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不幸殒命的亿万富商夫妇生前官司缠身
Mystery deepens over billionaire couples’ tragic deaths

 
 
 
导读: 多伦多亿万富商,著名制药厂Apotex的创始人巴里•舍曼(Barry Sherman)和他的妻子哈妮(Honey Sherman)于上周五被发现死在他们的多伦多豪宅。Sherman夫妇的不幸殒命正值其家庭即将迎来数桩喜事,包括女儿的婚礼和第三个孙子即将出生之际。根据凶杀案侦探组尸体解剖后的调查发现,这对夫妇死于“颈部受压”,这一发现令案情更加扑朔迷离。
Summary:Toronto billionaire business man, Apotex founder Barry Sherman and his wife, Honey were found dead in their Toronto mansion last Friday. Their tragic deaths came at a time when the couple seemingly embracing an expanding life – their daughter’s wedding and the soon arrival of a third grandchild. As homicide detectives taken over the investigation -- after autopsies revealed the couple died from “ligature neck compression”, the mystery behind the deaths deepens. 
 
 
据《环球邮报》报道,加拿大亿万富翁,著名制药厂Apotex的创始人兼慈善家巴里•舍曼(Barry Sherman)曾承诺他正在撰写的自传会是一本引人入胜的书,因为里面有许多讲述他在竞争过程中遭遇尔虞我诈、欺瞒哄骗和贪污腐败的故事。
 
亿万富翁舍曼夫妇意外死亡
毫无疑问,这本自传的最后一章是最扣人心弦的,但舍曼并没有将它写出来,因为舍曼和他的妻子哈妮(Honey Sherman)于上周五(12月15日)被发现死在他们的多伦多豪宅里。
 
在本周日晚,多伦多警方宣布凶杀案侦探组正在负责此案的调查,尸体解剖结果显示舍曼夫妇是死于“颈部受压”。
 
据一名与舍曼一家熟识的人士和当地新闻报道称,舍曼夫妇的尸体被发现时是吊在他们的室内游泳池栏杆上,最先发现尸体的人是他们的房产经纪。警方称案发现场并未发现有遭人闯入的迹象,公众无需担心有嫌犯在逃。
 
尽管多伦多地区拥有620万人口,但该地区常常会让人感觉像是一个人人都相互认识的小镇,尤其是在富裕精英的小圈圈中更是彼此都相识,因此在多伦多各地于本周末举行的光明节和圣诞节派对上有许多人都在谈论令人震惊的舍曼夫妇死亡案件,并纷纷猜测这对夫妇的死因。
 
舍曼夫妇有两个相互矛盾的做法是众所周知的,一是在竞争激烈官司不断的非专利药制药行业中发了大财;二是将自己赚的很多钱都捐给了慈善机构。
 
当地新闻早先曾报道称警方正在考虑将舍曼夫妇死亡案作为谋杀案处理,而舍曼的一些朋友亦认为舍曼夫妇是遭人暗杀。
 
舍曼夫妇的多年好友,加拿大参议员琳达•弗鲁姆(Linda Frum)表示,在她看来这绝对是一起双重谋杀案。弗鲁姆称,舍曼为人非常友善并且很爱自己的妻子,他根本不可能伤害她,
 
案发后,舍曼夫妇的四个子女亦发表声明谴责警方泄露“先谋杀后自杀” 的推测,并呼吁警方进行“彻底客观的刑事调查。”
 
舍曼家族的好友,房地产开发商福瑞德•沃克斯(Fred Waks)称,舍曼从事的非专利药制药行业规模庞大,他的官司涉及数十亿元资金,身处这种行业之中常常会树敌很多,有些敌人可能是来自世界各地。
 
热爱工作 生活节俭
根据加拿大《商业杂志》上个月公布的加拿大富豪榜,舍曼的净资产达到$47.7亿加元(约合$37亿美元),是加国排名第15的富豪。
 
在许多人眼里舍曼既是精明好斗的商人,也是杰出的科学家和纯粹的工作狂,虽然他今年已经75岁,但他仍会在办公室里长时间地工作,似乎并没有要卸任Apotex制药厂董事长的迹象。
 
舍曼在1974年创办Apotex制药厂,该公司从最初的两名员工发展到仅在加拿大就拥有逾6,000名雇员。据该公司网站称,Apotex制药厂现在是加国最大的制药企业,年销售额超过$20亿加元。
 
舍曼常常会因为自己的公司卷入大量官司而出现在新闻中,而打这些官司的目的是为了将其公司生产的非专利药推向市场,通过这种具有风险的上市方式,Apotex制药厂生产的非专利药往往在官司结束前就已经占领市场。
 
此外,舍曼本人也曾被家族成员告上法庭。在2006年,舍曼的堂兄妹发起民事诉讼,称自己拥有Apotex制药厂的部分资产。安省一个法庭直到今年9月才以“一厢情愿,不切实际”为由驳回起诉。
 
据舍曼家族的朋友称,今年70岁的哈妮为人开朗活泼,她出生在难民营,父母是纳粹大屠杀的幸存者,因此她一直积极参与大屠杀教育,花很多时间做志愿者,并加入了包括大学和医院在内的多个单位的董事会。
 
虽然拥有巨额财富,但舍曼夫妇的生活一直很节俭,他们坐飞机都是经济舱,舍曼平时出门也总是开着一辆破旧的汽车。尽管舍曼夫妇的豪宅拥有一个网球场和两座游泳池,但在他们所居住的多市北端的豪宅区中,这种房屋只能算中档水平。
 
舍曼夫妇展示财富的方式之一就是做慈善,他们此前已经向多所医院、大学、政党及慈善组织捐出了数亿元,他们是多伦多筹款活动的常客,哈妮有求必应更是众所周知。
 
就在两个月前,多伦多市长庄德利还曾在舍曼资助的一个新犹太社区中心的破土仪式上碰到舍曼夫妇,当时庄德利曾问舍曼是否打算退休,而他回答称尚没有退休打算,因为他热爱自己的工作。
 
舍曼夫妇不幸殒命之际正值其家庭即将迎来数桩喜事,包括他们正在建造一栋新屋,帮助筹备女儿的婚礼,并准备迎接即将出生的第三个孙子。
 
此外,舍曼夫妇已经安排好去美国佛州迈阿密海滩的长期度假计划,他们在那里拥有一套公寓并且常常会去那里度假。哈妮原计划在本周一就动身,并且她在上周一就已经发邮件给佛州的友人约定打高尔夫和聚餐的时间。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