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乌尔善:拍《封神》不想自我"封神"



凭借执导《画皮2》、《鬼吹灯之寻龙诀》等电影而声名鹊起的乌尔善,近日因《封神》三部曲正式启动而再次成为内地影视圈的焦点人物。

拍电影是想「搞点事情」 
乌尔善名如其人,留着平头、蓄着胡须、身材魁梧的他,有蒙古族汉子的硬朗。1972年,乌尔善出生於内蒙古自治区首府呼和浩特市的一户普通蒙古族家庭。由於4岁就随父母迁居北京,乌尔善身上兼具着蒙古族的豪放性格和胡同里的「京腔儿」。 

大学二年级从中央美院退学后,乌尔善开始了一段「无所事事」的生活。那段日子里,他常去北京图书馆借阅电影录影带,发现电影「有点儿意思」便去报考北京电影学院,结果顺利考入该校导演系。有趣的是,乌尔善从电影学院毕业后选择了拍广告。彼时的「乌导」是广告圈的宠儿,中国移动、诺基亚等众多知名品牌都邀请他担纲广告导演,其个人工作室也在业内闯出了名气。 

2001年,电影《魔戒》在内地上映,乌尔善看后感叹「受了刺激」。乌尔善对笔者说,「看完《魔戒》我就问自己,中国为什么没有这样的电影,我们如果拍这样的电影,应该选什么题材。我觉得《封神》是首选,但当时我们没有这种制作能力,市场也没有这种容量。当时我也比较年轻,这(拍摄《封神》)是一个听起来就很难实现的愿望。」

乌尔善於2007年正式回归电影行业,并选择试水娱乐电影。只是他这一试,就在中国电影产业的汪洋中掀起了不小的浪潮。 

「电影不是一个虚荣的行业」 
2011年,乌尔善执导的首部商业电影《刀剑笑》以700万元(人民币,下同)的投资撬动了2350万元的票房,并在第48届台湾电影金马奖上击败大热影片《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的导演九把刀、《倭寇的踪迹》的徐浩峰和《转山》的杜家毅,斩获最佳新导演奖,成为当届金马奖的「最大黑马」。 

此后的数年中,他先后执导了魔幻爱情电影《画皮2》和奇幻冒险电影《寻龙诀》。两部影片总票房超过23亿元,且在豆瓣、IMDb等内地和海外知名电影评论网站上获得良好口碑。 

荣誉越来越多,乌尔善对电影艺术的初心却并未改变。在他看来,好作品的核心在於正确认识电影创作应该经过的步骤。他举例说到近期在内地票房火爆的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电影成本不高,但故事特别好看,每一个情节设置都非常合理,「该让你哭就哭,该让你笑就笑,该让你紧张就紧张」。认真打磨故事,准确定位题材,进而高品质地完成剧本--乌尔善认为,这是中国电影工作者应该学习的。「能不能花时间在电影剧本的写作上,有没有社会责任感,能不能把社会普遍存在的问题精准地转化成剧作,这是非常考验专业能力的。」 

「想要向外国电影学习,了解他们是前提。纽西兰一个400万人口的小国家都能拍出《魔戒》、《霍比特人》三部曲。我们的电影工业和他们相比,距离不是一点半点。」乌尔善强调,所谓「电影工业」,一定要具备这样三个条件:资金密集、技术密集和类型化创作。「没有类型化生产就谈不上量产,更谈不上工业」;而类型化创作都是有模式和规则的,有其特定的叙事模式和品质标准。 

「我们和维塔(维塔数码,《魔戒》、《霍比特人》、《阿凡达》等电影的视效制作公司)的本质差距还是态度问题。」乌尔善认为,中国艺术家虽多,但全情投入到电影创作中的不多。在他看来,中国电影行业还缺很多人,画家、雕塑家、电脑工程师、软件开发者……「当他们真正从不同领域集结到电影行业的时候,中国电影才真正能够蓬勃地发展起来。」 

向「霍比特人」学拍《封神》 
经过几部作品的技术积累和经验积淀,乌尔善决定向自己十六年前默许的愿望发起挑战,拍中国自己的奇幻史诗电影--《封神》。 

「一直想做的事,就是给中国的年轻观众拍超级大片。」乌尔善说,「幻想、英雄、成长,这其实是好莱坞电影在全球影响最大的类型,也是中国最需要的电影类型。电影市场是年轻人的市场,他们对幻想电影的需求是第一位的。从年轻人的角度来讲《封神》的故事,能让他们了解到中国自己的文化也是非常了不起且具有生命力的。」 

乌尔善坦言,此次拍《封神》是因为它是「中国第一国民神话」。一方面,《封神》的故事来源於中国商周时期的真实历史;另一方面,它也创造了一个中国人自己的神话体系,「所以这是最值得一做的题材」。 

时机虽已成熟,乌尔善却并未急于求成,「四年的筹备,一年多的拍摄,三年的后期,真正上映需要八至十年的周期。」《封神》三部曲於2014年启动项目开发,2016年进入筹备阶段,2017年2月起面向全球海选男女主演。影片计划於2018至2019年拍摄,暂定於2020至2022年期间陆续公映。 

有了「十年磨一剑」的决心后,乌尔善开始向「已经封神的各路神仙」取经。由於《封神》的三连拍模式在内地电影界尚属首创,乌尔善就飞赴洛杉矶和纽西兰拜访有经验的制作人,包括《骇客帝国》制片人之一格兰特?希尔和《魔戒》制片人之一巴里·M·奥斯本。「他们每个人的履历都能够进入电影史,给我们带来的经验都是无价之宝。」 

这些世界影坛大腕对《封神》贡献良多,奥斯本更受邀出任制作顾问,但在乌尔善心中留下最深印象的,还要数那一群不为电影圈外人所熟知的「霍比特人」。 

乌尔善前不久受纽西兰旅游局邀请,初见纽西兰朋友,乌尔善就享受到了当地毛利文化中热情的「碰鼻礼」--「彼此要把对方的呼吸吸进去,要分享对方对生命的体验」。乌尔善拍了几下自己的鼻子,笑着说:「他们都很质朴,为人非常真诚、热情。他们没有因为自己是全球电影产业当中最顶尖的团队而高高在上或者有所保留,而是很直率地,像霍比特人一样地分享经验,这些东西是所有做电影的人应该去感受的。」 

乌尔善说,大张旗鼓地拍《封神》,不是为自我「封神」。「有哪个项目可以让你这么全情投入地工作这么长时间?我希望我们能用最大的能量和所有的情感,创作一部作品,不愧对我们付出的所有时间。」

编注:本文由香港《镜报》供稿。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