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钱老太的优越感和她的左倾幼稚病

 
 
钱老太(化名)是上海人,已经年过8旬,老伴头几年去世,在上海独身一人。女儿和女婿在多伦多工作,想到钱老太在上海有些孤独寂寞,女儿和女婿就给钱老太办了移民。

钱老太说,我女儿非常孝顺,怕我一个人在上海孤单,老打电话给我,让我过来,开始我不想来,我在上海生活蛮好,来干什么?女儿在电话中哭起来,没办法,过来就过来吧,反正在哪里也是过。钱老太又说,来到这里,女儿什么都不让我干,吃的喝的都是她搞,她每天就是让我到处玩……

有人说,钱大姐,你真是有福气呵。因为钱老太喜欢公园的老人喊她“钱大姐”,大家知道她性格强势,就喊她“钱大姐”。钱老太听了别人喊她“大姐”,又赞扬她“有福气”,胖胖的脸上堆满得意的神色。至于她和女婿闹别扭,彼此半年不讲话的事,她很少透露。

我心想,几乎所有华裔老人来到这里,都帮助儿女照顾孩子和做家务,你钱老太身体这样健壮,据她讲,她年轻时是厂里的女子篮球队长,现在又没什么病,每天无所事事,日子过得有意思吗?难道这就是“福气”?

钱老太既然在家里什么都不干,就经常步行到附近公园或商店超市去逛,而最经常来的是我们这个公园,因为这里华裔老人多。我们这里,只要天气好,每天上午在公园里都有华裔老人练拳跳舞或在凉亭里聊天。有时,练完拳,还有人约起几个人一起打麻将。钱老太喜欢打麻将,往往从上午打到下午。

不过,听和她一起打麻将的老太太们讲,钱老太喜欢教训人。比如和她一起打麻将的张姥姥七十多岁,打牌时出牌比较慢,钱老太就说,你这样磨磨蹭蹭,谁愿意和你一起打牌?在上海,像你这样,没人和你玩!好在张姥姥是个退休教师,脾气好,也知道一些上海人有优越感,就没和她计较。

有一次,大家在公园凉亭议论国内退休职工提工资的事。一位四川的中学老师说,他提了300多一点,可是又扣了90多。他不明白为什么扣,几次电子邮件联系,都没有弄清楚。

坐在旁边的钱老太说,几十块钱算什么?费那个精神有什么必要?那位四川中学老师听了,装作没听见。我想,大家都是来自大陆的天南地北,你钱老太为什么这样说话不客气?这样不尊重人?另外,你虽然是企业职工退休,工资不高,但你告诉大家,你的上海房屋出租,每月房租收入就是6000多元,加上退休工资,你的钱自然花不完;而这位四川老师和妻子的退休工资加起来,也许没有你钱老太收入多。人家要弄清自己的工资为什么被扣几十元,这是合情合理的事,你钱老太为什么说三道四?通过这件事,我觉得钱老太不仅经常流露出她的优越感,而且还爱多管闲事,不尊重别人。

也是在前年夏天,有一次我见公园凉亭里有四个法轮功学员在练功,其中两个是中年妇女,另外两个是老年妇女。等她们四人练功结束,我就走过去和她们交谈。因为就我所知,法轮功学员在大陆是不准出国的。5年前,我们夫妻办移民手续,在派出所开的政审证明里有两条:一是没有刑事犯罪记录;二是没有参加修炼法轮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是法轮功学员,他(她)出国护照是办不到的。我还听说,国内有个老人办了出国护照,派出所听说她参加过法轮功修炼,就派警察上门,以检查护照为名,收了这位老人的出国护照。这四个练法轮功的妇女是怎么躲过审查,办到出国护照的?就在我与四位法轮功学员交谈时,钱老太忽然喊我,企图让我不要和这四个人交谈。我当时也只装没有听见。

第二天,钱老太在公园见了我,说你不要和这些练法轮功的人讲话,她们这些人都是反党的,在国内早把她们抓起来,送去劳教。改造不好,都不会放她们出来。你和她们有什么可谈的?

钱老太这样教训我,我很反感。我问她,你上网吗?

