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在挣扎中求生的北美唐人街
Chinatowns in North America face survival challenges

 
编者按:或因靠近低收入危险地带或因房价太过高昂,北美唐人街已逐渐失去吸引力,不再是新移民所青睐的永久定居地。但是为了维持族裔特色,吸引更多新居民,许多唐人街被迫批准新开发项目,允许在当地大兴土木。但是,随着传统街区和历史建筑被一栋栋拔地而起的高层公寓楼取而代之,令唐人街的文化特征日益受到威胁,朝不保夕,唐人街倡导人士与开发商的关系也越发剑拔弩张。随着两大阵营发起漫长而又艰辛的唐人街遗产保卫战,由此引发的矛盾冲突在温哥华达到了白热化。
Editor’s Note: Being too close to the rough part of the town and with an overreaching home prices, Chinatowns in North America no longer hold their appeal or becomes the permeant settling destination for newcomers. In a bid to sustain the once isolated enclaves and to draw fresh residents, many Chinatowns are forced to approve new developments and open construction sites. But as high rise condos wipe out traditional neighbourhoods and historic buildings, they threaten to destroy Chinatowns’ cultural identities, creating tensions and animosity between local activists and developers. The clashes reached their fever pitch in Vancouver recently, when opposing camps have engaged in a long hard battle over the survival of the heritage locations. 
 
 
《环球邮报》一文称,Dak Molnar上周曾前往温哥华市政厅谈论持续吸引更多新居民和新商户入驻唐人街的重要性。Molnar告诉市议员,为了做出自己的贡献,他已经在唐人街与人合开了一家新餐馆。温哥华唐人街是加国最古老的唐人街之一,已被列为国家文化遗址。
 
Molnar称,唐人街Sai Woo餐厅的悠久历史让他引以为荣,这也暗示了他的新餐馆将继续继承这家已有数十年历史的老字号餐厅的名字。目前,Sai Woo餐馆已经装修一新,菜单也已更新,今后将主打中国菜。
 
但是,Molnar却在市政厅遭到数十名年轻活动人士的嘘声和嘲笑,这些年轻人当天是前往市政厅反对唐人街的一个12层公寓楼开发项目,该项目位于唐人街的中心地带,与中山公园隔街相对,而Molnar却大力支持这一开发项目。事后,一些年轻活动人士还发推文称,现在他们终于知道今后应该抵制哪些唐人街商家。
 
Molnar和这些年轻活动人士之间的矛盾冲突亦反映出随着Beedie Development公司提议在唐人街建造高层公寓大楼,支持方和反对方的火药味在最近几个月已经越来越浓,有关唐人街未来发展规划的争议也达到了白热化。
 
随着事态愈演愈烈,新一代华裔青年已经挺身而出,他们之所以极力反对在唐人街建高楼,是因为他们担心该开发项目会产生“仕绅化”(gentrification)效应,同时贪婪的开发商也会危及因种族歧视偏见而催生的唐人街的历史和文化遗产。
 
唐人街面临转型之痛
尽管加国其他地区的唐人街并没有爆发像温哥华唐人街这样极端的矛盾冲突,但目前各地的唐人街都在经历类似的转型之痛。
 
由于华裔社区的人口结构发生改变,郊区唐人街繁荣兴起,开发压力导致唐人街渐渐失去传统特色,以及由于位于老城区使得唐人街常常成为无家可归者和瘾君子的聚集地,加拿大和美国各地的唐人街目前都在努力规划新的未来。
 
目前,北美大多数唐人街都已经逐渐失去吸引力,不再是新移民所青睐的永久定居地,这主要是因为唐人街堪称贫民窟,或是因为唐人街社区的房价在过去数十年里已经涨至令新移民高不可攀的水平。
 
随着传统的居民和客户日益分散,许多历史悠久的唐人街都在极力设法在保留自己的中国特色的同时,能够吸引到更多新客户。但是,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以拥有众多宗亲会、商业团体、遗产保护者以及其他活动人士而闻名的唐人街常常会出现相互矛盾的方案。
 
最近,加国的一些华裔青年想要连接他们的父辈为了更好地融入主流社会而时常刻意疏远的文化,亦引发了诸多关注,这些年轻人虽然为唐人街注入了更多活力,但也令事态变得更加复杂。
 
卡尔加里唐人街商会负责人Terry Wong称,困难在于如果让第一代移民和第三代移民携手行动。
 
尽管各方意见不一,但唐人街社区仍然开始尝试各种措施,其中包括通过标牌、门楼、花园和公共艺术彰显中国文化特色;发起针对游客的步行游和市场营销活动;对传统行业加以支持;加强街道的警务或保安工作;以及保持街道整洁等。
 
与此同时,许多唐人街领袖也在权衡通过鼓励开发吸引新居民的好处与风险,因为他们希望藉此继续维持自己的族裔地盘。
 
和多伦多以及温哥华的唐人街有所不同的是,卡尔加里的唐人街目前仍是该市近7.5万华裔居民的主要购物场所。此外,卡尔加里唐人街也未有面临类似其他城市唐人街的社会问题。但尽管如此,当地唐人街的领袖仍担心一些商业开发项目可能会令唐人街丧失特色。
 
去年,卡尔加里华人曾大举抗议在唐人街修建27层高楼的计划,而这主要就是因为这座高楼是办公大楼。在唐人街领袖的敦促下,卡尔加里市府最终规定新建高楼必须包括60%的住宅单位。
 
