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发光发热度晚年
——记王继业老师

 
 
大概在四年前,我在公园里遇见王老师,见王老师中等身材,60多岁,身穿一身太极服,在篮球场练太极拳和太极剑,他一招一式都很规范,动作也很优雅。后来知道,他是大连武术协会的会员,具有太极拳教练资格证书。

王老师来到我们社区公园参加晨练活动以后,自然而然就成了练拳老人的领头人。每天早晨从9点一直到10点多,大家在音乐伴奏下,跟着王老师先是练八段锦,然后是太极拳和太极剑,有时还练太极扇,公园的晨练活动,在王老师的带领下,逐渐走向了正规化。

我最初来到多伦多,早晨的活动以散步为主,由于我也是太极拳爱好者,看到王老师带领的晨练队伍人越来越多,也就参加进去。在跟王老师练太极拳时,我发现自己打拳时的节奏往往要快一些。 

一天,我提前到了公园的篮球场,王老师也在那里做准备活动,我问王老师,我打拳有什么毛病?王老师说,你要不问,我从来不主动给别人挑毛病。因为有的人,你给他挑毛病,他说我的师傅就是这么教的,你怎么办?你既然主动问我,我就不客气地给你指出来。看来,王老师在待人接物中很注意分寸。

王老师问我:“你拜过师没有?”我说没有。“那么你是怎么学的?”

我说,在高中和大学上体育课,体育老师是我的启蒙老师。从校门出来以后,就断断续续跟着别人练,也买过介绍太极拳的书看。
王老师说,如果没有老师一招一式的指导,打拳中的毛病,自己往往感觉不到。现在你发现自己打得节奏往往超前,你知道为什么吗?我回答不出。他说,是由于你许多动作没有做到位,而且有些过渡动作你忽略了。说完就举出我打拳时的一些具体动作,进行分析讲解。我觉得王老师的确经验丰富,教学有方。我又问他,我还有什么问题?他说,你打拳时,有时肩部不够放松,没有做到垂肩沉肘;有时面部表情有些紧张,不够放松;身子有时没有保持垂直……

听王老师这么一讲,我才知道自己打拳虽然已经时间很长,却依然有许多毛病,王老师是内行,一眼就能够看出来。其实,我也知道,打拳练剑也好,跳舞也好,如果没有面对练功室那种墙镜进行自我审视,自己的毛病往往自己很难发现,而且会逐渐形成不良习惯。王老师说,不正确的姿势和动作一旦成了习惯,改起来很困难。听王老师这么一讲,我决心从24式简化太极拳开始,从头到尾认真学一学,争取把太极拳练好。

从去年开始,只要天气情况允许,我每天早晨都提前到公园的篮球场,等王老师送孙姑娘上学以后,来对我进行个别辅导。开始,王老师主要是纠正我的一些不规范和不到位的动作,并从攻防意识和拳理健身角度,讲解太极拳的要领。同时,王老师还向我介绍说,中国民间流传的太极拳分陈式、杨式、吴式、孙式等很多流派,建国后,国家体委根据杨式和陈式太极拳,创编了简化24式、以及42式和48式等竞赛套路,在全国推广和普及。他又说,太极拳看起来动作缓慢,简单易学,但实际练起来,真正掌握太极拳的要领,却十分不容易,比如练太极拳要求身体正直,含胸拔背,垂肩沉肘,气沉丹田;在打的时候,精神要集中,不能走神;动作要舒缓,四肢要协调,每个动作的终点,就是下一个动作的起点;太极拳从开始到收势,动作要连绵不绝,柔中有刚……这些要领在练拳时,都要靠自己去揣摩体会。所以,有的人练拳随大流,比划比划就完了,这样,一辈子不见得能够把太极拳的精气神练出来。他还说,如果练得不得要领,不仅姿势难看,而且健身效果也差。王老师说的这些,虽然过去也听人讲过,书上也有,但结合实际练习来体会,感受就更深一些。