钱老太说,我上网干什么?我这么大年纪,我才不去费那个神!

我说,你如果上网去查一查,弄清楚法轮功是如何被打成“邪教”的,可能你对法轮功学员的态度就不会这样。钱老太说,你不要跟我讲这些,我不管他们是什么教,他们在国内和政府作对,出国以后也反对共产党,这些人会是什么好东西?!

我说,你应该知道,所有练法轮功的学员,最初他们都是为了修心养性和身体健康才练功的。根据网上维基百科的介绍,是江泽民罗干一伙把他们打成“邪教”,对他们进行迫害,才引起法轮功学员的反抗。

钱老太听了满脸不高兴,说你们这些人听了法轮功那一套宣传,就相信她们,和党离心离德,真是要不得!

我知道,钱老太虽然出身在南方一个富裕家庭,但她十五六岁就进国企当工人,只有小学文化水平,她的老公是厂里一个什么科长之类的干部。所以,钱老太作为一个工人,显然已经多年被大陆无孔不入的意识形态宣传彻底洗脑,失去了独立思考能力。她肯定不明白,邪教最突出的特点是危害社会,如当年日本的“奥姆真理教”,在教主指示下,教徒在地铁里放毒气;还有70年代美国的“圣殿教”,引诱和欺骗900多教徒自杀;而中国的法轮功学员,就我所知,他们并没有做什么危害社会的事。至于电视新闻里播报的那些法轮功杀人自焚事件,也值得怀疑。

我把这些意思告诉钱老太以后,她说,你不是法轮功,你为什么替他们讲话?法轮功杀人放火的事情你不相信,他们在国内反党反政府,到国外也坚持反党反政府,而且要大家退党退团,这些难道你不知道?你是相信党和政府,还是相信法轮功?
钱老太振振有词,看来,我们很难交流。

今年上半年,宝钢退休的刘工程师从上海回来,在公园见面,我问他,网上说上海有些买房的业主对市政府出台的文件有意见,集体上访,你在上海期间知道这件事吗?还没有等刘工程师讲话,钱老太马上批评我,说你们这些人就是关心这些事,唯恐天下不乱,有什么好问的?

这次我实在忍不住,就当着凉亭里的七八个人,说你来到加拿大多年,为什么不知道在加拿大和国内不同,在这里大家都有言论自由,都讲究互相尊重,你在这里却经常干涉别人的言论自由,不尊重他人,你不觉得自己这样做很不文明很不礼貌吗?

钱老太很气,说你有什么了不起?没有共产党,你能有今天?

过后,我碰到宝钢的刘工程师,我们一起散步,谈起钱老太的优越感和她左的毛病。刘工程师说,上海有不少人都有些优越感,他们对大陆其它省的人,都觉得他们来自贫穷落后的地区,土得很。的确,一百多年来,上海和外国交往比较方便,在工业和商业等方面成为中国最发达的城市,结果逐渐形成了一些上海人的优越感。

我说,你也是上海人,为什么在你身上就没有那种优越感?老刘说,这可能是因人而异。在中国,富人在穷人面前,当官的在老百姓面前,过去党团员在群众面前,有些人就有一种优越感,而有些人就没有。在西方社会,种族歧视实际上也是一种优越感的表现。

我又说,钱老太那种左的毛病也特别明显。老刘说,这也不奇怪。她在毛泽东时代长大,听到的都是“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知识越多越反动”,“对知识分子要进行思想改造”等等。看到的是工人吴桂贤和农民陈永贵都可以当国务院副总理,上海工厂保卫干部王洪文可以当中共中央副主席。所以,毛泽东时代的经历形成她左的思想,在80年代的思想解放运动里,她又没有很好进行学习和反思,结果来到加拿大多年,仍然保留着在国内那一套,你说是不是?

我说,你讲得很有道理。像钱老太这样的人物,她们那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和他(她)们患的左倾幼稚病,的确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而正是这些千千万万头脑愚昧僵化的国民,造成了中国的专制主义土壤。胡适当年说,在一个奴才遍地的国家,是很难实现宪政民主的。所以中国大陆的社会转型,走向现代文明社会,是相当艰难的。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