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bs600x78b

内容

加国天然农夫市场仅向白人高收入阶层敞开大门?
Access to farmers’ markets with organic foods is limited to a white-and-wealthy clientele

 
编者按:从当地农夫市场购买的水果和蔬菜往往要比食杂店出售的产品口味更佳,并且更富有营养。但是,这些有机食品通常只有高收入阶层才能负担得起,低收入乃至中等收入人士根本无从问津。最近的一项研究指出,由于价格障碍以及缺乏民族食品多元性,加国天然农夫市场催生了一个白人高收入阶层的客户群,从而在加国引发了有关食品公平性的质疑。
Editor’s Note: Fruits and vegetables bought from a local farmer’s market often taste much better and are more nutritious than those from grocery stores. But these organic foods are often affordable to the wealthy, rather than those living on lower or even middle incomes. A recent study points out that the costs barriers and the lack of diverse or ethnic food items have created a white and upper-middle-class clientele for farmers’ markets, bringing food equity to the table in Canada. 
 
 
《环球邮报》一文称,一份最新报告指出,并非所有人都能在农夫市场和有机食品杂货店享受购买“良心”食品带来的好处。
 
该份由圭尔夫大学研究员凯利•霍金斯(Kelly Hodgins)和教授埃文•弗雷泽(Evan Fraser)共同撰写的研究报告突显出“良心饮食”运动中的矛盾之处。虽然吃本地食品或有机食品常常被吹嘘有利于健康、环保,甚至有时候和道德观联系在一起,但在加国此类食品常常只有高收入阶层才能享受得到,而低收入乃至中等收入阶层往往难以获得这些食品。
 
该报告发现除了价格高昂,还有其他一些障碍亦阻碍了低收入人士获取此类食品。
 
霍金斯在接受采访时称,这些食品现在几乎已经成为高收入阶层的专享食品,但它们本不应如此归类,但是,即便消除了价格障碍,也仍有许多社会问题有待克服。
 
这些障碍中包括认为低收入消费者可能不会觉得自己属于“专享”群体的社会偏见,以及地理位置等实际问题。报告指出,在许多情况下,农夫市场都位于需要自驾才能抵达的地区,或是只在周一至周五的上午九点至下午五点的固定时间段开放。
 
该报告还探讨了农夫市场的产品规格和包装存在的问题,比如有些产品的设计并未考虑独居老人,或居住在合租公寓里没有固定冰箱乃至厨灶的人士。
 
报告还指出,在这些农夫市场和店铺中缺乏适合不同需求或文化背景的消费者的产品。霍金斯表示,这也促使人们产生了此类产品是专为“白人高收入阶层”而设计的想法。
 
霍金斯称,她并非是主张所有低收入消费者都应该盼望能够进入农夫市场并购买$5元一束的羽衣甘蓝,此次研究的目的是突出加国食品系统中的阶层分化问题,并质疑这种阶层分级是否有必要。
 
霍金斯本身就是在卑诗省的一个奶牛农场长大,她是在仔细观察光顾出售自家产品的农夫市场的顾客后,才渐渐对相关研究感兴趣。在卑诗省府开始向低收入人士提供可在农夫市场使用的优惠券后,霍金斯开始研究之前的主要顾客群体是哪些人。
 
霍金斯在谈及农夫市场和专营店时称,这些地方现在几乎被吹嘘为提供灵丹妙药之地,但是当人们看得更深一些时,就会认识到这些地方缺乏社会公平。
 
在编写该份报告时,霍金斯花了几个月时间在卑诗省访问了数十名农夫市场的工作人员,独立专营食品杂货店店主,以及其他一些经营食品企业或专门出售有机食品、当地食品或可持续性产品的非营利商店的人士。在和这些人进行交谈后,霍金斯发现许多企业主并不担心消费者群体扩大。
 
一名企业主在接受参访时称,他们是企业,并不是社会服务机构。其他企业主则指责低收入人士缺乏相关的教育或食品常识,而在霍金斯看来,这对于低收入人士来说无异于“天方夜谭”。
 
但是,霍金斯亦称人们不应将问题完全归咎于这些企业,因为在这其中还涉及广泛的政策问题。比如提高社会援助率就可以让更多人享受到健康和营养的食品;而为使用有益于环境可持续性的方式种植产品的小农户提供更多支持,也将有助于降低相关产品的价格。
 
加拿大食品安全组织的执行总监戴安娜•布朗森(Diana Bronson)就此回应称,问题在于人们是否有足够的收入和能力去购买健康食品,许多人往往只负担得起不健康的食品。
 
布朗森表示,该报告表明当局有必要进行政策改革,并采取措施解决目前存在的一些系统性和社会性问题。布朗森还称,要同时为想要生产最高质量和最可持续性产品的小农户提供足够支持,并设法满足那些可能无力负担相关产品的人士的需求并非易事。
 
布朗森表示,最大的挑战在于要同时做好这两件事情。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