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曲龙郭文贵之争揭露中国亿万富翁的致富秘辛
Sex, snakes and spycraft are the path to riches in China’s dark secret society

 
 
导读:因为爆料中国最高层政治精英的丑行,流亡海外的中国亿万富翁郭文贵旋即成为中国当局的追击目标。在抹黑郭文贵的行动中,郭的商业对手曲龙站出来声言厉色地指控他利用种种卑劣手段和骗局以求出人头地并谋取暴利。这对商业对手之间的攻击战揭示了在中国权利和暴利的竞技场上所充斥的一张张阴险和狡诈的黑暗嘴脸,亦让人们得以窥视在一个没有新闻自由的国度中被悄悄掩盖起来的种种肮脏交易和政治腐败。
Summary: dishing the dirty of Chinese elite at the highest political level, Guo Wengui, a Chinese billionaire in exile, has quickly put himself under the authority’s crosshair. Amid a campaign to sully Guo’s reputation, Qu Long, Guo’s business rival emerged, vividly accusing Guo of engaging in a slew of dirty tricks and fraudulent schemes to press his advantage and to obtain power.  However, the feud between the business rivals has offered a remarkable window into the dark secret world in China that is fraught with ruthless struggles for power and wealth, shedding light on how dirty deals and political corruptions have been silently kept under the carpet in a country without free press. 
 
中国富翁是如何积累财富的?
 
《环球邮报》一文称,有关幕后交易,残酷竞争乃至间谍活动的故事通常都会被中国强大的精英集团悄悄掩盖而不为外人所知,因为在一个没有新闻自由的国度里,他们常常有各种办法避免任何令他们反感的关注。
 
但是,中国当局和一名持异见的中国亿万富翁之间的一场较量却让人们得以一窥中国充斥着残酷的权力与财富之争的幕后世界,揭露了中国亿万富翁的致富秘辛。
 
郭文贵的财富积累之路涉及使用大量色情服务,动用手机干扰器和间谍相机,利用政治关系让媒体闭嘴,将蛇扔进部不受管束的村民家中,恶意中伤贪腐案调查人员,常常虚张声势并且谎话连篇。
 
以上这些指控都是源自郭文贵的商业对手曲龙最近在北京公开的一份长达49页的文件,曾被定罪的曲龙采取这种报复手段亦标志着这对商业对手之间已经持续数月的公开争坳又进入一个新阶段,这场争坳也揭示了中国隐秘的权力宫殿。
 
这份名为《我和郭文贵的恩怨情仇》(My pains and sorrows with Guo Wengui)的文件言之凿凿地对郭文贵提出了一系列指控,但其中所有指控均未得到法庭证实。

中国商人曲龙2017年11月1日在北京会见记者(Damir Sagolj/路透社)
 
在这份非同寻常的文件中,曲龙指名道姓,引用了明确日期,并披露了一些财务细节,而他所说的“有关郭文贵想方设法获取权力,愚弄他人和盗用资金的故事”也让人们得以了解现代中国的富翁在致富之路上所采取的种种卑劣手段和精心设计的骗局。
 
郭文贵及其律师均未回应《环邮》的置评要求,定期在YouTube上传视频的郭文贵也未有直接回应曲龙的指控。
 
但是,郭文贵曾指责中国当局捏造违规指控,他曾在一个视频中称:“或许我是有点蠢,但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我从来没有犯过任何严重错误。”
 
在过去几个月里,郭文贵将其位于纽约中央公园(Central Park)豪宅区的豪华住所变成了打社交媒体战的主战场,他制作了一系列视频指责共产党及其最高层政治精英腐败。
 
郭文贵还承诺会曝光中国的巨大黑幕,并称中国是“除朝鲜之外世界上最腐败、最专制和最野蛮的国家。”
 
北京方面曾想方设法让郭文贵闭嘴,并派人到纽约施压要求他回国,此举亦导致美国当局高层作出激烈回应,《华尔街日报》也就此发表了名为《中国国安人员赴美劝返郭文贵,各方交锋堪比谍战片》的头条文章。
 
在种种努力都失败后,中国当局开始设法抹黑郭文贵,以期藉此削弱其言论的影响力,在此期间,得到中国当局支持的曲龙也加入了这场行动。在美中经济和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上周发布的年度报告中,有整整三页都是讲述中国是如何设法让国际媒体对郭文贵失去信任。
 
