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习特会:「新起点」上推动中美关系发展

 
中美元首会晤取得了五大重要成果,为未来四年中美关系发展的主轴基调,处理双边关系的战略框架和对话机制,相互沟通、协商、合作的途径和方式打下了基础、指明了方向。
 
4月6日至7日,世人瞩目的中美两国元首会晤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举行。这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的首次会面,也是特朗普就职以来两国政府间的第一次直接对话、交流与协商,双方达成许多重要共识,取得了积极有益成果,对中美关系发展具有特殊的重要意义,拉开了努力推动中美两国关系在「新起点」上向前发展的序幕。

一、中美关系十分重要
在过去20多年里,每当美国总统选举、政府换届之时,中美关系发展常常会遇到两个现象:一是,共和、民主两党总统候选人在竞选造势演讲中,总会「拿中国说事」,从经贸、汇率、人权、台湾等议题上指责和抨击中国,并向其支持者们在对华关系上许下一些「承诺」。由此带来的第二个现象是,除了连任总统的对华政策具有延续性外,在白宫权力交接过渡期和新政府执政初期,中美关系总会面临一个「相互调整适应期」。例如,1992年当选的克林顿总统是在1993年11月西雅图亚太经济合作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与江泽民主席首次会晤的,2000年当选的小布殊总统首次与胡锦涛主席会面是在2003年6月法国埃维昂南北领导人非正式对话会期间,而2008年当选和2012年连任的奥巴马总统则是在2009年4月伦敦20国集团峰会期间与胡锦涛主席首次会面的,并在2013年6月加州安纳伯格庄园与习近平主席进行了首次元首会晤。

在特朗普新政府1月20日执政两个半月后,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就举行了首度元首正式会晤。中美双边关系上这一重大活动到来之早,出乎国际上许多政要、学者、专家和主流媒体的意料。人们还记得,2015年6月特朗普宣布参选总统,在论及贸易、就业等议题的演讲中,「中国」两字被他提及达24次,超过了他所提及的其他国家。去年美国大选期间在多次竞选集会演讲中,他指责、抨击中国「偷走了美国人的工作」、「强暴美国」和「在杀死和撕碎我们」,声称要将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标签,要对中国输美产品征收高达45%的「惩罚性关税」。当选总统后,去年12月初,他又打破「惯例」,与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通电话,直接挑战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一个中国」原则。

然而就任之后,2月8日特朗普总统致信习近平主席,2月10日两国元首再次通电话,特朗普总统表示美方将坚持「一个中国」政策,随后他又派国务卿蒂勒森3月18日访华,不久白宫就宣布「习特会」将於4月上旬在海湖庄园举行。为何短短几个月内特朗普新政府在对华态度上会发生了如此之大的变化?究其成因,乃是中国很重要,中美关系十分重要。前奥巴马政府负责东亚及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库特·坎贝尔对此分析说,特朗普政府最终意识到,「与中国建立良好的关系才是最佳选择」,这使得一切「充满希望」。小布殊政府国安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迈克尔·格林认为,特朗普政府目前的对华态度与他竞选时的言辞相比,「应该是越来越远了」。具体而言,中美元首能如此之早地举行正式会晤主要基於以下三点现实与考量。

首先,中美两国经历了过去45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交往密切、彼此依存、相互影响的关系。作为世界上第一大经济体和最发达经济体的美国和作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和最大发展中经济体的中国,是对当今世界事务最具影响力的两个全球性大国,两国关系是21世纪大国关系中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中美在经贸、金融、科技、教育、人文以及人员方面的交往关系千丝万缕,「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双边关系的好坏直接关系到两国人民的福祉。正如习近平主席所说,「中美关系正常化45年来,给两国人民带来巨大实际利益。中美关系今后45年如何发展?需要我们深思,也需要两国领导人作出政治决断,拿出历史担当。我愿同总统先生一道,在新起点上推动中美关系取得更大发展。」美国务卿蒂勒森4月6日对记者称,「我们正在经历美中关系中独特的历史时刻。过去40年间美中两国建立了深度联系,特朗普政府现在致力於确保这种联系能持续下去」。正是中美关系具有这样的特性,如果中美关系发展陷入停滞甚至发生对抗冲突,那么,对于两国自身发展、地区稳定乃至整个世界的和平与发展,都会造成很大的伤害和不利的影响。

其次,两国最高领导人都有推动中美关系继续向前发展和早日会面的良好意愿。在去年11月14日和今年2月10日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总统互通电话时,双方都表示非常重视发展中美关系,同意保持密切联系,建立良好工作关系,就共同关心的问题及时交换意见,加强各领域交流合作,并期待着早日会晤。在2月8日特朗普总统致习近平主席的信函中明确表达了愿尽其所能与中国建立「富有成效的建设性关系」。美国务卿蒂勒森访华前夕接受美国《独立杂志评论》专访时也表示,「美中关系确实需要更加清晰,而这只能通过我们两位领导人的会晤、面对面的会见来实现。需要两国领导人进行更多的对话,需要双方在各自的优先事项和愿望等方面实现更好的相互理解。」访华期间他又表示,中美关系非常积极,两国一直本着「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发展两国关系。

