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发生拉斯维加斯杀人惨剧,我们找谁算账?
Who's to blame for the Las Vegas massacre?

 
 
 
美国再一次发生抢杀惨剧,共有59人死亡,520人受伤。这是美国有史以来死伤人数最多,和最惨烈的一次枪杀事件,也是美国的自由拥有杀人武器的“宪法”所导致的,最为惨烈和血腥的凶手杀戮无辜的特大惨剧。
 
这次谋杀事件有几个特点。第一,凶手没有精神病变的历史,也没有因愤怒和报复等等原因才起杀心。第二,凶手更是一个62岁的有“几百万身价”的富人,他的一生并无任何触犯法律法规的任何犯罪记录。他也没有政治和宗教信仰,更没有与任何私人、任何社会组织和私人团体的任何纠葛和私仇。
 
换句话说,他忽然起了大规模杀人动机的原因,既非个人恩怨所致,也非宗教或政治上的意识形态原因,更非个人生活处境陷入无法解决的危机而起,一句话,直到目前为止,他的突然行凶杀人,完全找不到任何理由。
 
事实上,该凶手在行凶滥杀无辜之前,还向在菲律宾的女友汇款十万元。可见他的行凶,是有计划有步骤的“理智”的大规模谋杀行动。
 
凶手事先租借了一家高级酒店位于32层的房间,并把二十几支有连发功能的重武器搬入房间。事发时房间的楼下正在举行一场有成千上万观众的露天音乐会。行凶前,凶手击碎了窗门玻璃,居高临下地,轮流使用这些自动和半自动枪支,向参加音乐会的成千上万名观众接连扫射,时间长达9 到11 分钟,共杀伤杀伤了音乐会的观众几百人,然后就吞枪自尽。
 
凶杀事件发生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星期,可是到现在为止,这次大规模杀人事件的原因或凶手的杀人动机,仍然有待于进一步查询和寻找。凶手的女友已经从菲律宾回国,但她也不知道其男友杀人的动机。
 
有人推测,这也许是凶手对美国这个社会的某一个阶层的民众,或谋一项制度和政策,也许是整个社会抱有极端仇恨态度的极端表现。
 
问题是,美国是一个实施大民主的社会,对任何形式的不满乃至仇恨,人们都可以通过众多不同的形式和渠道,进行宣泄和反抗,实在没有走此极端的必要。事实上直到现在为止,人们只是假定,发生此次凶杀惨剧的原因,一定是基于某种形式的“深刻仇恨”所致。至于其内涵的因果联系,则有待于未来的调查结果才能够得知。目前,整个案件的调查工作,还刚刚展开,希望迟早会有一个结果,或者有可能是一个永远也无法揭开的迷。
 
归根结底,导致这样的杀人惨剧不断在美国发生的最根本原因,应该是美国所实施的“大民主政策”之下,任何人都可以自由拥有杀人武器的宪法所致。这应该是毫无疑问的“最根本”的“答案”之一。这一次凶手用自动武器大规模杀人的自杀性惨案,再一次曝露了美国这个世界超级强国,其内部所隐藏的特大灾害根源之一,或实施“大民主”的美国所面临的“自我摧毁”,或“自我残害”的无政府状态的“大民主”所导致的“亡国”危机。或世界上最民主自由,最高度发展的资本主义制度所面临的,逐步走向“自我残害”乃至“自我摧毁”的危险道路的迹象和危机之一。
 
我在分析共产极权主义制度必然会受时代淘汰,和最终走向分崩离析的命运之时,也同时指出,世界上所有的政治制度,在走向极端道路之时,必然会向违背人性的“死亡”道路行进,最终必然会遭到历史的纠正或被彻底淘汰和更换。
 
共产主义制度是极端违背人性的政治制度,它绝对无法避免被历史埋葬的命运。以苏联为首的世界共产主义阵营的最后崩溃,就是最好的明证。
 
可是在另一方面,实施民主自由的政治制度,如果让人民所享有的民主和自由权利,走向极端滥用和高度糟蹋的程度时,它也必然会走向极权主义制度的“反面”。那就是有高度民主自由的社会,由于人民可以尽情享用民主自由权利而导致极端放纵的个人行为,并因此走向不顾社会秩序和整体利益的程度之时,则也必然会导致社会秩序荡然无存的危险的“无政府状态”。而这种无政府状态,必既然会引起人们道德丧失,法纪荡然,人心涣散,社会乃至家庭结构发生重大的崩溃现象。这样的民主社会,同样隐藏着极端危险的分崩离析的危险,乃至有走向社会大众为了个人利益和方便,可以翻脸无情,乃至自相伤杀以至于大规模内部暴乱,和因此导致的互相残杀,整个社会变成无政府状态的必然后果。
 
只要稍有外来的政治震荡和战争威胁,极端自由民主的社会和人群,有走向人群意志瘫痪,社会结构四分五裂,和最终走向完全崩溃危险的极大可能。而在这种状态之下,有志之士必然会组织强制性的“独裁政府”,并被迫采取“乱世用重刑”的极端政治手段,以平定骚乱和危机。面临生死存亡关键的民主社会,必然会被迫采用严厉的“专制制度”的统治方式,以解救社会(乃至民族)的生命危机。
 
美国是世界上最民主自由的国家,美国人享有世界上最大和最全面的民主自由权利,包括可以拥有包括军用武器在内的所有杀人武器在内。更令人费解,乃至讽刺的是,它还受到“圣神的宪法”保护。这种“宪法权利”,真的难免 令人想到,它好像是一个没有头脑的家长,容许自己的孩子拥有和把拢玩耍锋利刀剑的态度一样,实在是害人害己,乃至祸害子民的完完全全无法令人理解的愚蠢举动。这可以从美国几乎年年发生民众利用枪械武器互相残杀的悲惨事件得到证明。
 
有高度民主自由的社会制度,一旦走向极端,也有趋向“败坏变质”的可能。实际上,极端的极权制度和无政府状态的大民主社会,都有走向分崩离析乃至面临崩溃的可能。所谓物极必反,民主制度一旦被迫走向极端,同样会遭到历史的淘汰。
 
美国的极端民主制度,也正面临“生死存亡”的历史性考验关头。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