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环邮》调查:加国惊人的医生非法双重收费现象
Health authority vows to action against illegal double-billing practice

 
编者按:在《环球邮报》调查发现许多医生通过私人诊所向患者大量收取额外费用后,卫生当局回应称非法的医生双重收费行为令人深感震惊,并誓言采取行动予以打击。但是,由于公费医院手术排期非常紧张,许多患者不得不自掏腰包前往私人诊所寻求及时手术治疗。
Editor’s Note:In responding to Globe investigation that has found significant, extra billing by doctors through private clinics, health authorities say that double-dipping is an unlawful and disturbing practice, and vows action against it.  However, due to a significant shortage of operating room time in the public system, many patients have been forced to seek surgeries at private clinics – at the costs of their own. 
 
据《环球邮报》报道,联邦卫生部长菲尔波特(Jane Philpott)6月11日表示,她决心设法让所有人知道当局希望他们依法行事。菲尔波特同时称,看到许多加国医生进行双重收费,也就是既从公共健保系统收款,同时又向寻求医疗服务的患者直接收取大量额外费用令人深感震惊。
 
医生双重收费现象令人震惊
菲尔波特的上述言论是在回应《环邮》发表的相关调查报道。《环邮》的调查发现,由于有越来越多患者被迫自掏腰包前往私人诊所寻求预约医生和手术治疗等各种医疗服务,许多医生都开始钻空子通过私人诊所向患者大量收取非法的额外费用。菲尔波特表示,联邦官员将会施压各省,尤其是医生双重收费现象最为严重的卑诗省进一步调查医生和诊所的收费情况。
 
菲尔波特称,由于联邦卫生部没有能力就此直接进行审计和报告,因此只能依靠各省准确汇报,她已经和卑诗省的前同僚讨论过改进这一做法的方法。目前,联邦政府一直是依靠各省报告医生的违规收费行为,但是由于各省府也会因为这些违规行为受罚,因此他们往往会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而故意少报瞒报。
 
《环邮》的调查报道还披露了从加国各地71个外科和诊疗诊所搜集来的数据,而这些诊所大多都是由医生开设。安省健康联盟(Ontario Health Coalition)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自掏腰包的患者可在这些诊所中更快地得到治疗,而这些医疗服务的费用都应由省医疗保险计划承担。
 
在被要求说明将会采取哪些措施打击医生双重收费行为时,菲尔波特并未做详细阐述,只是表示当局在幕后会采取更多行动。
 
卑诗省卫生厅长莱克(Terry Lake)表示,卑诗省府一直致力于遵照《加拿大保健法》行事,并为此付出了高昂的法律费。
 
莱克6月11日接受采访时称,卑诗省府已经认识到有问题存在,并因为进行相关审计而被一些私人诊所告上法庭,省府一直在设法予以打击并展开执法行动,以期禁止这种双重收费行为,但最终却因此成为被告。
 
莱克称,他在几个月前已经向联邦卫生部长保证卑诗省府将会全力解决这个问题,无论是对簿公堂还是增聘更多审计人员。
 
医院手术排期紧张将患者推向私人诊所
但是,一些医生却指出,加国各省尤其是卑诗省医院的手术排期非常紧张,是导致一些患者别无选择,只能自掏腰包前往私人诊所寻求及时手术治疗的关键原因。
 
一些医生称,由于医院为了控制成本而对人员以及其他资源的配给加以限制,一些想要在加国工作的训练有素的专科医生根本得不到手术排期。
 
在美国接受培训的耳鼻喉科医生Arman Abdalkhani称,在过去两年里,他一直在设法争取手术排期,以便能在温哥华地区为他的患者提供治疗。目前,Abdalkhani不得不将一些需要接受手术治疗的患者转介到其他有手术排期的医生处,可这样做有时候会更加耽误治疗。
 