再次,解决双边关系中相关领域存在的分歧、问题以及共同应对和解决重大地区性和全球性问题需要中美合作。白宫发言人斯派塞在回答记者有关中美元首即将会晤一事提问就表示,「我们需要与中国一起做成许多大事」。美众议院外委会亚太事务小组委员会主席特德·约霍也说,「希望两国建立互信,我们可以共同合作为朝鲜半岛带来和平,可以合作打击恐怖主义」。而加强和密切双方合作的重要前提,就是要通过两国领导人的会面、沟通和协商,并在一些双边和重大国际问题上达成共识,「中美双方必须对决定两国未来关系问题进行新的对话」。这也是促成两国元首加快实现首次正式会晤的重要原因,显示双方均有意愿以加强和扩大合作为主调来推动中美双边关系在新起点上继续向前发展。

二、会晤成果为未来四年双边关系发展打下基础
这次两国元首正式会晤后虽然没有发表联合声明或公报,但两场正式会谈是高效的,达成的许多重要共识和取得的会谈成果是实实在在的,被国际舆论视为是「一次比较成功的会晤」。西班牙皇家埃尔卡诺研究所亚太首席研究员马里奥·埃斯特万在《习特会:充满希望的开始》一文中评价称,中美元首会晤「给双方开始有效处理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奠定了坚实基础,对于全球贸易、环境和安全来说,这才是最重要的成果。」
 
具体来说,这次元首会晤取得了五项重要成果:第一,两国领导人第一次直接见面会谈,相互聆听、增进了解,开始建立起领导人之间不可或缺的「个人关系」。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中国问题专家甘思德评论道,这次会晤为两国领导人提供了「一个减缓疑虑和阐明清晰目标的机会」。卡特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刘亚伟认为,美中元首能够进行这次会晤,本身就非常重要,尤其是对于一个对中国了解不多的总统来说。

第二,特朗普总统接受了习主席的邀请在今年内访华。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主席欧伦斯认为,这次会晤「超出人们的预期」,当特朗普总统访华时,两国将会建立起一种新的「建设性关系」,并与中国领导人形成「积极的互动」。这将会推动双边高层接触持续下去,本身就是一个「成功的迹象」。

第三,双方达成共识并同意建立在两国最高领导人直接主导下的外交安全对话、全面经济对话、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社会和人文等4个领域的高级别对话合作机制。这对于改进先前两国政府双边对话框架、相对集中并简化对话机制,取得了较为全面、务实的进展。

第四,提出解决两国经贸问题的「百日计划」,缓解了双方此前在这一问题上的紧张关系,避免了爆发双边贸易战的风险,通过推进双边投资协定谈判,推动双向贸易和投资健康发展,探讨开展基础设施建设、能源等领域务实合作,进一步夯实中美关系未来发展的基础。

第五,确立了以加强与扩大合作推动中美关系发展的方针。习近平主席在与特朗普总统会晤中强调,拓展中美在防扩散、打击跨国犯罪等全球性挑战上的合作,加强在联合国、二十国集团、亚太经合组织等多边机制内的沟通和协调,共同维护世界和平、稳定、繁荣。双方在解决朝鲜半岛核危机上也达成了重要共识,并为确保半岛与地区和平、安全和稳定展开合作。「海湖庄园会晤」之后,特朗普总统与习近平主席又进行了两次电话交谈,其中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双方围绕朝鲜半岛局势交换意见、沟通协商。到目前为止,两国在此问题上合作进展良好。

上述五项重要成果,为未来四年中美关系发展的主轴基调,处理双边关系的战略框架和对话机制,相互沟通、协商、合作的途径和方式打下了基础、指明了方向。

三、须有效管控分歧并审慎处理有关问题
自1972年尼克逊访华打破中美关系的坚冰,使两个国家之间由「冷战对抗」、「相互敌对」的关系逐渐转向了「正常化」、「建交」和全面发展的关系。中美230多年交往的历史表明,两国在历史、地理、文化、社会、制度、价值观、发展水平等诸多方面有着非常大的不同和差别。另一方面,在改革开放和全球化进程的推动下,中国越来越多地和更加深入地参与到国际社会的各项事务中去,中美双方之间相互关联的利益与共同利益也在逐渐增多。中美关系正常化后的45年发展历程,既有过平稳顺利的时期,也有过波折起伏的时刻。历史经验教训也告诉人们,相互尊重、沟通对话、加强协商、不搞对抗、避免冲突、促进合作,是保持中美两个大国关系平稳健康、不断向前发展的最佳途径。
 
在中美双方的共同努力下,「习特会」及其所取得的重要成果,为两国关系当前的稳定和日后的发展开了一个好头、有了一个方向和框架。但是,在「美国优先」、「美国再伟大」理念和口号主导下,特朗普政府一上台就在贸易、外交与安全领域施政上表现出强势姿态,而中美双方在战略互信、贸易平衡、市场准入、南海争端、网络空间、美对台军售等一些重大议题上又存在着一些不同的认知、分歧和各自的利益诉求。另一方面,特朗普政府为应对其上台以来面临的第一场外交与安全重大危机--朝鲜半岛核问题,从特朗普总统在推特上发文和在电视台接受专访时的言论看,美国新政府试图通过以对华合作为主解决朝核问题,在策略上似乎对中国抱有「很高的期待」。此外,对特朗普政府近期在对华关系上展示的主动积极姿态,在美国国内也有不同的意见和干扰声。

正是上述情况和因素,会在不同的时间点和不同程度上影响甚至制约中美两国关系大局及其平稳发展。因此,加强合作,建设性管控分歧,审慎应对和妥善处理双边关系中的有关问题,不因某一问题而给两国关系大局造成不利的影响和损害,尤为重要。习近平主席说的好:「事实证明,合作是中美两国唯一的正确选择」,「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
 
作者为中美关系研究学者

编注:本文由香港《镜报》供稿。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