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特鲁多在联大所做的“历史性忏悔”纯属作秀
Justin Trudeau humblebrags at the United Nations

 
 
前联邦保守党总理哈伯曾经对坚持和意图要求加拿大政府纠正“所有的历史错误”这种政治愿意和行动说过一句话,他认为那是“不切实际的做法和想法”。这句话对某些加政治人物,特别是像特鲁多总理那样的政客而言,可能不但不会领教,更可能会适得其反。
 
现在, 我们特鲁多总理就破天荒地弟一次声言,加拿大必须要对“亏待土著的历史性过错完全纠正过来”(Canada Must Right Historic Wrong)。这句话乍听起来,可能会令所有加拿大人, 特别是主流社会的白人感到震撼。而对于加拿大的所有土著族裔而言, 则好像听到仙乐飘飘之声。
 
是的,如果从政治上“正确”的观点而言,这确实是一句冠冕堂皇,也是完全合理的“宣言”,但只要扪心自问,却并非如此。原因是,从古至今,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完全做到“纠正所有历史错误”那回事。因此,这虽然是一句漂亮“政治口号”而已。特别是对像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那样的“殖民地国家”而言,或甚至于对世界上所有有悠久历史的文明大国而言, 也都是绝对无法做到的事。
 
今天,包括加拿大在内的所有欧洲白种人建立的美洲和澳洲各国,其统治者都是外来异族殖民主义者。早期欧洲人在这些国家的殖民史, 那可以说是血泪斑斑,惨不忍闻。当地的土著,几乎被“赶净杀绝”。像澳洲的土著,到今天的人口已经极为稀少,作为一个当地的土著,他们不但在政治地位上不再存在, 即使在族裔团体上, 社会阶层上,经济层面和文化上,也几乎不再“存在”。
 
导致这个结局的原因, 太过复杂,没有人敢于触及。更勿论白人政府及其政治领袖, 还敢于大言不惭地发出要“纠正所有的历史错误”,或要对当地的土著实施“彻底平反”政策那样的高谈阔论。
 
所幸的是, 南北美洲的土著,从加拿大的“爱斯基摩人”,到美国的“印第安人”,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前就有庞大的人口,所以尽管欧洲殖民主义者在建立其殖民统治政体前后的一段漫长历史时期,也曾经像澳洲殖民主义者那样, 意图消灭当地的土著,但却遇到了激烈的反抗, 并断断续续地发生过长达百年的“灭族”战乱, 或由此引起的印第安土著的激烈反抗所导致的长期杀戮。这是无可改变的残酷历史事实。
 
加拿大一直没有脱离大英帝国统治的殖民地,在其“分而治之”, 或“以夷治夷”的控制殖民地政策之下,当地的土著才有机会在政治上和族裔人口上得以免受像美国的土著那样的被“完全同化”的命运。这才有势力和人口都非常庞大的加拿大土著族裔团体,乃至于“国家”(nation)的存在。
 
不过, 即便如此,加拿大土著在整体上而言,其政治势力, 经济地位,社会影响,乃至全体原住民在主流社会中取得政治地位,乃至经济上扮演的重要角色,几乎完全没有可能。充其量, 也只能够在加拿大联邦政府现代化的“民族自治”政策前提下,从理论上或政治声誉上,提高了他们的地位。而作为加拿大联邦政府的政客们, 则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和视点,从政治上笼络原住民的选票来源。并在经济利益上和某些政治领域中,给予若干其他少数族裔所没有的特殊地位。
 
因此, 我们的特鲁度总理才可能大言不惭地在联合国大会的发言中,高呼要对原住民所受到的“历史性不公平待遇”,“纠正所有的历史过错”那样的忏悔(或承诺)。这种呼吁,充其量也只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政治作秀“而已。
 
因为一个族裔在历史上的民族地位的变迁, 政治地位的升降,社会角色的更换,是历史发展的结果,后人想加以更改, 绝非任何一个政党可以更动和变迁的。在历史发展中,国与国之间的博弈所导致的种族地位的变迁结果, 绝非当今时代任何个人或政治团体所可以更动的。这种历史性”错误”, 或由此所导致的历史性不公待遇,不是任何个人可以“纠正”过来的。
 
试问我们的总理,除了土著所已经拥有的,与全体加拿大人的同样政治和宪法权益以外,我们还能够用什么样的方式 ,改正所有的“历史性错误”? 是归还给他们所有的土地?把加拿大三级政府执政权移交给他们?这是一个像“天方夜谭”那样, 不可想象的“纠正历史错误”的唯一彻底有效的途径。
 
拿另一个例子来说,加拿大政府曾经在历史上强迫华裔祖先每个人必须缴纳的“人头税”,若以今天的价值而言,它可以购买一两栋独立屋;试问前时联邦政府在向华裔作出有关“道歉”的同时,显然无法以这个价值,对每一个人头税受害人的后裔,作出相应价值(其数目当在几十万乃至上百万)的赔偿, 试问加拿大能够以此来“彻底纠正虐待华裔”的“历史性错误“吗?显然没有可能, 也没有必要,也不会有任何华裔会提出这样“纠正历史错误”的不切实际的做法。
 
我们的总理在联合国大会上, 不注重加拿大在今天的国际社会上应该负起的职责, 并呼吁愿意继续和与世界各国人民, 共同担负起全人类所应该负起的应有职责,反而莫名其妙地向世界各国忏悔加拿大亏待原住民的“历史罪过”。这种在国际政治舞台上, 莫名其妙痛苦流涕地“向世界认罪”的羞愧之态,实在既令人莫测高深, 也必然会令每一个加拿大人,对此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和无所适从。
 
现在人们要问的是,加拿大人究竟对原住民犯下了什么样的像希特勒谋生犹太人那样的历史性的“滔天罪行”,而必须在世人面前,痛苦流涕地承诺,要向原住民(或华裔,日裔)痛哭流涕地作出忏悔?
 
以笔者观之,这种姿态,大概是一个非常缺乏政治资历的年轻政客, 想找机会在国际社会上,不惜以加拿大的良好国际声誉为代价, 用“哗众取宠”的姿态为自己的个人声誉的政治作秀而已。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