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中共十九大将是怎样的拐点

 
 
一般史家都把清朝最盛期的乾隆帝时代,看作满清暨中国由巅峰开始下滑的转折点。那时中国的疆域最为辽阔,GDP大概也是世界第一,即便在满清覆亡前慈禧在政时的最后几年清国的GDP 也盖过欧洲。如今中国的GDP 为世界第二,正准备于下一个10年超美国冲刺世界第一。随着中共十九大贴出以习近平为标签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结合以“一带一路”展开的欧亚大陆新世界中心战略,不仅欲把美国挤下世界一哥地位,甚至连整个美洲及大洋洲都有可能陷入边缘或附庸的境地。如果中共在2050年实现自己的目标,一跃成为世界强国,那习近平不仅通过此次十九大使自己与毛泽东齐名,也将向着秦皇汉武以来的伟大历史人物攀附。这大概就是习近平和中共的“中国梦”之内涵罢。
 
有说中共正式发表的19大政治报告文本,删除了习在大会宣讲时提到的忧虑国内矛盾可能影响中共执政地位之说法,代之以宣称中国国内的主要矛盾是人民的需求与经济发展之间的矛盾。中共经过几十年的折腾,似乎又回到了中共“八大”的那个时代。而正是那个中共“八大”,以后中国经历了赶英超美大跃进、人民公社,反右和三面红旗,及至发动文革。当年毛泽东对“八大”关于国内矛盾的描述并不满意。那如今十九大对国内基本矛盾的描述,是否真实和客观?时间和事实将会作出答复。
 
王岐山曾对外宾说,中共的执政地位是历史造就的。实际上是说中共是通过武装斗争、暴力革命取得政权。打江山坐江山,这是中国历史上历朝历代所有政权演变的基本模式。在二十一世纪人类高度文明的今天,不管这个政权原先怎样形成,无论如何今日这个政权的合法性应取决于它的国民对其的认同。更严格更精确地讲,一个政权的合法性在于其对国民基本权利的确立和保证,而国民的认同只是达成政权合法性的方式。且不说党代会是如何产生权力机构的,就连党代会的代表恐怕也未经实际意义的选举产生,象征国家权力的人大事实上也是如此。正是由这种途径产生的权力机构,对国民基本权利的确立和保证一定做不到,也更做不好。
 
中国如今的贫富差别超过任何国家,基尼系数远过于0.5(公认爆发革命的基尼系数警戒点是0.4);贪污腐败横流;买房难、看病难、上学难被形容为新三座大山;而控制社会的维稳经费连年超越国防预算;立国近70年,宪政仍然是国人之奢望。新三座大山反映了人民的基本权利未能保障,贪污腐败横流是法制的极度缺失,由此形成贫富差别失控,并相应产生以维稳经费膨胀为表征的强制态势之高涨。对当下中国国内基本矛盾的刻意掩饰,不但掩盖不了矛盾,反而会使情势激化。一带一路的洋跃进势必大耗国力,并很大程度成为一相情愿,而强军强国的势头亦将引起国际警惕及恐慌。当国民生活堪忧、基本权利不彰、社会财富不正常地巨量流向少数人,人民又何来激情操演强国梦?无有强国之大合唱,中国梦很可能只是愿景式的一头热。当强国梦与国民生活的提升扯不上关联,何来举国之热情。最重要的是,当强国梦连对自己的国民都缺失利好的话,对邻国和国际社会则更未必是福。十九大到底是中共的中兴还是下滑之拐点,谅我辈可见证。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