时间一长,我和王老师除了研讨拳理和拳术,也彼此交流一些个人经历。所以,我逐渐对王老师的了解就多起来。

王老师的大名叫王继业,46年出生,来自大连,他父母都是干部,从他的名字不难看出,父母希望他继承革命事业。但没想到,他高中毕业,正满怀雄心壮志准备高考,却发生了文化大革命,不仅他父母被红卫兵揪斗,而且他的大学梦也成泡影。在困惑和失望中,他参加了当时的“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由于他有一定文艺天赋,在宣传队里他的兴趣爱好得到了发展的机会,革命歌曲,样板戏唱段,吹葫芦丝,总之,吹拉弹唱,他很容易就学会。宣传队都是一伙年轻人,蹦蹦跳跳,下厂也好,到部队也好,都是演出活动,从而避开了当时造反夺权那些闹剧。后来下乡到一个偏僻的海岛,2年的知情生活尽管十分艰苦,由于他有文艺表演的特长,经常参加农村的演出活动。所以,在艰难岁月中,文艺特长给他带来不少生活乐趣。

文革结束,王继业在教育系统当过中学教师,后在家乡瓦房店教育系统负责主管勤工俭学和校办企业,直到退休。王老师应该说是家庭美满,独生儿子争气。退休以后,由于儿子儿媳先后在美国和加拿大工作,他们夫妻也跟着到美国和加拿大帮助儿子儿媳料理家务,带孩子。不管是在美国,还是在加拿大,王老师在忙完家务以后,都坚持练拳练剑。由于他打拳练剑动作娴熟,姿势规范,充分展现了中国功夫的魅力,所以,在美国的俄亥俄州的比萨罗斯市,在多伦多的密西沙加或弥尔顿几个地方居住期间,都有一些人向他学习练拳练剑,其中还有不少老外。说明在国外,特别是在多元文化并存的加拿大,中国的传统健身文化是具有诱人魅力,并广受欢迎的。

王老师来到我们社区以后,不仅很快成为我们华裔老人晨练活动的领头人,而且他还常常组织一些集体活动。如在前年和去年,他组织在公园练拳的华裔老人,几次参加市政府大厅的节日表演,二十多个老人,统一着装,合唱抒情歌曲,表演太极拳功夫,这些华裔老人的合唱和功夫表演,引起观众很大的兴趣,市政府的官员在演出结束以后,还要求和我们这些华裔老人合影留念。

另外,王老师还组织了今年的元宵节文艺活动,三十多个华裔老人齐聚他家的地下室小影院里,大家唱歌跳舞做游戏,每个人的才艺都得到展示,使这些远离祖国家乡和亲朋好友的老人,能在单调和寂寞的移民生活里,享受到节日里自娱自乐的愉快!

就是在这些活动里,我亲眼看到王老师组织策划,编写节目单,撰写主持人的台词,忙前忙后,十分投入。而在演出活动里,他唱京剧样板戏,唱抒情歌曲,吹葫芦丝……他洪亮的声音,多才多艺的表演,都让人眼睛发亮,心生佩服。

就这样,王老师在异国他乡,每到一处,就成了当地的太极拳和太极剑的义务教练,带领人们从事健身活动。来到我们社区以后,他改变了我们社区华裔老人类似一盘散沙的晨练活动,使大家逐渐走向正规化;此外,他还使我们社区华裔老人的业余文化活动变得丰富多彩,成了社区里华裔老人中的灵魂人物。

我还想说的是,经医学专家研究,太极拳和太极剑对人体的神经系统、内分泌系统、血液循环系统,以及消化系统等,都有调理和改善的功能。所以,在国内和国外许多跟着王老师练拳练剑的老人,他们原来患有的轻度失眠抑郁,或血压血糖偏高,或消化不良等症状,由于长期坚持锻炼,症状都有所改善。王老师听了这些讲述,十分开心,觉得自己晚年生活很有意义。

王老师不禁使我想到一位哲人讲的话,他说,一个能够给大家带来幸福和快乐的人,他自己也是幸福和快乐的 。王老师已经70岁出头,但他像年轻人一样朝气蓬勃,生活充实快活,并用自己的一技之长,帮助别人,快乐自己,发光发热,因此,王老师的晚年应该说是充满幸福和快乐的!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