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bs600x78c

内容

安省退出饥饿调查 健康专家深感失望
Gap in food insecurity data cause concerns among public health experts

编者按:影响数十万安省家庭的饥饿调查数据为全省消除贫困提供了重要信息。尽管成千上万的安省贫困家庭仍食不果腹,安省政府还是决定退出了能够追踪民众饥饱状况的年度调查,此举引起了公共卫生专家的深切关注。
Editor's note: Data on food insecurity, which affects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Ontario families, provides key information for the province to battle poverty. As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Ontario families struggle financially to put food on the table, the Ontario government’s decision to opt out from an annual survey to track food security has caused deep concerns among public health experts.


安省公共卫生专家对省政府退出年度饥饿调查的决定感到震惊,要知道,这个年度调查是用于计算吃不饱饭的家庭数量而设置的。
安省政府在2015年和2016年的加拿大社区健康调查(CCHS) 中选择不监测民众的饥饿状况。粮食保障专家说,这导致人们无法得知在这两年时间里有多少家庭吃不饱饭,由此妨碍了其它机构对解决饥饿问题的项目规划,而这些规划影响着近60万户家庭的吃饭问题。
加拿大统计局颁布的加拿大社区健康调查表是唯一一个政府指定用来追踪各省份饥饿民众数量的调查手段。安省自该问题被添加到表格中的2005年以来,一直参与提交相关数据。
安省的公共卫生工作者直到今年五月才发现政府作出了退出饥饿调查的决定,这让他们感到失望。
多伦多大学营养科学教授兼加拿大饥饿家庭研究小组(PROOF)组长瓦莱丽 塔拉苏克博士表示:“从我们所知道的情况看来,在公共卫生部门工作的人员都为此感到震惊。大家都不知道安省政府已从饥饿调查中退出。我们直到获权进入到相关数据库后发现安省并不包含在内时才意识到政府已经退出了此项调查。”
她说:“他们作出这样的决定让人感到非常奇怪,因为依靠省政府支出的公共卫生部门通常要运用这些信息来作当地的项目规划。”
当一个家庭没有足够的经济能力获取食物时就被认定为饥饿家庭。成年人如果无法摄取足够的食物会导致他们面临许多健康问题,包括从抑郁症到心脏病等多种疾病。儿童则特别容易患慢性疾病,包括哮喘。
作为人口最多的司法管辖区,安省是加国拥有最多饥饿家庭的省份。
加拿大的饥饿家庭
塔拉苏克教授说“安省占了加拿大人口的38.5%,但安省家庭却不在饥饿调查的数据库内,如果我们想发布全国饥饿家庭的统计数据,没有了占全国1/3人口的最大省份的参与,这个数据是无法考查出来的。” 
安省的公共卫生部门却在担心没有这些重要数据作支撑,意味着它们出台的应对政策也丧失了公信力,这些应对政策包括了基本收入试点项目,为低收入人群提供补助的三年期研究项目,和为贫困家庭提供经济援助的食物保障策略。
今年早些时候,安省政府宣布了基本收入试点项目,旨在对一些重要领域进行研究,其中包括了粮食保障问题。五月份,省政府也向公众征询关于安省第一个粮食保障策略出台的意见。
房屋部长克里斯·巴拉德的新闻秘书玛丽安 丹尼斯在一份电子邮件里说,“在我们磋商制定减贫策略时,我们听到大量人士表示支持我们今后继续参与加拿大社区健康调查中粮食保障的调查板块。”巴拉德是减贫策略的主要负责人。 她还说,“在我们的粮食保障策略下,我们将与卫生部合作,重新审视如何能收集到更多的数据。”
加拿大社区健康调查的运作是两年为一个周期。家庭粮食保障调查板块的作答在强制性和可选性之间交替,2015-2016年的调查是可选的。2017-2018年则要求所有参与调查的省份和地区必须对当地的饥饿状况做出答复。
健康医疗部的发言人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安省已经在加拿大社区健康调查中采取了和“可选”调查年份一样的磋商程序。这个过程包括与公共卫生部门,当地健康医疗相关部门,各研究人员和各部门工作人员进行讨论,以决定回答哪些可选题目。结果,饥饿调查没有被选入到2015-2016年的调查题目中进行作答。
健康医疗部的发言人大卫 詹森写道,“与加拿大社区健康调查的周期性选择程序一样,选择哪些题目进行作答是根据各个部门磋商平衡后的结果。需要考虑的因素包括新增人口的健康问题,数据缺漏问题,对某数据的需求和数据有效性等问题。”
育空地区和纽芬兰与拉布拉多省在那两年也选择不监测当地的饥饿状况。这两个地区都选择退出了饥饿调查。
自2005年以来,安省的饥饿家庭率一直徘徊在12%左右。在全国各省当中,新斯科舍省的饥饿家庭比例最高,为15.4%,而努纳武特地区的饥饿家庭率在全国排名第一,为46.8%。在安省,彼得伯勒市的饥饿家庭率于2013 - 2014年最高,为17.6%,受影响的家庭占当地的1/6。
安省公共卫生营养专业人员协会(OSNPPH)粮食保障工作组的彼得伯勒市委员凯若琳 多丽丝说,“加拿大社区健康调查的数据显示,我们省的饥饿状况高于全国省份的平均水平。没有安省整体的饥饿调查数据,我们就无法深入了解这个问题对当地的影响。”她还说,“这就像是在不知道现状改变的情况下,重复讲一个老掉牙的故事。”
安省公共卫生营养专业人员协会食品安全工作组联合主席玛丽 艾伦 佩吉说,“许多人以为这个问题被处理的很好,但其实问题却非常严重。我们只是试图把它揭露出来。获得所有相关的数据才是问题的关键。”
安省公共卫生营养专业人员协会已经向加拿大卫生部和加拿大统计局提交了建议,要求把家庭粮食保障调查板块列入到今后加拿大社区健康调查表中必须作答的部分。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