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CBC: 上百名加国专业人士用假文凭开业
Hundreds of Canadians falsely assume professional titles with fake degrees: CBC Marketplace

 
 
 
编者按:随着已经形成$10亿元产业链的假文凭工厂大量伪造学位证书,800多名加国人士也得以用假文凭冒充护士、工程师、心理治疗师和咨询顾问等必需接受培训的专业人士。CBC的调查揭示了可能会将公众置于危险境地的假文凭骗局。
Summary: Diploma mills are a billion-dollar industry which has churned out fake degrees across Canada. It allows 800 Canadians to falsely assume a professional title that they did not get the required training for, claiming phony credentials from nurses and engineers to phycologists and counsellors. A CBC investigation has revealed the bogus scheme that may put the public at risk.  
 
 
CBC的Marketplace节目在对全球最大的假文凭工厂进行调查后发现,许多加国人士可能都将自己的健康和福祉托付给了持假文凭的护士、工程师和咨询顾问等专业人士。
 
据专家称,假文凭交易已经形成$10亿元产业链,Marketplace节目获得的交易记录显示,全球最大的文凭造假工厂是巴基斯坦一家名为Axact的IT公司。Marketplace节目的调查团队在花费数月时间对数千宗假文凭交易进行深入调查,并通过客户的社交媒体个人简介进行信息核对后发现,有800多名加国人士购买了假文凭。
 
专门调查假文凭工厂的前FBI(美国联邦调查局)特工,《文凭工厂:售出百万张假文凭的数十亿元产业》一书的作者之一艾泽尔(Allen Ezell)称,值得注意的是这只是其中一个假文凭工厂,人们根本无从知晓究竟有多少加国人士购买了假文凭。而据估计,在美国每年新增的博士中,可能有一半人的文凭都是假的。
 
艾泽尔称,假文凭会带来双重影响,首先是对那些花费多年时间和大量金钱进行苦读才拿到合法文凭的人不公平,更重要的是,持假文凭的工程师和健保工作者等专业人士因为缺乏足够的技能的专业知识,从而会将公众置于危险境地。
 
Axact的学校网站几乎无懈可击,学校的名字也都是诸如Harvey University,Barkley University和Nixon University等高大上的名称,乍一看常常会让人联想到美国常春藤名校。
 
在Axact旗下有多达数百所类似的假学校,它们堂而皇之地为客户提供各种教育机会,并且全天候为客户服务。其中有些假学校还设立了学历认证部,专向第三方提供成绩单或就读证明等文件。
 
但是,所有这些假学校都没有实体地址,其教职员工的照片都是来自网上,甚至连网站提到的学历认证机构也都是假的。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生活经历”在这些学校购买高中文凭、以及本科、硕士乃至博士学位,价格则从数百元到上万元不等。
 
Marketplace节目的调查记者发现,Axact的一些客户不但不为自己购买假文凭的行为感到羞愧,反而会不无自豪地将假学历写进LinkedIn的个人简介,或是将假文凭挂在办公室的墙上。
 
持假文凭的心理治疗师
克雷亚瑟(Gilbert Correces)是A1 Counselling公司的独立合同工,他的个人简介自称是咨询顾问、社会工作者和心理治疗师,专门帮助瘾君子,重创障碍症患者以及有童年受虐后遗症的人士。
 
当Marketplace节目的调查记者假装夫妇前往克雷亚瑟的多伦多办公室进行咨询时,他主动向记者介绍了挂在墙上的博士学位证书,称这是他到美国工作时从爱达荷州博伊西的Almeda University获得的宗教辅导博士学位证书。克雷亚瑟的LinkedIn个人简介还称自己的GPA成绩是4.0。
 
但实际上,克雷亚瑟的母校以及他的博士文凭都是假的。Almeda University根本没有校园,而只是个网站,其客户可以根据自己的生活经历花钱购买假文凭。
 
虽然任何人在安省都可以自称是“咨询顾问”,但心理治疗师和社会工作者在安省都是受规管行业,从业者必需具备适当专业知识并进行注册登记。虽然克雷亚瑟已在安省社工注册局进行登记,但Marketplace节目的记者在安省注册心理治疗师的数据库中并未找到他的名字。
 
在Marketplace节目的记者向克雷亚瑟咨询数周后,他们开始追问他的假博士文凭,并问他是否认为自己辜负了客户的信任,但克雷亚瑟却回答称他并没有这样认为,因为他一直在运用自己的技能。
 
克雷亚瑟坚称自己“并没有搞欺骗”,并称自己完成了博士毕业论文才从Almeda获得博士文凭。
 
A1 Counselling公司称该公司已经终止和克雷亚瑟的合约,但却没有解释原因。克雷亚瑟的LinkedIn个人简介也已被删除。
 
购买假文凭易如反掌
为了了解购买假文凭的过程,Marketplace节目的记者决定用莱克(Peter Ma Lack)这个化名,在前FBI探员艾泽尔的帮助下向Almeda University购买类似克雷亚瑟挂在墙上的宗教辅导博士学位证书。
 
事实证明购买Almeda University的博士文凭易如反掌。在莱克通过电话向Almeda University的“埃文斯(Keith Evans)教授”介绍了自己的工作经历和所受教育等情况后,其无需提供简历就可以拿到想要的博士文凭。
 
