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川普访华有否提及台湾议题?

 
 
如今台湾与中国大陆的经济实力对照已令人慨叹不已,还没提到中国军事实力以及它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但台湾仍然还沉溺在自我优越感里。一名台干、还不是台商,在网站论坛发文说,台湾终将「被仅剩的骄傲压死」。这句话值得2300万的台湾民众来深思。
 
美国总统川普整个12天「亚太地区」的访问、以及APEC的出席,其中11月8日至10日是对中国进行为期三天的国事访问,也是继他在结束日本、韩国的行程之后的第三站。

背景介绍:从「国事访问+」、到「习特会」
这次也是川普当选总统后的首次亚洲之行,首次造访中国大陆,也是中共十九大习近平连任总书记之后的一件重大国事,双方会晤引发外界的格外关注。

北京事前曾有透露,将以「国事访问+」的规格接待川普此访,这意味?除了国事访问规定动作,还有一些特殊安排。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也曾经表示,中方按照「国事访问+」规格来接待,是希望川普有更多的机会了解中国历史和文化。另外更明显的,是北京此次确是以高规格来接待川普总统的中国之行,例如川普甫一抵达机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即在机场迎接,比起过去接待外国元首,按照中国外交部现行礼宾规定,即使美俄等大国领导人到访,通常也都只是外长或副外长去迎接,譬如以2014年北京APEC为例,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对华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APEC,即由中国外长王毅接机。因此习近平对川普确实是「破格」礼遇,而且是升级甚多。

北京外交学院副院长王帆对「国事访问+」的解读,是认为这是包含「小范围非正式互动」,使双方元首有充足时间就共同关心的重大问题进行深入、战略性沟通。这种沟通对加深相互了解和友谊,推动新时代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向前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而中美关系的稳定,将促进亚太地区乃至世界的和平与发展。而且,王帆也说,「国事访问」至少有着三重意涵: 第一重意涵,以文化为纽带增进了解。第二重意涵,在於礼尚往来。第三重意涵,即增进友谊,促进中美关系发展。

但是,就事先有透露中美两国元首可能会触及的会谈议题,只是「朝鲜问题」及「中美贸易差额问题」,以此看来应都是美国所关心的问题,不是中方所优先关注或想要讨论的议题,所以理论上不致於需要让中国来巴结美国,或优渥美国。就算是基於中美两国平等互惠,各取所需的原则,中方也应提出它所关注的议题,譬如说台湾问题,让美国也有付出贡献才对。

另外,英国伦敦国王学院一名中国专家布朗在接受香港《南华早报》访问时也表示,对中国来说,习近平应会寻求川普再次重申美国遵循「一中政策」,就像今年4月在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举行的首次「习特会」上,川普当时也曾经那么说。除此之外,习近平可能也会重申中国对南海拥有主权,并且会建议美国,在南海有争议的水道附近活动时,美军舰艇应保持低调行动,而中国在南海当地已建立起数个人工岛礁。布朗甚至表示,中国应该也会表达「太平洋同时容得下中美两国」的观点,中国并不是想叫美国退出此区域,而是想告诉美国,中美在这里并没有地位高下之分。

但是,从「习特会」之后的共同记者会中,却没有听到习近平的谈话中,有提到英国伦敦国王学院的中国专家布朗预期中的南海议题与「一中政策」。而且更重要的,是「台湾议题」好像失踪了。这到底是川普刻意的疏忽,还是北京的没有在意,这可能是涉及两岸关系发展过程中,很让关心者十分在意的一个现象。

先从「习特会」共同记者会的谈话里,来寻找下蛛丝马迹
在记者会上,习近平提到与美国川普均具有高度共识的议题,应是双方同意充分用好中美外交安全、全面经济、社会和人文、执法及网络安全4个高级别对话机制,共同努力推动对话机制取得更多成果。同时双方也同意加强两军各层级交往和对话,加强执法及网络安全领域合作。

