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同族卵子捐赠者难觅: 族裔不孕妇女之艰难征程
Ethnic Canadian women with infertility face added challenges

 
 
编者按:如果说寻找卵子捐赠者对于加国不孕夫妇是艰巨挑战,那族裔不孕夫妇想要找到同族卵子捐赠者更是难上加难。由于加国明令禁止卵子买卖,以东亚和南亚裔女性为主的许多不孕妇女不得不从国外市场购买卵子,并因此掀起了海外受孕游热潮。由于国外求卵成本高昂并且风险重重,呼吁加国政府重新审视相关立法以为不孕夫妇提供更多选择,帮助他们顺利实现生儿育女之梦想的呼声亦不断高涨。
Editor’s Note:If searching for egg donors is a tough battle for those fighting female infertility, finding a racial match with egg donors would add more challenges for ethnic minority patients. As selling women’s eggs are illegal in Canada, women seeking conception– with many being in the East and South Asian racial groups -- are forced to purchase eggs from markets outside Canada, spurring an overseas reproductive tourism.  As costs are prohibitive and horror stories abundant, there are growing calls to revisit Canada’ legislation to help ease the journey for those struggling to conceive.
 
 
《环球邮报》一文报道,46岁的普利亚(化名)有40个卵子捐赠者可以选择,她坐在安省密西沙加的家中,通过手机仔细审视着这些捐卵者的头像,并想象着自己未来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在她刚刚开始寻觅卵子捐赠者的艰难征程时,她只要求对方肤色相同,而现在供她选择的40个捐卵者全都有着和她一样的乌黑头发和褐色皮肤,因此她可以从中仔细挑选合适的人选。
 
在选定人选几个月后,普利亚购买了一张飞往印度的机票。但是,就连她关系最要好的同事都不知道她飞行11,000公里前往德里是为了做受精卵植入手术。
 
同族卵子捐赠者难觅
实际上,加国还有许多不孕夫妇或同性伴侣也都采取了类似的激进做法。虽然美国的不孕夫妇可以购买当地卵子捐赠者的卵子,但加国却明令禁止卵子买卖。因此,加国想要购买卵子的不孕夫妇要么必须找到一个无偿捐卵者(尽管一些诊所有捐卵志愿者名单,但这些夫妇通常都会找熟人),要么就得花大价钱从国外市场购买卵子。如果说寻找卵子捐赠者对于加国不孕夫妇是艰巨挑战,那族裔不孕夫妇想要找到同族卵子捐赠者更是难上加难。
 
在这种情况下,大部分东亚和南亚裔不孕妇女往往不得不从国外市场购买卵子,如果将医疗费和旅行开支计算在内,到国外求卵的总费用可能会高达$2万元以上。但是,由于一些亚洲国家的文化将捐赠或接受卵子视为禁忌,这也意味着即便是在国外市场可能也是一卵难求。此外,亚洲捐卵者亦存在不利的生理因素,因为有研究表明她们产生的卵子数量要少于其他族裔女性,这也意味着市场上的亚裔卵子数量较少。
 
普利亚的父母来自印度北部的旁遮普省,目前他们都居住在南亚裔人口占比高达40.5%的密西沙加市。在普利亚获知自己无法生育后,她原本以为在当地找到一个同族卵子捐赠者会很容易,但是在联系当地诊所并在Kijiji网站刊登广告后,她却没有成功。
 
实际上,普利亚找一个白人捐卵者也不会有问题,因为她的丈夫就是白人,但是她认为如果她的孩子是一个纯种白人,别人肯定会怀疑孩子不是她亲生的,而这会让她彻底崩溃。
 
如果在植入受精卵后能够成功怀孕,普利亚和丈夫也不会告诉任何人他们的孩子是借卵而生,甚至连普利亚丈夫的父母都不知道他们前往印度的真正原因。
 
随着科技进步,不孕夫妇现在已经有了更多选择。在过去,卵子捐赠者和接受者必须同时手术才能成功进行移植,而现在卵子捐赠者和接受者可以身处不同的地方,因为医生可以先提取冷冻捐赠者的卵子,以供日后使用或是运送到接受者所在的地方。有些女性甚至会冷冻自己的卵子以便日后使用。虽然加国禁止买卖卵子,但加国人士仍可以从美国的卵子银行合法购买冷冻卵子然后运至加国供自己使用,或是前往其他国家购买新鲜卵子。
 
据加拿大生育与男科学学会(Canadian Fertility and Andrology Society)的执行主任埃文斯(Mark Evans)称,2015年加国共有722枚新鲜卵子可用,在这其中大部分都是来自无偿捐卵者;同时还有417个冷冻卵子可用,这其中大多数可能都是来自国外尤其是美国的卵子银行。目前尚不清楚究竟有多少加国妇女前往国外使用捐赠的卵子做试管婴儿手术,但是据接受采访的各地生育专家称,这种情况非常普遍。温哥华太平洋生育医疗中心主任罗伯茨(Jeffrey Roberts)称,多年来在他的患者中已经有数百人前往印度做试管婴儿手术,并且其中许多人都是使用印度捐卵者的卵子。
 
