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为什么白人年青人滥用毒品现象严重?
Why drug epidemic's victims are white mostly?

    
 
公元十九世纪末,英国为了强迫当时的中国的满清政府继续向其购买鸦片,于1884年发动了臭名昭著的对华“鸦片战争”。当时的清廷,政治腐败,军队积弱,对外是丧权辱国,内部是政治和经济腐败,官僚机制鱼肉乡民。据称当时的清军长官乃至很多士兵,都佩带着“两支枪”,除了洋枪以外,另外都带有一支抽鸦片的“烟枪”。当清廷发现鸦片的严重害人之处后,便拒绝从英国购买鸦片。但英国强迫清廷继续以千百万量的白花花银子,向其购买这种有毒乃至可以导致亡国灭族的麻醉品。以林则徐为首的爱国将领,武力拒绝继续向英国购买这种毒品,英国于是发动了臭名昭著的“鸦片战争”,用炮舰和洋枪打败了清军,迫使清朝继续向其购买这种毒品。这是西方英国殖民主义帝国的部分侵华史。
 
回顾这段历史的目的之一是,当时英国意图谋取暴利同时又毒害中国的鸦片,百年以后的今天,它却容许同样的毒品危害自己的子民。这似乎是一个具有无比“讽刺意义”的历史性“复辟”。今天的由白人统制的国家,特别是在北美洲的殖民地美国和加拿大,由英国的子民所建立起来的“殖民主义帝国”的主流社会民众,似乎正在走鸦片战争时期迫使华裔抽吸这种毒品的“老路”。在今天英国人的后裔所建立的国家,有越来越多的白人青年,正在走这条“历史老路”,所不同是,英国人的后裔,是在他们政府的纵容乃至“鼓励”之下,走上了这条具有“亡国灭种”的,有毒害自己可能的可怕绝路,这岂非是“历史的讽刺”?
 
在今天的美国和加拿大,白人青年抽吸鸦片制剂和其他毒品的人数正在不断增加,而白人政府不但用种种理由公开提倡,还用鸦片“免费注射站”的形式,来“防止”那些越来越多的吸毒青年“免受因经济原因无法购买毒品而走上作奸犯科道路”。于是乎美加两国吸用鸦片制剂的个案便不断飙升,而因此导致死亡的个案也不断上升,而且已经达到“危机”的程度。
 
据报道,在以温哥华和多伦多为首的加拿大的各大城市,使用鸦片制剂和类似毒品的人数不断增加,而因此导致死亡的个案也跟着飙升。大幅度使用像鸦片制剂那样毒品的主流社会民众,因此不断增加。它是美加两国主流社会部分白人民众走向民族没落的反应。
 
我在《美国白人种族主义复辟的原因》一文里提到白人种族主义发飙,并引起暴力运动的主要原因之一,是美国的主流社会中45-到54岁,没有大专教育程度阶层的白人生活状况,开始走向下坡路。据美国权威性研究机构《美国科学研究院》(Proceeding of National Academy Sciences)的统计数字显示,上述美国白人阶层的生活状况,无论在经济收入上,教育程度上,乃至社会地位上,都在过去的一个历史时期中每况愈下的情形。他们甚至于在健康状况和人均寿命也开始出现每况愈下,乃至越来越比不上其他少数族裔的可悲状况。
 
而导致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第一是他们的私生活慢慢走向腐化糜烂,第二则是,虽然他们长期处于优势地位的社会环境,却不但没有令自己奋发自强,反而被这种族裔优势地位所宠坏。他们的私生活变得极端放纵糜烂,酗酒,吸毒的现象普遍存在。以至于令他们意志消沉,情绪颓废,百病绕身,自杀率飙升。导致这个阶层美国白人的死亡率,从1999年开始到2013年的这个阶段,开始明显上升。而且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在任何其他欧美各国,而只出现在美国的这个白人阶层。
 
现在人们开始怀疑,在美国主流社会白人中间的这个特定族群所发生的这种悲惨境况,是否也已经蔓延到美国的近邻加拿大的白人社会阶层?提起这个悲惨现象的主要原因是加拿大目前正面临年青人因吸用以大麻为主的毒品而导致死亡人数激增的悲惨现象,他们是否也正陷入像在美国的白人社会阶层所面临的,私生活糜烂和滥用毒品的类似危机之中?这绝非夸张的杞人之忧,而是有事实根据的社会现象。
 
首先,人们从电视新闻中所看到的,因使用毒品而死亡的年青人,看起来似乎都是主流社会的白人。其实,加拿大的这个白人阶层年青人,似乎也正与在美国的白人有非常相似的遭遇和糜烂的生活方式。但对发生这种危机的原因,我们的政府要负起大部分的责任。
 
首先,把以大麻为首的诸多毒品“合法化”,是几乎所有的西方国家政府,防止民众“滥用毒品”的举措之一,加拿大也不列外。
 
这种“防止毒品泛滥的方法和政策,实在不是像笔者那样的民众所认同的“逃避责任”的途径。不但如此,为了防止青年过度使用毒品,并因无法承担经济负担而走上经济犯罪道路,而使用“免费注射站”为他们注射毒品的方法,更是助长滥用毒品的“发酵剂”,其久远后果实在是不堪设想。目前,以温哥华多伦多为首的城市,因过量使用药品制剂而死亡和残废的个案,继续飙升。
 
以多伦多为例,去年因过量使用鸦片制剂而死亡的人数,已经达到破纪录的865人!而为了疏解这种危机,政府不是加强控制,或禁止滥用,反而是继续增加拨款2亿2千2百万,以增设“免费注射站”和增加毒品制剂的供应量。有人不禁要问,如果这笔新增的巨大拨款,仍然无法减少因过量使用毒品而死亡的人数的话,那么试问政府又有何种办呢?
 
可以推测的政府政策必然会,仍然是继续追加经费。可以预测的后果也必然会是,因过量提供的鸦片制剂,而令使用人数恶性增多,和接着设置更多的毒品免费毒品注射站,这等于进一步鼓励那些毒品上瘾而又没有经济能力的年青人,越来越多地涌至这些免费毒品站。可以预测的结果是,死亡人数必将进一步上升,而接下来政府继续增加经费,设立更多的毒品注射站,接下来如果又更多的人死亡的可怕恶性循环… 如此下去,何时是了?!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