代表唐人街所在选区的市议员法雷尔(Druh Farrell)表示,由此传递出的信息是唐人街需要更多居民。
 
但法雷尔同时也表示,这些新居民不能全是依靠微薄退休金生活的老人,或是住在廉租房里的低收入家庭,因为唐人街需要收入多样的人群共同促进当地商业发展。
 
埃德蒙顿中华会馆主席Michael Lee表示,当地居民非常支持住宅开发项目,而唐人街也正好有一些空地可用,但是因为那些地方也是该市无家可归者和瘾君子的聚集地,因此没有开发商愿意到那里开发楼盘。Lee称,溢出效应很可能是妨碍当地发展的最大单一因素。
 
在历经最早期的铁路工人移民潮,上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的香港移民潮,1979年之后的越南难民潮,以及当前的中国大陆留学生移民潮这四次移民潮后,埃德蒙顿现有的亚裔人口数量已经接近10万人。
 
加国最大的两个市区唐人街都位于多伦多,其中一个在多市西部,另一个在多市东部。目前,有些人也开始担心附近的公寓开发项目会对唐人街造成影响。
 
但是,多伦多唐人街商业促进协会主席Tony Yu表示,唐人街欢迎新居民,因为这将有助于促进当地社区发展。
 
和温哥华唐人街一样,多伦多的市区唐人街也和市中心紧密相连,因此来自附近地区的许多居民都会光顾唐人街,与此同时,附近的安大略艺术设计学院(OCAD University)等院校的大量学生也会前往唐人街搜寻物美价廉的美食。
 
此外,多伦多唐人街目前仍是许多新移民的早期落脚点,尽管这些移民通常都会在几年内搬离唐人街前往郊区华裔社区,但新一波移民仍会源源不断地涌入唐人街。
 
因此,多伦多唐人街商业促进协会的主要工作就是设法吸引更多游客。该协会目前实施的一个项目就是在Dundas街以北的Huron街创建一个用中式家具和艺术品装饰的公共广场,以向游客展示特色鲜明的文化。此外,该协会还与当地警方合作解决安全问题,以提高游客的安全感。
 
温哥华唐人街兴建高层公寓引争议
但是,在一项新政策似乎打开了房价高昂的温哥华市的闸门,导致开发商蜂拥进唐人街后,想要通过开发项目吸引新居民的潜在解决方案却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抵制。
 
温哥华唐人街商会副主席Henry Tom表示,该协会没有想到唐人街会如此受开发商青睐。
 
六年前,在经过一系列公听会后,温哥华市议会投票通过将唐人街部分地区列为遗产区加以保护,同时允许在其他地区兴建高达120英尺的建筑的政策,该项政策是由唐人街绝大多数团体和支持者共同确定,并被认为是挽救温哥华唐人街的最佳方法。
 
孰料在该项政策通过后,三栋公寓楼便相继在温哥华唐人街拔地而起,而Beedie公司拟开发的13层公寓大楼亦引发了新一轮焦虑和质疑。
 
但是,除了公寓开发争议,唐人街卫士实际上还面临着其他更为棘手的问题,比如如果当地的大多数人口都变成了非华裔,或大多数商户都不再是华人,那唐人街还能名副其实么?
 
现在,在温哥华Georgia街的一个繁忙街区里仍有三家专营中国商品的店铺,一家肉铺,一家鱼店、一家家居用品店、一家茶叶店、一家草药店、一家打着中文广告的诊所,一家器械店和一家廉价服装店。但是,在这个街区里也坐落着一家配备中文菜单,并提供日式拉面和中式面条等简餐的现代美国餐馆,还有一家高档咖啡厅。此外,当地还有一个广告公司所设的办公室,以及一个小型艺术画廊。
 
虽然看起来老店和新商户似乎融合得很成功,但当地社区里的一些居民却并不认同这种平衡,相反,他们担心唐人街会因此失去传统特色。他们称公寓开发项目,尤其是类似Beedie公司所提出的高层公寓楼开发项目就很可能进一步侵蚀唐人街。
 
曾前往温哥华市政厅参加公听会的青年发言人之一Kevin Ly称,公寓开发项目会进一步助长投机性投资行为,并会迫使许多经营多年的老店搬迁, 如果唐人街想吸引更多居民,推出商品住宅根本于事无补。
 
居住在温哥华唐人街新建公寓楼中的Victor Toh表示,他之所以被唐人街吸引,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认为在这里可以重新连接他在年轻时没有机会多接触的中国文化。
 
但是,对于从马来西亚移民至多伦多,然后又搬到温哥华的华裔移民Toh来说,促使他入住唐人街的真正原因还是钱以及家庭生活的便利。
 
Toh的妻子Medde de Vera在温哥华市中心的赌场做鸡尾酒侍应和监场,Toh则在市中心东区开设了一个专门针对有学习问题和特殊需求的学生的辅导班。而住在唐人街的新公寓大大楼里意味着Toh和妻子都可以步行上下班,不用再受长途通勤之苦。
 
此外,唐人街公寓的价格也非常诱人。Toh夫妇只花了$27.5万元,就买下了一套位于九楼面积达583平方英尺的公寓,而这个价格在炙手可热的温哥华房市中简直就是微不足道。
 
现在,Toh夫妇常常带着八岁的儿子在唐人街吃饭和购物。但Toh亦表示,唐人街社区的转型是不可避免的,虽然他钟爱中国文化,但他认为唐人街的转变在所难免。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