川普所关心的议题,如中美贸易平衡的问题,习近平是有指出,两国元首都认为,「中美作为世界前两大经济体和全球经济增长引领者,应该扩大贸易和投资合作,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协调,推动两国经贸关系健康稳定、动态平衡向前发展。有必要制定并启动下一步中美经济合作计划,积极拓展两国在能源、基础设施建设、『一带一路』建设等领域的务实合作。访问期间双方签署的商业合同和双向投资协定充分展示了两国在经贸领域的广阔合作空间,将给两国人民带来巨大实惠」。川普只是简短的重申:美方愿同中方发展公平、互惠、强劲的经贸关系。不过,习特会谈后,两人共同见证了能源、制造业、农业、航空、电气、汽车等领域商业合同和双向投资协议的签署。这也表示说,川普总统在访华期间,中美两国签署的商业合同和双向投资协议总金额超过2535亿美元,这已是双边经贸史上最大的一笔交易,川普可能连不高兴都难。

至于朝鲜无核化问题,习近平与川普则同时在记者会中都提到。习说:中美双方重申坚定致力於实现半岛无核化,维护国际核不扩散体系。双方将致力於通过对话谈判解决半岛核问题,并愿同有关各方共同探讨实现半岛和东北亚长治久安的途径。川普则说:「我们共同承诺致力於朝鲜半岛无核化,双方致力於制止恐怖主义活动」。双方对朝鲜问题应予解决是共识,但如何解决?方式如何?只听到习有说到:「双方将致力於通过对话谈判解决半岛核问题」。

「南海问题」并没见到在共同记者会上提及,但习近平在记者会共同声明中有提到「中美都是亚太地区具有重要影响的国家。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国。双方应该在亚太事务中加强沟通和合作,培育共同的朋友圈,形成建设性互动的局面,共同维护和促进地区的和平与繁荣」。这应是指南海问题的症结所在,川普也同意「继续加强在国际和地区问题上的沟通协调」。但外交部另在《习近平同美国总统川普举行会谈》的文件中,则有提及「双方重申致力於促进亚太地区和平、稳定与繁荣」,应该是中美两国在南海问题上也有了基本认识。

但是,北京最关心的「台海议题」呢?在共同记者会上,确实没有看到这个「用词」被习近平或川普任何一人提及。倒是习有说到「中美的共同利益远大於分歧,应该尊重彼此的主权和领土完整」这一段话,他是希望美国能「尊重彼此对发展道路的选择和彼此的差异性」。这是不是对「台湾问题」或「南海问题」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有所立场表达,还是有感而发?的确需要更多资讯来澄清。

再从外交部发表《习近平同美国总统川普举行会谈》的文件中,终找出重点
 
等到外交部发表了《习近平同美国总统川普举行会谈》的文件,终於在这文件里,找出北京确实曾在「习特会」上提出了「台湾问题」。根据会议纪要,习近平指出,「外交安全领域事关中美关系总体发展和两国战略互信水平。双方要按照两国元首确定的方向,规划中美关系发展路线图,就重大敏感问题增信释疑」。所以,习近平说,「台湾问题是中美关系中最重要、最敏感的核心问题,也事关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他并希望美方继续恪守「一个中国原则」,防止中美关系大局受到干扰。

这项谈话后来也经新华社发出的新闻通稿证实:习近平确在「习特会」上提出「台湾问题」。而且新华社也引述了川普的回应只有简单一句:「美国政府坚持奉行一个中国政策」。但是即使是简单一句,也是重申了美国的传统立场,表示美国在「台湾问题」上,并没有试?在这次「习特会」上要表示出不一样的政策或立场,这当然使得中美关系的推进并不存在?太大的障碍。

当中美之间的台湾问题被淡化,台湾将何去何从?
在台北,中国时报有评论说:「台湾议题」在习特会中被淡化,从正面看,避免了台海问题成为中美角力的战场。台湾尚不致成为中美谈判、喊价的筹码,在这轮中美交手中,台湾作为「定数」的成分高於「变数」。就此看,对台湾处境不见得不好。但从消极面看,也代表台湾在中美大国外交的竞合关系中,分量越来越小,只剩下「不惹事」也「惹不起事」的边缘化角色。尤其对照中美天文数字的经贸协议,台湾必然会有力不从心的失落感。

