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人类承受压力的能耐是在逐步增强还是减弱?
Is our next generation is getting strong or weak in handling stress?

 
 
 
人类承受精神压力能耐的大小变化似乎是一个应该由医学家,科学家或人类学家来探讨、鉴定和解答的问题。不过这里所关注的,不是想追查产生这些问题的原因, 而是反映发生所有这些问题的实际状况和现象。
 
让我们把眼光集中在年轻一代在生活和学习中所遇到的诸多现象和问题。一个最近人们所关心的实际的例子而言,比如为什么加拿大主流社会的小学生数学成绩,以及必须通过沉闷枯燥的艰苦学习才有建树的科目,几乎都无法与来自像中国那样的亚洲国家学生相比?
 
当然,在另一方面, 来自亚洲国家的移民学生则在应付学校以外的诸多社会问题上的能力不如本地学生。至于在面对生活压力,或精神压力上的能耐和克制力,本地学生似乎也不如移民学生。
 
我阅读过不少社会新闻报道,感到在这方面出现问题的学生, 往往是有本地出生和长大的主流社会学生,有类似状况的来自亚洲学生的同样个案却并不多。其主要的原因似乎是, 我们的社会有过分宠爱年轻学生,把他们当作“暖房花草”的嫌疑。最近读到一则报道是描述这里的大专院校, 在面对大学生所面对的个人问题时的溺爱态度和教育政策, 感到非常差异乃至惊讶。
 
是的,天天苦读书本,书写论文或工程学科学难题的大学生,也像必须艰辛赚取生活费用的成人那样,要面对种种压力。所有这些压力, 当然会给人们带来精神上的纠葛,情绪上的紧张乃至苦恼。
 
比如在面对紧张的学习压力上的诸多问题,像应付繁忙的课程, 频繁的考试和测验,书写论文和准备研究项目等等日常任务,都会令学生处于紧张的精神状态。更勿论年轻学生所遇到的,牵涉到两性关系的纠葛,经济处境乃至家庭问题等等。因此对大学生而言, 他们在大学里的生活, 必然会充满紧张和诸多重大的精神压力。
 
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预料之中的挣扎和烦恼, 但它也应该是大学生活的必经之途。而且, 这种烦恼和困难也不是从今天才开始的人生纠葛,它一直存在。只要是本身经历过这个人生过程的个人, 或自己的子女在大专院校生活过的家长,都应该有非常直接清晰的亲身体验。
 
大学生所面对的这种艰难困苦情况,实际上也正如社会上所有人所面对的日常生活压力那样,当然不是乐事,但也是非常能够理解的人生活奋斗过程中的必经坎坷,实在没有大惊小怪的必要。只要加以时日, 这些坎坷和问题, 都会慢慢成为过去,并变成每一个大学毕业生在今后应对人生过程中的一项宝贵的精神财产或生活技巧。
 
可是,现代的大专院校和高等学府的管理当局,却对这种情况过分关注;他们把这些学生看成像“暖房里的花草”那样加以无微不至的照料,并为疏解学生所面对的这些烦恼而大动干戈。现在的大专院校当局,普遍设有一套令人无法想象的,疏解学生烦恼和困境的各种手段和决途径。
 
据报道,加拿大今天的大专院校里,为了帮助学生解决在学校生活中的个人烦恼, 大学里有诸如疏解学生紧张情绪的“医疗狗”。如果紧张繁忙的各种考试令学生精神紧张或情绪低落的话,大学里有专门注册备用的“治疗狗”(Therapy Dog),可以马上逗你开心;要是你因为家庭亲属问题而情绪低落时,“残疾医务部”人员(Disability Officer)会专门为你提供静悄悄的私人房间, 让你疏解情绪,要是有必要的话, 还同时可以特别安排延迟你的考期(你的教授根本不会知晓)。
 
大专院校的有关当局告诉我们,今天的大专院校学生,由于竞争激烈所导致的各种精神压力,和社会对学生的严格要求所引起的学生对毕业以后职业前途上的担忧和考验,以及繁忙的交通,各种经济问题,和电脑时代的特殊通讯威胁所引起的种种烦恼等问题,令他们在精神上面临前所未有的高度压力。因此, 学校当局特别关注学生在精神上的安好和康乐。
 
专门关注问题的学校有关当局,把学生所面临的上述问题和烦恼看成是一种精神上,社会性的“病变”或“残疾”(Cognitive  Disorder)。但是对很多人, 甚至于很多大学教授而言,这显然是一种对学生所面临的种种困难的要不得的“过度反应”。
 
事实上,在很多大专院校里还特别成立了应对学生紧张生活所导致的精神烦恼的大规模的,有专家和医务人员主持的治疗中心。他们所忘记的和必须了解的一点是,学校要求学生所做的熟读书本知识,饱览群书,和包括频繁地写论文赶考试等等“教学大纲”,都是为了把学生培养成才,令他们能够在离开学校以后的职业场所和工作岗位上,顺畅有效地应对各种挑战。这是每个学生都必须通过的必经之路, 绝无代替途径可循。而且这也是自古以来, 年青人在进入竞争激烈社会之前的必经之路。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 学生在大学里所付出的每一分努力,都不会是白费,绝大部分都会印证在他们以后的生活是否成功,工作是否顺利上面。而把学生所面临的这种困难和考验, 看成是一种“病变”或“残疾”, 并像对待未经风霜的花草那样,马上把他们放进温和的“暖房”里休养,其最终后果,显然会适得其反。
 
我想,今天的大专院校当局, 把大学生当成暖房里的花草的那种做法,不但不是一种“爱护”, 反而是一种对学生本人乃至整个社会和国家前途的“祸害”。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