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中国经济持续增长 人民币增值
Despite debt problems, Chinese economy grows and RMB soars against dollar



编者按:2015年随着股市崩盘和人民币贬值,中国经济走入低谷。但此后中国经济逐渐复苏,人民币汇率达到了近1年半以来的最高点。中国政府所采取了从限制货币外流到打击另类借贷等措施避免了债台高筑之后患,就连那些曾大唱反调的人士都表示政府似乎有效地控制了高企的借贷危机。
Editor’s Note: Following China’s economic crisis in 2015, with stock market crash and currency devaluation, China’s economy has regained momentum, and the value of RMB reached the highest level in almost a year and a half. The steps the government has taken – from restricting currency outflow to cracking down on alternative lending practices – seem to have kept the country’s mounting debt problems at bay, with some vocal naysayers even saying that the problems have been contained by the government. 
 
9月11日周一,中国人民币币值达到一年半以来的最高。尽管中国仍严格控制人民币的价值,但投资者的看好给了人民币走强的一臂之力。

两年前,中国股市崩盘和人民币意外贬值震惊金融界。

2015年金融危机
2015年夏季,中国股市全面下跌,若不是中国实行的10%跌幅限制,很可能是一泻千里。

政府当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削减利率,限制短期抛售,暂停新股上市,以及注入资金救市等项措施短暂地起到了一些作用,但是未能持续。

也有官员希望通过能源消耗的方法来挽救颓势,因为这是衡量中国经济增长的更好方法。但当时中国的能源消耗量连续几年大幅下滑。中国经济发展放缓的事态似乎不可避免。

当时的《泰晤士报》预测,中国经济可能走向长期的萧条。

但令人惊奇的是,中国回稳的步伐非常稳健。中国的经济数据表明,增长继续保持在即便没那么令人兴奋,也颇为平稳的速度上。股市开始在回升当中,人民币的表现也不俗。

人民币一路高歌
去年年底跌至近7元人民币兑1美元后,人民币汇率逐步反弹。9月11日周一上午,中国央行制定的汇率略高于6.5元人民币兑1美元,这是自2016年5月以来的首次。

中国货币升值表明了投资者不像之前那么担心了。尽管严格控制人民币的价值,但中国允许人民币在国内货币市场上有一定幅度的起伏。

对中国的货币市场已从跌势大幅逆转,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 bank)新加坡办事处的经济学家周浩表示。

人民币止跌回升是政治方面的原因。中国正在筹备五年一届的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会议将于10月18日在北京召开。习近平已明确表示希望在会议召开前,国民生活的几乎各个方面,包括经济,都要保持稳定。

其他货币的走势,尤其是美元,也是人民币升值的原因之一。随着美联储因为美国经济的增长不及预料的有力而迟迟不愿加息,加之通货膨胀低于预期,导致美元贬值。

欧洲也开始从全球经济危机中复苏,过去一年里欧元兑美元大幅上扬。因此,尽管人民币兑美元升值,但兑欧元却贬值了。这降低了人民币升值对以出口为生计工厂的影响,因为人民币升值会削弱它们的竞争力。

中国也许能从自己的货币升值中获得一些政治益处。川普总统一直以来批评中国的经济政策,指责北京操纵货币,保持低价。但现在情况已今非昔比了。

中国政府还在限制资金外流方面下了功夫。

限制资金外流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近日,中国政府已签发了针对房地产、娱乐和体育领域“不理性”海外投资的监管规定,此举正式批准了去年11月出台的零星限制措施,以更严格地控制资本外流。

该文件还表明,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人民银行和其他监管机构去年末悄然出台的针对境外投资和其他资本流动的许多限制将会被保留。中国人民大学金融学教授赵锡军表示:“这表明,中国政府决心更严格地执行现有的政策。”

这次的投资限制,阻止了中国企业在2015年和2016年初对外投资空前飙升的势头。这让人确信:政府已决心不让2015年和2016年的事态重演。当时人民币急剧下跌,资本外流激增,股市大幅下挫。

如今,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已显著改善。资本外流大幅减少。资本和金融账户的赤字从去年全年的6400亿美元,降低至今年上半年的420亿美元。

尽管如此,中国普通家庭和最富的亿万富豪仍将继续努力把资金带到境外。实际上,中国游客的海外支出的很大一部分,都反映了隐蔽的家庭部门的资本外流。

打击非法借贷
在一些情况下,当正规金融供给不足,或银行金融机构不作为时,就为民间非法高利贷留下了生存空间。

目前中国民间高利贷仍游离于法律灰色地带,由于没有纳入法治轨道,也没有专门的监管机构和监管力量,加之金融分业监管模式,使高利贷成了几不管的“真空”地带。缺乏监管合力,更缺乏前瞻性监管手段,反映迟缓,不能防微杜渐,将问题消灭在萌芽状态;往往都是问题暴露或案件发生之后,政府公安、司法等部门才介入,多属“马后炮”行为。

同时,不少金融机构的一些员工缺乏职业操守,居心叵测,往往与高利贷机构沆瀣一气,内外勾结,共同编织坑害中小企业和借贷者高利贷网络,使涉身高利贷的中小企业和个人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成了高利贷压榨下的“牺牲品”。严重影响社会经济。

因而,“于欢案”再次向政府敲响了高利贷监管警钟,迫使政府加大力度打击非法民间借贷。 唯有如此,社会金融秩序也将回归平稳。

债务的危机
中国目前依然面临着债台高筑的问题。但一些高唱反调的人却表示,中国至少暂时已经找到了控制问题的办法。

投资者和经济专家表示,中国为保持经济处于可控状态而采取的行动恢复了对中国管理经济的一些信心。

在近十年前的全球金融危机过后,中国靠一大波借贷驱动经济。尽管起了作用,但这一战略促使中国的债务,相对于其经济体量而言,达到了与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类似的水平。

5月,评级公司穆迪投资人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下调了中国债务的信用评级,称中国的消费热潮会伤害长期增长。2015年的人民币贬值和股市崩盘也降低了外界对北京的信心。

知名中国经济专家、华盛顿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R. Lardy)认为,如果仅从债务总量来看,中国的债务水平当然是很高的,这些债务大多发生在政府和国企。

拉迪表示,过去几年里,家庭债务在中国债务问题中开始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2016年,中国金融体系新增放贷的50%是用于家庭贷款,而这一比例在两三年前为25%。

中国家庭债务主要是用于房贷。一方面,中国的银行对房屋抵押贷款的要求很高,贷款者往往要支付很高比例的首付(通常为房价的30%甚至更高),因此贷款金额与房产价值的比例较低。这些因素使得家庭债务引发债务危机的可能性不高。

穆迪公司认为,中国目前非金融领域的债务水平已经超过美国、德国和韩国,但真正令人担忧的并非债务水平,而是债务增速过快。她说:“非金融债务占GDP的比例已经从2010年的181%上升到2016年的256%,也就是说六年翻了一番。”

中国债务危机一直没有爆发的另一个因素在于中国经济大体上仍保持了中高速的增长。多年来,关于房地产泡沫的预警一直不断,但房地产市场崩盘的情况却从未发生。甚至今天上海的房价是不是泡沫,最关键的因素还是未来的收入增长速度。

尽管如此,中国的最高决策者们显然也意识到中国庞大的企业债务给未来中国经济中长期的健康稳定构成巨大风险和潜在威胁。今年4月,总书记习近平已经提到金融安全,并提出要加强金融监管,采取措施处置金融风险,控制增量,积极处理存量,显示北京也正致力于控制债务扩张过快的问题。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