随后,埃文斯开始向莱克兜售Axact的另一所附属学校Gatesville University的博士文凭,并称该校位于加尼福尼亚州的Stockton。
 
在莱克坚持要拿Almeda University大学的文凭后,Gatesville University向他提供了更为优厚的条件,他只需花$3,200美元就可以同时拿到Gatesville University的心理学博士文凭和Almeda University的宗教辅导博士文凭。在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Gatesville University又将价码降到$2,500美元。
 
几周后,莱克收到一个邮递包裹,但里面只有Gatesville University的心理学博士文凭,在和Gatesville University交涉了几周后,该校才通过电邮向莱克发送了另一张文凭,但问题是这次寄来的是Almeda University的心理学博士文凭,而不是宗教辅导博士文凭。
 
在一番穷追猛打后,Gatesville University又通过电邮给莱克发了Almeda University的宗教辅导博士文凭。
 
最终,Marketplace节目的记者共收到三张博士学位证书(其中一张没花钱),还有GPA成绩为3.92的成绩单,以及考勤记录,总费用是$1,550美元。
 
客户自欺欺人
通过Axact公司前雇员的帮助,法庭文件以及拼接网上的一些数字线索,Marketplace节目的记者发现有100多个虚假的网上学校和认证机构和Axact公司有关联。
 
Axact公司前质量保证员工吉姆希德(Yasir Jamshaid)称,在前来该公司购买假文凭的客户中有95%都是在自欺欺人,他们都知道自己购买的是假文凭,但他们仍然要买,因此他们并不无辜。
 
但吉姆希德亦称,在2015年初人们开始对Axact公司有所警觉时,他帮大约20名客户追回了近$60万元被骗资金,因为他认为这些人是真正的上当受骗者。据吉姆希德称,有些客户为虚假教育花费了数万元。
 
吉姆希德表示,他的良心告诉他有的客户是想获得真正的教育,他们因为要工作而无法接受教育,他们是真正的受害者。
 
在《纽约时报》披露Axact公司售卖假学历后,巴基斯坦当局突击搜查了Axact公司的办公室,并从中查获了大量空白的学位证书,证书证明以及其他文件。Axact公司的数名高级官员虽然后来都被指控,但却没有人被定罪。
 
但是在2016年12月,FBI逮捕了试图在美国开设银行账户的Axact公司国际关系副总裁哈迈德(Umair Hamid)。哈迈德起初并未认罪,但他在今年4月于纽约的南区法院承认串谋诈骗的罪行,并因此于8月被判处21个月监禁,并处罚金逾$500万元。
 
尽管哈迈德已经锒铛入狱,但有许多从Axact公司的附属学校购买假文凭的人士却仍在不同岗位上继续工作着。
 
Axact公司的美国律师霍利曼(Todd A. Holleman)则在书面答复中称,该公司“并不拥有或经营任何在线教育网站或学校,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Axact拥有或经营任何此类网站或学校。”
 
霍利曼还称,假文凭工厂是由Axact公司的客户创建,Axact公司本身既不会容忍也不会支持其客户从事任何涉嫌不正当或欺骗的行为。
 
该由谁负责
那么,究竟应该由谁负责打击文凭造假,并保护加国人士免受持假文凭者的危害呢?艾泽尔认为个人、专业机构以及警方应该共同承担起责任。
 
艾泽尔称,对于这个问题人人有责,在人们选择学校时应该事先做好功课,雇主在招聘时也应该核实应聘者的文凭,如果有人发现异常情况,应该及时报告执法部门。
 
多伦多刑事律师朱斯基(Michael Juskey)称,伪造文件属于刑事罪行,可导致判监入狱。
 
《多伦多星报》2009年调查
《多伦多星报》2009年进行的调查曾显示约克大学一名前学生伪造大量学位证书,另一学生甚至以购买的假文凭成功获奥斯古法学院(Osgoode Hall Law School)录取。
 
《星报》在2008年12月进行暗中调查后,曝光了约克大学前学生Sun是如何伪造大量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约大文凭,并以每份$3,000元的价格出售。此外,Sun还利用有约大标志的水印纸伪造成绩单,令人难辨真伪。
 
在调查过程中,伪装成银行雇员的《星报》记者和Sun在多伦多地区的多个停车场会面多次后,以$4,000元的价格购买了一份MBA文凭以及盖有封蜡的成绩单。在此期间,26岁的Sun向暗中调查的记者吹嘘他在四年里制作了数百份约大和多伦多大学的文凭证书。
 
据Sun称,他的客户主要是中国签证学生,他们在加国留学期间因为旷课或考试不过关而无法拿到文凭,但却希望在回国时能有一纸文凭助自己找到好工作。
 
Sun称,无论是学士、MBA还是博士假文凭都是一个价,因为对他来说都只是花费纸张和墨水而已。
 
在交易后,两名《星报》记者向坐在汽车里的Sun要回了此前所付的$4,000元。Sun从未被控罪,他自己的约大学位也是真实的。Sun于2007年从Atkinson School of Administrative Studies毕业,并获得人力资源管理学士学位。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