印度诊所乱相丛生
但是,不孕夫妇想要找到合适的卵子亦并非易事。据普利亚称,在她搜寻印度潜在的卵子银行时,她一下子找到了数十家诊所,但她没有办法去审查这些诊所是否合格。最终,普利亚选择了美国一个卵子银行提及的位于德里的一个专门寻找南亚捐卵者的诊所,而在飞往印度之前,她也没有向任何加国医生征询过意见。
 
多伦多西奈山生育中心医疗主任格林布拉特(Eileen Greenblatt)称,她并不愿意指引加国患者前往印度诊所就诊。
 
格林布拉特称,有些患者的经历虽然谈不上恐怖,但结局的确不尽如人意,因此她并不建议患者在周围没有人亲身经历过,从而无法给予他们良好建议的情况下前往外国就诊。
 
《多伦多星报》在2005年曾报道称,有一对多伦多夫妇在前往印度诊所寻求代孕服务后喜得一对龙凤胎,但是后来在办理护照进行基因检测时这对夫妇却发现其中一个孩子与丈夫并非亲子关系,原因是印度诊所弄混了客户的精子样本。《星报》在2010年还曾报道过另一则案例,一对加拿大夫妇前往印度通过代孕服务生下一对双胞胎,但是他们在回国时却没有带上这两个孩子,因为印度诊所错将其他客户的受精卵植入代孕者体内,因此这两个孩子和这对夫妇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修法呼声高涨
虽然有些幸运的夫妇在加国找到了卵子捐赠者,但有人亦抱怨称并不是所有捐卵者都愿意遵循加国的补偿政策。
 
阿姆利特(化名)称,他和妻子(均为36岁并且都是印度移民)在网上发布求卵广告后,有两名30多岁的加籍印度裔女性表示愿意向他们捐献卵子,其中一人住在安省温莎市,另一人住在安省汉密尔顿市。但是,阿姆利特在与她们进行进一步交谈后,却发现两人都要求现金补偿。尽管求卵的夫妇只允许向无偿捐款者支付规定的费用,并且必需开具收据,但许多捐卵者都会私下要求或是获得非法的现金奖励。
 
阿姆利特称,这些捐卵者在联系他时,都会问他是否愿意付一些钱,因为害怕惹上官司,阿姆利特夫妇最终回绝了这两名捐卵者。
 
格林布拉特称,政府应该重新审视2004年通过的禁止卵子买卖的《辅助人类繁育法案》(Assisted Human Reproduction Act),因为期望某人在通过所有筛查、检测和检查成为合格捐卵者后自愿无偿捐献卵子是不切实际的。
 
格林布拉特称,当局认为这样做是在保护潜在捐卵者不会被利用,但同时他们也迫使捐卵变成地下交易,从而将人们置于危险境地。
 
联邦政府在去年年底曾表示会在2017年重新审视《辅助人类繁育法案》。今年5月11日,加拿大生育与男科学学会亦发表声明,呼吁联邦政府允许向捐卵者或提供代孕服务的女性提供补偿。
 
加拿大生育与男科学学会在声明中称,由于受限于相关法规,许多加国人士要么只能无限期地等待一个可能永远都不会到来的机会,要么只能求助于海外生育游等其他手段,但有时候这些做法会给加国人士以及加拿大健保系统带来无法控制的风险。
 
魁省自由党议员Anthony Housefather亦希望看到加国取消卵子买卖禁令,他认为此举将会有助于不孕夫妇,尤其是族裔不孕夫妇顺利实现生儿育女的梦想。
 
Housefather称,目前《辅助人类繁育法案》的修订方案有三个,分别是由联邦政府牵头实施修订,由Housefather或其同僚提出私人法案,或是由一名参议员在参议院提出相关法案,他正在和联邦卫生部长菲尔波特(Jane Philpott)讨论采取哪一个方案。
 
但是即便加国允许合法买卖卵子,像普利亚和阿姆利特这样的族裔不孕夫妇仍会因为社区中存在的文化障碍而难以找到符合他们标准的卵子捐赠者。
 
如果不孕夫妇在加国找不到自愿无偿捐卵者,格林布拉特所在的西奈山诊所会建议患者前往美国最大的冷冻卵子银行之一Donor Egg Bank USA。在2016年,Donor Egg Bank USA共向加国诊所提供了140枚卵子。但是,像普利亚和阿姆利特这样的族裔不孕夫妇仍然选择有限,因为在Donor Egg Bank USA目前合作的285名捐卵者中,只有10人是亚裔。
 
Donor Egg Bank USA的首席执行官海耶斯(Heidi Hayes)认为许多亚裔妇女不愿意捐卵是因为此举不被她们的社区所接受。海耶斯称,其诊所服务的许多东亚裔患者都认为肤色和眼睛很重要,并且许多人要求捐卵者必须是纯种而不是混血,而这些标准常常意味着合适人选很少。
 
多年来,海耶斯注意到一些南亚裔不孕夫妇一开始可能会坚持寻找南亚裔捐卵者,但是在经过多年找寻仍然没有合适人选或是试管婴儿手术失败后,他们就会降低预期,勉强接受卵子银行中的西班牙裔捐卵者,因为她们的肤色与南亚裔很接近。
 
海耶斯称,无论是何种族,所有不孕夫妇实际上都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拥有一个能够融入他们的家庭,同时也能被他们的家庭从文化上接受的孩子。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