Abdalkhani称,有些患耳疾的孩子耳膜内长期积液,只要排出积液他们就能恢复听力,但其中一些孩子要等上四到六个月才能接受手术治疗。
 
据Abdalkhani称,尽管已有数百名患者被列入轮候名单,但还有更多需要接受手术治疗的患者在苦苦煎熬。
 
代表卑诗省医生的组织卑诗医生(Doctors of BC)和全国医生组织皇家内外科医师学会(Royal College of Physicians and Surgeons)也已经将手术室短缺视为重大问题。
 
皇家内外科医师学会此前进行的一项就业调查共访问了208名接受过充分培训的专科医生,结果发现有16%受访者无法顺利就业,医师学会认为导致这一现象的首要原因就是有更多的医生竞争有限的资源。
 
卑诗医生向《环邮》表示,由于医院手术室严重短缺,外科医生只能分享有限的手术室。
 
私人医院状告卑诗省府
这也是私人医院Cambie Surgery Centre状告卑诗省府的主要原因,Cambie医院称禁止私人诊所额外收费的法律条款违宪。一些支持Cambie医院的医生也在宣誓书中详细阐述了医院手术排期紧张会对患者造成什么样的伤害。
 
骨科医生Marcel Dvorak称,根本问题在于资源有限,目前大约有一半需要接受手术治疗的脊椎问题患者不知道何时才能接受手术,或是被列入极其冗长的轮候名单,有可能要等上一年多才能接受手术。
 
Dvorak同时称,脊柱退化性疾病有可能导致患者下肢瘫痪,如此漫长的手术轮候时间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神经外科医生Ramesh Sahjpaul在其2012年的宣誓书中称,他的患者需要等待12至18个月才能到他那里就诊,然后还要等上一年才能接受手术治疗。
 
Sahjpaul称,他的患者因此身心饱受折磨,有许多人甚至需要服用止痛药缓解痛苦,而长期服用这些药物会导致患者心理和身体产生依赖。
 
骨科医生Alastair Younger称,由于手术轮候时间太长,有些患者甚至在此期间丢掉了工作,而如果有足够的资源可用,他的手术量可以增加一到二倍。
 
卫生当局雇用私人诊所做手术
由于公立医院手术排期紧张,卑诗省卫生当局也被迫签约雇用越来越多私人诊所帮助治疗需要接受小手术的患者。
 
卑诗省最大的地区卫生局菲沙卫生局(Fraser Health)去年就雇用五家私人诊所完成了2,724例手术,约占当地医院手术总量的3.1%。但菲沙卫生局以合同保密为由,拒绝透露雇用私人诊所的费用。北部卫生局(Northern Health)在2016/17年度也雇用一家私人诊所完成了1,389例手术,约占当地医院手术总量的4.6%,费用是$130万元。
 
目前仍在雇用两家私人诊所的温哥华沿岸卫生局(Vancouver Coastal Health)称,此举已经帮助该局将相关手术的轮候时间控制在合理范围内。
 
在卑诗省私人诊所去年完成的61,417例手术中,有一半以上都是公费资助。卑诗医生因此建议称,如果当局改变规则,允许私人诊所将患者留住一夜以上时间,那这些诊所还可以承接更多手术。
 
《环邮》的调查发现,自掏腰包前往私人诊所寻求手术治疗的患者被收取的费用,要远远高于卫生当局向私人诊所支付的同类手术费用,这意味着私人诊所向这些患者非法收取了大量额外费用。
 
据温哥华岛卫生局 (Vancouver Island Health Authority)称,雇用一家私人诊所的开支要比在医院里建立日间手术中心少16%。
 
Abdalkhani称,政府现在要么将私人诊所额外收费合法化,以便患者能够购买保险承担相关费用,要么为独立诊所提供足够资金,以帮助满足公费治疗需求。
 
但是,菲尔波特并不认同Abdalkhani的观点,她认为私人诊所额外收费合法化将会弊大于利。
 
菲尔波特称,患者有手术室可用,同时有证据表明并非所有的医学检测和治疗都是必要的。当局会杜绝过度检测和过度治疗,并通过创新促使健保系统更加有效地控制手术轮候时间。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