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碧海:加国150年国庆和笔者50年移民史(中)

Celebrate my 50 years in Canada during Canada 150 (Part 2 of 3)       

 

 

在港澳面临中共武力回收的极端动乱期间,笔者很多在海外的“粉丝”读者中,有一位是在加拿大蒙特里尔的反共华裔青年。他十分关注笔者的安危,感到要是中共一旦回收香港,像笔者那样的激烈反共人士,前途十分危险。

 

所以他一直为笔者出主意,鼓励我要是决定逃亡海外的话,可以到加拿大避难。他更慷慨地表示愿意大力协助,并建议可以先到他家暂住,并为我与寻求当地社区中的右派势力和团体联系,寻求协助。

 

笔者的“逃亡路线“ 和计划就此基本拟定(我要衷心感谢这位从不相识的读者的大力支持和鼓励,和到加拿大以后给我的鼎力协助)。

 

当时港澳的局势正在激烈变化和发展之中。中国大陆正值“文革”后期,而老毛病重,大权旁落,以江青为首的四人帮掌握大权。而在实际上,毛共暴政已经面临“亡党亡国”的危险处境,因此对国外(港澳)的局势,也几乎失去控制。但“四人帮“为了实施其镇压和打击港澳政府的反共立场,疯狂地在两地掀起暴动和“暴力革命”运动,并首先对软弱的澳门政府下手。

 

中共以暴力手段,迫使澳门葡萄牙总督公开“向中国人民低头”,并同意镇压当地的反共民众,和驱逐“国民党反动势力”,并递解所有的逃澳难民到大陆受审。

 

但是,澳督最后还是拒绝服从中共的威胁,并决定以立即“放弃澳门”撤回葡萄牙的决策,来回答北京的压力。

 

谁知葡萄牙政府的这一招击中了中共的“要害”,那就是中共根本没有收回澳门(更勿论香港)的政策和决意。原因是,要制服港澳两地几百万民众的激烈反共势力,是一个绝对不值得的付出代价,除非中共准备几十万乃至上百万的解放军,以武力血洗港澳。

 

中共明白,那显然是一个绝对不可能采取的万分危险的“政治自杀”政策。果然, 葡萄牙政府的这个回击,立即奏效。北京对澳门的压力马上疏解。澳门的“造反”风暴也就渐渐缓解乃至消失。

 

香港政府看在眼里,并以同样的强硬政策,对付北京的重大压力。不但如此,港府更以严厉的军事手段,镇压和对付在香港作乱的中共特务势力和左派工会组织的暴乱活动。

 

英军甚至于大胆派遣海军舰艇进驻香港,以特种部队荷枪实弹地日夜秘密和公开地大规模抓捕这批暴乱分子,并把他们投入监狱。北京最后只能以向港府发出最后通牒的恐吓伎俩,限期要港府“低头”,要不然,就要“面临严重后果”。

 

可是港府早就知道中共在这方面已经黔驴技穷,无计可施。这个最后通牒,仅仅是中共为了换回面子,而无奈出此一策。因此,港府不但对此不理不睬,而且更变本加厉地继续镇压作乱的暴乱分子,坚持维护香港安全的决定立场。

 

与此同时,港英政府对中共的这个坚定立场,也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声援和道义支持。不过,对香港的普通民众,特别是对深受共党暴虐政权荼毒迫害而逃港的大陆民众而言,它无疑是一个终生难忘的恐慌惊骇的生活历程。特别是对敢于对抗中共暴虐政权的香港反共知识分子而言,和在反共新闻播音员林彬兄弟遭共党特务杀害以后,情况更是风声鹤戾,恐惧莫名。

 

林彬兄弟遭共党特务杀害以后以后,香港的所有左派报刊及其从业人员,乃至其亲朋家属和一般的左倾民众,都变成了大多数民众心目中的“过街老鼠”。他们的生活也不好过。事实上有很多左派报人,也都纷纷逃离香港。

 

北京要港府低头服从的“最后通牒”,终于在焦急忧虑的等待中到了限期。当时的香港民乃至国际社会,都屏住呼吸等待中共对港府违抗“最后通牒”的惩罚举动。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人们似乎看不到任何来自北京方面的任何惩罚行动乃至言论声明。

 

不过,当天在香港和深圳边境却发生了一起重大事件。中英边界的中方一带农田上, 在天刚亮的早晨,有一大群农民打扮的群众,突然拿出轻重武器,对当地的警察总署发动了袭击,一下子打死打伤了很多警察和警官,接着就消失在无形之中。

 

奇怪的是,此次事件以后,香港的局势也渐渐归于平静。至此,人们才意识到,原来这次谋杀香港警察的行动,大概就是港英政府拒绝服从北京“最后通牒”所付出的血的代价和后果。这实际上却反映了北京色厉内荏的本质。它大概也是中共执政以来,乃至直到今天为止,一次在国际上最丢脸的外交恐吓行动。

 

此后,港澳的动乱政治局面,也随着不久在中国大陆发生的,共产中国在政治上和经济上几近“亡国亡党”的一系列重大政治动乱事件,包括老毛死亡,四人帮垮台,邓小平上台执政,中国实施改革开放政策,并彻底放弃共产主义计划经济制度,实施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制度的一系列震荡人心的重大事件。中国也正式开始向“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或实际上是“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制度”的繁荣富强道路漫进。

 

但是对笔者而言,香港已经不是我的久留之地,我这个在半生中颠沛流离,并在反共产主义暴政之下求取生存的无辜者,决意逃离香港,远走高飞,永远离开中国,走向由白种人统治的加拿大当移民的“不归之路”, 直飞几千里之外的陌生土地求生存,谋发展。(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