在香港,中评社也有篇文章认为台湾对中美关系存在有三个盲点,其中一个就是:台湾高估自己在美中关系的重要性。文章中说:台湾对所谓的「美中台关系」还停留在冷战思维,认为美中是对立、冲突,自认台湾是美国「第一岛链」不可缺少的要角、美国可用台湾来制衡中国。虽然美国参众两院先后通过「2018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草案(FY2018 NDAA)推动美台军舰互访停靠,以及通过「台湾旅行法」草案,解除美台高层互访禁令。然而文章中特别指出,美台关系现今已非美国说了就算,台湾在第一岛链的位置重要,并不代表美国能随意让军舰在台停泊,把台湾当成美军基地,甚而是美国国土的延伸。而且中评社说,以现在的大陆国力、中美关系,台湾可能已没什么筹码功能。

中国大陆的国力到底到了什么境界?最新一期《时代周刊》的封面,就以中英文写?「中国赢了」。相关文章的标题是「中国经济如何赢得未来」。而在欧洲,最新一期德国《明镜》周刊,封面没有配图,只有中文「醒来」的汉语拼音「Xing lai!」,红底黄字正好是中国大陆国旗的颜色。封面文章以「觉醒的巨人」为题,用长达9页的篇幅,详细介绍大陆在政治、经济、科技、文化和足球等领域的发展,评价大陆已成为「超级大国」,呼吁西方必须「醒来」。

中美关系的发展又是如何?譬如说川普和习近平会面之后,就引起许多欧美媒体的重视。大陆「观察者网」的评论指出,包括英国国家广播公司(BBC)、《纽约时报》、德国《明镜周刊》、美国《时代周刊》等西方媒体的风向居然出奇的一致认为:大陆赢了。《纽约时报》发表评论,题为「川普将全球领导权让给中国」。文章认为,川普正离弃多边主义和全球政治,习近平则拥抱二者。欧洲很多媒体转发了这个评论。同时,有些德语媒体将大陆称作「准超级大国」,而《明镜》已经将大陆视为「超级大国」。《南德意志报》也这样提问:美国已把亚洲输给大陆?BBC则从贸易、台湾、人权、北韩、南海等5个角度,解读大陆如何成为「最后赢家」。分析认为,美国只在北韩问题上赢了一步,其他方面,大陆都是赢家。当然,大陆想的不是去赢,而是和。

因此,依作者来看,前面中时的看法认为「台湾在中美大国外交的竞合关系中,分量越来越小」,刚好与上面中评社的看法认为台湾有盲点,「还停留在冷战思维,认为美中是对立、冲突,自认台湾是美国『第一岛链』不可缺少的要角」,有极大程度在见解上的重叠。
若还有看法补充的空间,那么笔者会说:在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建立之后,加上中国目前经济、军事力量的增强,中国已不再是过去「韬光养晦」时代的吴下阿蒙,自信开始建立起来了,处理问题的手段更为柔软、也更有层次。台湾,在今日中共决策者心目中,它固是个重要的问题,但已不再是列为它要最优先处理的程序,而且,北京相当有信心,当中国一旦跃身到整个国际社会主导角色,台湾问题的解决,就只是「水到渠成」时间问题了。像2017年11月12日的人民日报海外版四版,就以「大陆崛起,台湾何必紧张」为题指出:卅年河东,卅年河西。27年前,台湾是亚洲四小龙之首,钱淹脚目,风光无限,而彼时穷亲戚大陆的经济总量,只有台湾的两倍多。今天,台湾已变成四小龙吊车尾,实际薪资与20年前相比不升反降,而大陆早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去年,大陆GDP约为台湾的23倍。巨大的落差,让台湾许多人心中五味杂陈不说。今天,台湾GDP不但居於广东、江苏、山东、浙江、河南之后,在大陆各省中只能排名第六。台湾的观察者早就忧心,三、五年内,台湾GDP将会落到福建之后,排名跌出前十。

这还只是经济实力的对照,还没提到中国军事实力以及它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但台湾仍然还沉溺在自我优越感里。一名台干、还不是台商,在网站论坛发文说,台湾终将「被仅剩的骄傲压死」。这句话值得2300万的台湾民众来深思。
 
编注:本文由香港《镜报》供稿。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