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新民主党的标新立异能走多远

 
 
上周日联邦新民主党在宾顿市举行党魁选举,第一轮投票戴头巾的辛格先生即胜出,整个会场几乎成了印度锡克的节日。自上次联邦选举NDP的光芒被自由党遮盖、其传统领地被自由党不断蚕食,联邦NDP显然处于低谷期,随着经年的检讨NDP全党憋足了气,欲通过新党领的选举将党的面貌来个换新,但一个老问题仍然旋绕在人们的心头:NDP将怎样展示与他党的不同或区别?将新党领的面孔变成女性或在党领头上缠块头巾,问题就能解决?
 
加拿大新民主党自1932年脱胎于CCF平民合作联盟(Cooperative Commonwealth Federation )已有八十五个年头,在不少省区获得过执政;在联邦层面,除了林顿时期位居议会的第二,基本都处在第三或第四位。NDP的旗帜是民主社会主义,声张制约或驯服资本主义,强调社会保障及福利、劳工和平民的权利,要求社会正义和平等,对外主张国际和平。平心而论,NDP的主张倒蛮切合本国的国情,事实上NDP在本国的全民健保和劳工权利以及土著等族裔平权方面有实在的贡献。民主国家的议会有代表草根的或左翼的声音,是正常的健康的现象。
 
遗憾的是,NDP的上述主张均被联邦自由党一概认同拿来所用,并当作自己的主张大肆宣扬,技术上甚至超越NDP。更有甚者,在强调LGBOQ 权利以及大麻合法化上,自由党比NDP走得更前卫。NDP的光芒被自由党覆盖,自由党俨然以左翼亮相,草根及左翼的票源自然多流向自由党了。当然,西部集团在石油价格下跌的困境,以及哈帕保守党长期执政给人的腻烦,亦是自由党三年前取胜的因素。但执政自由党除了宣传并无实质性的有效政策举措,赤字基建至今仍是个愿景而已,北美自由贸易谈判的前景并不乐观,期待大麻财政及税务改革捞钱毕竟有限且亦非正途,国家经济的前途依然渺茫。小特鲁多混一天是一天罢。
 
看看NDP参选党领的新人怎样。安格斯(Charlie Angus)先生并不与人强势的印象;卡隆(Guy Caron)倒主张NDP给人一个全新的面貌但无多少办法;那位头巾先生辛格上周日在安省领先,虽然他也声张要以NDP党的原则来夺取政权;而那位激情的年轻女士阿旭彤(Niki Ashton)倒也很强调NDP 固有的思想原则如公平、正义、环保、以及LGBOQ权利等等。说实在的,这几个候选人在能力、经验和政治老道上,比原党领唐民凯差远了。唐民凯断送了林顿为NDP 开创的大好局面,主要是在选战中过于稳健而突出树立NDP 的形象不够鲜明。既然自由党能涵盖NDP的主张,具保守主义传统的选民倾向自由党也就感觉比较安全和保险。当年唐民凯的全民幼托计划本来很不错,但宣传不足,选民未能透彻理解其意义,总以为将一个幼托计划作为主打政纲似乎缺了点什么,如果那时鲜明主张将大公司税收从15%提升到17%,以及将小企业税收从11% 降到9%,相信反响会截然不同。
 
来看NDP如何标新立异。推出辛格及辛格的胜出已然是打出了族裔牌。而辛格与自由党竞赛的政纲更令人惊诧:1)比自由党更前卫,将所有的毒品合法化。2)全国推行15元最低时薪3)对年入3.5万的人拉高税收2-4个百分点;对拥超4百万价值房子的非常住居民创征40%的物业税;对保守党设立的大公司15%税提高至19.5%。4)对政府原定于2030年将从2005年废气排放水平降低30%之目标提前至2025年实现;为筹公交基金于2020年放弃资助石油和天然气公司(此举定将在西部碰壁并产生麻烦)。5)改革联邦选举体制。NDP 热衷于把希望寄托在把党领包装成新女性,或举出族裔牌推出一个头巾先生,则NDP的前景未必会比唐民凯把舵时好多少。其实NDP的思想原则人们并非很陌生,当没有对本国的经济和社会问题有一个针对性的解决思路或政策,NDP欲再现林顿的辉煌或实现执政的目标,显然还尚未脱离梦想阶段。可这次辛格的标新立异的确令人瞠目。即便辛格的锡克嘉年华尚有余热,NDP的标新立异又能走多远,且不说普通民众,恐怕唐民凯等NDP党内稳健力量亦不会保持沉默。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