经历两次大赛的吴静钰又面临身体严重透支的情形,一直在生病。她说外界以为运动员很健康,但对运动员这个职业而言,亚健康很常见。

据媒体统计,吴静钰出道12年来,输过的比赛只有9场。如此长期雄踞世界排名顶位,吴静钰2016年里约的挫败更令人扼腕,以至于输掉比赛的那一刻,她才意识到,自己从未想过输了怎么办。

吴静钰跟笔者坦言,里约前的自己「有点飘浮」。里约后,「用了很长一段时间调整自己。现在觉得拿了冠军也不一定是好事。人生这么长,一直骄傲下去很难。」她觉得运动员需要时时反思自己,4年才能荣耀一次,为了这个能坚持下去吗?不过,她永远确信一点:无论拿不拿冠军,自己都热爱跆拳道。

里约之后,藏言於心
目前,吴静钰仍在大赛后的恢复期。她在保持一定的日常训练的同时,开始在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跆拳道的体育选修课,并和先生侯琨一起,在北京办起了跆拳道俱乐部。

吴静钰这学期每周有7节课程,为了上课的便利,她和先生住在校园里。奥运冠军亲授跆拳道,成了选课系统中的「爆款」课程。人民大学的许多学生拼尽网速和运气,最终只有极少数的「幸运儿」抢到这门「香饽饽」,有幸被奥运冠军「翻牌子」。吴静钰在授课过程中发现,大学生们的身体还是相当缺乏锻炼的。她在课程设计上精心调整,带着学生从压腿等基础练起,还会模仿学生的错误动作,课堂互动常常充满欢声笑语。

即便已到今日之声望地位,吴静钰多数时候仍习惯於个人时光。她说自己不太爱主动交流,能够掏心窝子说话的朋友屈指可数,而她也很少主动约朋友聊天。自2012年与体育收藏家、奥林匹克文化推广人侯琨相遇相恋后,侯琨成了她聊天最多的人。「我很依赖他,跟他在一起时我就像回到了最单纯最原始的状态,没心没肺的。用他的话说,就是最傻的。」吴静钰谈起感情时,与赛场上锋芒毕露的吴静钰判若两人,好似卸掉所有盔甲,轻盈自在。「他一直在保护我,跟我说你不想做的就让我去做呀。」如今,打理跆拳道俱乐部的许多具体事情都落在侯琨身上。

吴静钰的日常生活简单宁静。她会看书、看电影、听音乐,还会学佛。吴静钰在采访中背诵了《心经》中的「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学佛让她心沉气静。她说人「无欲则刚」,对欲望克服的同时,也在克服着恐惧。

当笔者问及,是否有可能出战2020年东京奥运会时,吴静钰面露神秘之色。「有些话是不能说的,特别是训练时想拿冠军,千万别说。很多人以为说出来就能产生鼓励效用,但我认为目标不能说,去做,否则就自以为能实现。藏起来并非坏事,很多东西说出来就没有了。」

这大概是将跆拳道的「礼义廉耻 忍耐克己 百折不屈」刻在心尖、化到骨髓里的吴静钰。

编注:本文由香港《镜报》供稿。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