曲龙本身就和郭文贵有账要算,他指责亿万富翁郭文贵摧毁了他的声誉和财富,导致他负债累累,家人无家可归。
 
但是,在郭文贵和曲龙相互指责的混战中,人们也得以一窥中国政治力量和金钱力量的隐秘交集。
 
美国詹姆斯城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的中国精英政治学者Willy Lam称,这种接连投下重磅炸弹,将家丑外扬的情况之前从未发生过。
 
曲龙和郭文贵曾是商业伙伴,但是曲龙因为从郭文贵所拥有的一家公司挪用$1.62亿加元而被判15年监禁,郭文贵在逃离中国前是靠房地产开发积累巨额财富。

中国亿万富翁郭文贵位于香港浅水湾海滨的住宅(LAM YIK FEI/纽约时报)
 
但在今年9月,一个法院突然裁定给曲龙定罪的证据不足,并将其释放。曲龙一直称自己是遭郭文贵陷害,并希望美国将郭文贵遣返回中国受审。
 
为了佐证自己的论点,曲龙公开了上述文件详细论述其曾经的商业伙伴是如何积累起数十亿元的财富。
 
曲龙在该份文件中称,郭文贵一直将色情服务视为有效工具,并因此雇佣了四类人员提供性贿赂,以便能对目标人物实施控制。
 
在这其中,桑拿房员工是为低级官员、供应商和管理人员提供服务;妓女和夜总会管理人员则可用于服务更重要的人士。据曲龙称,郭文贵在一个热门卡拉OK俱乐部里有自己的员工,这些人也会提供性服务并且会录下全过程视频,以便帮助郭文贵勒索一些目标人物。此外,一家高级餐厅的服务员也可以为高级官员和商人提供性服务。
 
最后一个类别则涉及郭文贵本人,据曲龙称,他一直通过和女下属保持性关系确保她们的的忠诚度,并利用女下属联络朋友和商业伙伴,以便能对他们进行控制。曲龙还称,有一次,郭文贵曾羞辱另一名首席执行官称自己已经和对方的女朋友睡过觉。还有一次,郭文贵将一个人灌醉,然后在酒店房间里拍下了对方不当行为的视频。
 
曲龙称,郭文贵的高调生活也给他带来了危险,他的对手曾派人暗杀他,但杀手却错杀了他的弟弟。
 
据曲龙称,与此同时,郭文贵的商业行为也常常陷入谍战和暴力中。曲龙称,郭文贵非常极端,在他的弟弟遇害后,他曾雇佣有100到200人组成的“私人部队”,并曾找人偷偷拍摄曲龙孩子的照片,此外他还曾安装望远镜持续监视一名共产党高官。
 
郭文贵还常常利用暴徒保持自己的优势,曲龙称,曾有一群人将他的车团团围住,他们用桌椅砸碎了他的挡风玻璃,并用手机干扰器阻止他报警。
 
曲龙还称,郭文贵曾利用保安人员闯入一家公司窃取财务文件。还有一次,郭文贵曾派出两辆满载打手的面包车,以施压一个公司服从他的要求。
 
据曲龙称,曾有一些村民试图抵制郭文贵的一个房地产项目,于是郭文贵便派保安队向村民的门锁内灌胶水,还将蛇扔进村民家中,并殴打那些会给他带来麻烦的村民。
 
曲龙还称,在郭文贵的一个竞争对手打算出租市内的一栋高层建筑时,郭文贵通过雇佣心腹控制地下停车场、电梯和正门入口分流收入,没过多久这栋写字楼便成了鬼屋。
 
据曲龙称,郭文贵收集了大量可以交给警方的丑行证据,以便能在有需要时对目标人物加以控制。
 
曲龙还称,郭文贵一直吹嘘自己和某些重要政治人物关系密切,以藉此提升社会竞争优势和商业竞争优势,但其中有些话根本就是谎话。据曲龙称,他曾亲眼目睹郭文贵告诉当地一位党委书记他没有时间开会,为了佐证自己的说法,他还读了一张据称涉及政治精英的日程安排表。
 
曲龙称,当时那位党委书记对郭文贵的广泛人脉关系感到震惊,而他就站在郭文贵的身边,亲眼看到那张日程安排表只是白纸一张。但这就是郭文贵的典型做法,他的魅力于胆量帮助他在中国把握住了巨大机遇,从而积累了巨额财富。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